普通话相关作文

【篇一:人物速写】

走过大街小巷,穿过人山人海,在上亿个与我们擦肩而过的普通人中,我们又能记住几张面庞呢?而在这些身边的“小人物”中,我们又会在意谁呢?

她,就是一位“小人物”,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区保洁工。她从凌晨4点到晚上10点,出去吃饭时间,不间断地拿着大扫帚从这头扫到那头,再扫回来,日日如此。自我记事起,她便在这儿扫着,少说也有个十一二年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从一个懵懂孩童长成一个花样少女,而她,似乎从未改变过,永远都是那玫红色毛衣套深绿色马夹中微微驼背的身影,左一下,右一下地扫着落叶、积雪、果实。我放学归来,她便直直身子,半倚在短短的扫帚上,问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放学啦?”我一句:“嗯,放学了。”她笑,我亦笑,她弯下腰去扫地,我继续往家走。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多大了,家庭情况如何。有时我想,我与她日日朝夕相处,为何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要不去问问她吧。但这念头也仅仅是一闪而过,很快就被其它的琐事淹没了。

对我来说,她终是个无名无姓的陌生人,只是天天见。而我,也永远只满足于对她的这种肤浅的认识中。可是我在想,如果哪天见不到她,该是如何一番心理景致?我想不会的,我已习惯于每天见到她,更期待的是每天一句“放学啦?”尽管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但是我喜欢她,仿佛已经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篇二:最忆是乡音】

暮春时分,扶着单车走在回家的路上。光与影的平行交错使我有些迷茫,但在不知不觉中,家已出现在我的身旁。

我知道,一定是乡音在唤我回家。

“常教孙子学乡音,犹话平时好城阀”。

我的孩提时代,是与爷爷奶奶一同度过的,他们总是操着一口江淮方言唤我吃饭、睡觉、起床。正值学语时期的我耳濡目染,一开口讲出的竟都是和他们一样的乡音,每次出去玩耍或走亲戚,大家都被我这一口纯正的乡音给惊到了,连连说:“难得现在还能听到这么小的孩子讲话地道”。因为这一声一声干脆清晰的语言暗示这我生命的源头,一句句朴实无华的乡音虽不如吴侬软语温婉动人,却也扣人心弦。乡音,是我心中最美的语言。

“宝吧”,奶奶在轻声唤我。我迷迷糊糊沿着床边坐了起来,望着窗外这熟悉的街道,我的心底不禁一阵感动。“宝吧”,奶奶又唤了我一声,抱了半个西瓜给我,“慢慢吃”。这短短几个字竟是包含了爱的语言,炎炎夏日的燥热早已在甜甜的西瓜与细细的乡音中化为一丝凉爽的清风,轻轻拂过我的心头。

这是乡音在我心中最初的模样。

渐渐地,时间变得快了,我不再有大把时间留恋于乡音中,取而代之的是略显单调的普通话。

在学校里,老师、同学都讲的普通话,回到家中,爸妈亦是如此。没有了乡音的日子里我不免有些孤单。

一节语文课上,老师让我们用家乡话发言。同学们惊喜交集,一个接一个抢着上台表演。有些不会说方言的同学只好在台下仔细聆听,时而大笑,时而赞扬,时而评价。会讲方言的同学都轮番讲了一段家乡特色话,一时间各地特色方言在这节课上齐聚一堂。不知谁把我也推上台,大声道:“丁欣烨,来一段”,“来一段”,我有些紧张,“宝吧”,我从嘴里冒出来这两个字。台下一阵哄笑让我有些难堪,但不久,这阵哄笑便化成了寂静。

坐在教室里的同学大多因求学而暂别故乡,告别了乡音,告别了操着一口浓重乡音的老人。这两个字,包含了多少长辈对晚辈的宠爱,包含了多少难以诉说的情感。我走下了讲台,心里却早已不平静。

乡音在时间轴里成了心与情的连线。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后来啊,我的求学之路越走越远,却也偶尔回故乡看看。

陈旧的街道仍是那样,头顶密密麻麻的电线也似乎没有改变。挽着爷爷奶奶走进这充满记忆的小巷中,乡音也忍不住冒出来了。哎呀,细丫头家来了哒。嗯那嗯那。巷子里的那些老人已白发苍苍,步履蹒跚,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那么沧桑。他们拉住我,用乡音不断地讲我小时候的趣事,问我现在生活的一些琐碎。我也自然地用乡音回答他们。乡音缭绕在风里长大。

院前的大黑狗生了一窝小狗,它们在我的脚边团团转,嗅着我鞋子上归乡人的味道。小狗们听着我的乡音,冲我摆起来尾巴,汪汪两声,竟然也是家乡泥土的味道。是啊,无论我走向哪里,飞往何方,乡音永远都是我都魂牵梦萦的怀恋。

【篇三:二十年后我回到家】

“叮铃铃,叮铃铃……”我的闹钟响了,抬头一看日历,2039年6月12日。算算我离开故乡也整整20年了,不知这些年故乡有哪些变化?还是回故乡看看吧!我让秘书把我送到美国纽约机场,上飞机后,听到空姐都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这时的普通话已经成为国际通用语言),我越来越思念故乡了……

下飞机后,我拿着行李箱走到机场外,招了一辆新型出租车回家。这种出租车就像是一架小型的UFO,它是由太阳能提供动力,时速可达400千米,既美观又环保。坐在车上,望着窗外的立交桥上那漂浮的来来往往的车子,感觉自己身处外星球,祖国在科技高速发展的同时,积极保护环境。

车到市区,我不禁有些惊讶:过去的那些小平房,瓦房全部都消失了,现在的房子都是一栋栋别墅。每栋别墅都是由特殊塑料与钛合金混造的,既美观又坚固。你可别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别墅。别墅里所有的东西都装有感应器,依据主人的思维去执行。别墅里有一个专属的传送带,可以把你带到别墅里的任何需要去的地方。每栋别墅都有一个按钮,只要输入正确的密码,一整座别墅就会变成一个胶囊放进口袋里,要住随时住,异常的方便。

我在母校下了车,望着母校的大门,不禁感慨万千。走进母校,当年木制的课桌椅已经不在了,现在有的则是一个液晶台面的课桌,每张课桌就是一台触屏的电脑,师生可以用桌面电脑进行互动,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在老师的主机上可以知道每位学生的完成情况,并给出合理教学建议,让教与学方便又有效。望着这些快乐学习的孩子们,我也跟着快乐起来……

看着祖国的发展与变化,感受到祖国的强大,我决定:离开美国,回家!

【篇四:普通话风波】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那就是今天一天,我们都要说普通话。普通话发起是陈佳意。

晚上,在宿舍里我们正在洗漱。陈佳意在床上坐着,突然说:“以后在宿舍里都说普通话。”吓了我们一跳。胡星怡坐在老陈旁边也被吓了一跳,说:“你咋突然想出这个来?老陈笑嘻嘻地用普通话说:“我是为了你们好,你上了高中还说家乡话?

我们也觉得有道理,于是都同意了。当时就出现许多奇奇怪怪的普通话,比如,靳瑶琪对李佳音说:“李佳音,帮把我的鞋子往里放点,看别人踩,谢谢!”她说完我们宿舍的人都笑了,而李佳音的普通话有点嗲的感觉:“好啊!”

其实我们都没正经说普通话都在玩呢。

我一向土味足足的,老陈带着坏坏的表情说:“来,宁宁给我们说句普通话。”

我知道她的意图,就对她说:“才不要嘞!”

老陈疑惑的问:“为什么?”

我理直气壮的说:“普通话是普通人才说的,我是一般人吗?”

“那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话?”

我露出坏坏的笑说:“当然是土话和普通话的结合版——土味儿普通话。”说完我们都笑了。普通话真有趣,说着说着就成了土味儿普通话。

【篇五:我来推广普通话】

这星期,我们学校举行了“推广普通话”。走向社区、街道,进行义务宣传。

星期日的一大早,我和几个同学来到了街道,走着走着,忽然,我们发现了一位外地人,我提议观察一会儿,同学们同意了。

看了一会儿,我们发现外地人去了一家“拉面店”,我们小心翼翼地跟了进去,那位外地人没有注意到我们跟进来,也放心坐下来。

过了几分钟,那位外地人说:“打劫,点一碗面”,因为把“大姐”说成了“打劫”。把店主吓个半死,差一点就拨打了110。你们看,因为发音不准,发生了多大的麻烦。

后来,我们把他的错误一步一步地改正过来。我觉得推广普通话还真不容易呀!但每个人心里却甜滋滋的。

说好普通话,是为了方便大家。如果人人行动,从我学起,天天练,时时练,营造一种氛围,那么普通话就不会离我们那么远了。要知道“四海同音,万众一心”呀!

【篇六:关于亮的作文】

小时候,特别怕黑,与奶奶同睡。

奶奶睡得早,只要天黑了,于她而言就“晚了”,七点也是,九点也是。然后她就说“妞儿啊,这么晚了,快去睡吧。”

我喜欢开着灯睡,因为怕黑,奶奶却讨厌刺眼的灯光,于是我睡时,她总是醒着,我早上醒来时,她已下楼了。比我晚睡、又比我早起,一定很累。

后来听说开着灯睡觉会长不高,奶奶慌慌张张去买了一个小夜灯,灯是心形的,红、蓝、绿三种颜色,我很喜欢。于是,我可以把大白炽灯关了睡,奶奶也只要累了就可以休息。

灯不亮,却在无尽的黑夜中撑起了一片温柔,有了那盏灯后,我不怕晚上了。

七岁要上小学,便回了灵溪跟母亲生活。

那时妹妹看见我便如临大敌,千方百计要把我赶出这个家,我喊一声妈妈,她就跑来,生气的指着我“这不是你妈妈,是我妈妈!”

她讨厌我,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我讨厌她,霸道蛮横自以为是可笑至极。

连普通话都讲不标准,就来骂她姐?于是一句闽南话回过去,她愣在那里。

我不想和母亲一起睡,妹妹也不想我和母亲一起睡,那可能是我们头一次达成共识,于是母亲为我腾了间房。

夜很黑,我躲在被窝里,想奶奶,她会给我讲故事,会问我一个东西的普通话怎么讲,然后试着讲它,至少,有个人陪,然后我就哭,哭到睡着。

那时一切都是灰黑的,天、云、花草,都是,后来奶奶托父亲,把那盏灯送了过来,开始妹妹还嚷着要,硬要抢夺了去,后被我气急败坏地推了一把后,安静了。

我把灯插在墙上的插座上。

灯不亮,却亮了我的心,好歹,它发出的光,也撑破了夜的凉,也是暖的光。

【篇七:神奇的乡音】

今天课间,我碰见了刘家辉,想起他是贵州人,于是想逗逗他,不知道能不能听懂我们的东台话。于是,我走了过去,问了他一句:“你丝拉乌(你是谁)?”刘家辉一下了就愣住了,显然没听懂我说什么。我只好翻译给他听,听完后,他茫然又呆萌地用普通话回了句:“我是刘家辉啊。”哈哈,我知道你叫刘家辉啊。

接下来,我又接连问了他几句东台家乡话,“铅各子(硬币)”、“挨搞(吃苦)”、“完账喽(失败了)”、“若白抬晃(撒谎)”、“叼儿郎当(不学好)”。

他竟然答出了三道,看来他还真有点语言天赋。虽然在我们这里呆得时间不算长,但已入乡随俗,能听懂不少东台话了。

接下来,他也开始用贵州家乡话来问我,“豆是嘛(就是嘛)”、“擦头(橡皮擦)”、“到哪往子歇(在哪睡觉)”、“讲哈喽(说一下)”、“茅厮(厕所)”。我连连出丑答不上来,对他的家乡话是一窍不通,一句听不懂。

真是神奇的乡音啊,同是中国人,却各有各的乡音,彼此听不懂对方的话。顿时,我明白了,为彼此更好地沟通交流,必须学好普通话。

【篇八:方言的传承与保护】

一次语文课上,老师一改常规,给我们上了一节不一样的语文课。

如同以前一样,我们那一天上古诗词欣赏,照例老师都会请同学朗读诗词,但这一次老师却说:“有哪位同学会说广州话?我想请一位同学用广州话来读一下这首诗。”

顿时,教室一下子热开了锅,同学们有的激动万分,有的在互相讨论,研究老师究竟有何用意。起初同学们还有些害羞,不敢读,但在老师的鼓励下,还是有人举手了。

那位同学站了起来,看了一下那首诗,默默在心中读了一下,便用广州话深情朗诵了出来:“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同学们先是因为觉得新鲜,不习惯,发出了些嬉笑声,但不久后就被朗诵同学使用粤语朗读的独特韵味吸引。当同学读完后,教室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时,老师向我们解释了她的用意:“据说广州话是一种古语,古人很有可能是用这种语言讲话的。因此我想叫同学用广州话读一读,看看是不是比普通话更押韵。”同学们仔细回顾了刚才的朗读,发现果然如此。

正当同学们惊叹广州话的神奇时,一位来自汕头的同学举起手来:“老师,我想用潮汕话来读一下。”老师点了点头,那位同学便站了起来,用一口不太流利的潮汕话朗诵。

教室里的气氛更加活跃了,大家纷纷一边笑一边听他的朗诵。细心的同学发现,潮汕语似乎比普通话与广州话更加押韵,原来潮汕语也是古语的一种。

原本是诗歌赏析的语文课一下变成了不同地区文化的一种展现。老师说:“这就是语文的魅力,不同的语言读相同的一篇诗歌有着截然不同的韵味,这也是中华文化多样性的体现。”

其实,广州在前几年为了能普及普通话,提高市民的普通话水平,要求在学校里,老师上课与学生回答问题必须用普通话。这一规定实施后,从学生一代开始,广州人说普通话的水平日渐提高,但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广州人慢慢不会说广州话了。

广州作为一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拥有自己独具一家的岭南文化,其中粤语就是其代表之一。但如今随着普通话的普及,学生们都讲普通话,很少讲广州话,这对广州话的发展是极其不利的。普及普通话是应该的,但在此同时,也应保护好广州话。因为岭南文化也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保护广州话就是保护了岭南文化的独特性与完整性,这才能保护中华文化的多样性。

弘扬中华文化应该是在主体文化与各种地域性特色的文化共存,而非仅仅发扬主体而排斥或同化地域文化。

【篇九:我的哥哥】

一头乌黑乌黑的刺头,一双被黑色框架眼镜霸占着的小眼睛,一张小得不得了的嘴巴。这就是我的哥哥——顾亦凡。

我的哥哥今年只有13岁,可已是白发满头了。舅舅说,这是用脑过度所致。怪不得他成绩这么好,每次都是前三名呢!But,今天的重点是说说他的奇葩名字。

他的大名叫顾亦凡,你看,顾亦凡、顾亦凡,听起来是不是很像“故意烦”?说起来这个名字还流传着一件趣事呢。去年的一天,哥哥的同学来找他玩。那个同学普通话不太标准,声调完全搞错,只听他在大门外大声叫喊:“吴亦凡,吴亦凡!开门!”天哪,喊得我小心脏砰砰砰地直跳,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我们家来了一个大明星呢。

这时候,我的小姨正对哥哥进行“思想教育”:“顾亦凡,这次的数学测试,你只考了99分。虽然在班级里是第一名,但在年级里,你就只能排到第二了……”小姨的“唠叨神功”开始发作,根本就没管门外的孩子的喊话,哥哥没得办法,只好耐心地听着小姨的长篇大论。“故—意—烦,你怎么还没出来呢?”门外又传来同学急躁的声音,而他还改变了喊话方式,喊名字的时候顿一顿再喊,再加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活脱脱的像是在说正在讲话的小姨。

“妈,知道啦!故意烦啊故意烦,非要故意烦我来开门啦!”说完,哥哥立马跑去开门了。我知道哥哥这话是说给小姨听的,气得小姨在一旁吹胡子瞪眼睛的。

我的这个老哥不仅大名够呛,小名也是雷到爆。小姨说当时生下来的时候绞尽脑汁想了好几天,实在不知道用什么名字比较好,索性就沿用医院里的叫法:毛毛。难道你不觉得这像是一只小狗的名字吗?

一天晚上,我和哥哥、妈妈、小姨一起去散步。忽然,有一个人喊了一声“毛毛”。哥哥以为有人在叫他。没想到,转头一看,却发现那个人在召唤他的小狗!我们哄堂大笑,我乐得直拍手,小姨也是一脸黑线。毛哥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还自我安慰:“没事。此毛非彼毛。”我猜小姨一定后悔死了吧,给他儿子起了一个这样的名字!

叫着哥哥的名字,我总是能想起这两件有趣的事来。

【篇十:一句叩彻心扉的话】

外婆是一位年过花甲,平凡得不能再平凡得老人。她爱的是温情的天气,口中操着的是一口质朴的乡音。

暗夜织上天空后,她蹒跚地搬来一张椅子,笑眯眯地望着一群孩子嬉戏。只是,她忽然不笑了,原来是一个孩子想与她聊天,却说着笨拙的家乡话。“听不懂——”外婆也用些许笨拙的普通话回应。一脸无奈地她终归还是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房间。外婆静静地坐在床边,却压抑着心情。

我悄悄地靠近她,才发现她已沉沉睡去,不过看她那厚重的背影便知,感情全都沉淀了,像灰尘渐渐裹卷她的心。偶然间,外婆听到孩子们口中说道着:外婆已经老了。她那不大灵敏的耳朵就像是在那一刹那恢复了健康,一反常态地走出房间,从未见她一步一步,走得那么坚定。

“我还没老呢。”声音有些浑浊,却又那么清晰——我已清楚地听到了,我也清楚看到了:外婆深邃的眼眸中仍充满着慈爱。但不同的是,其中还夹杂着少有的坚定,或许是她年少时残留下的一份冲动。

那一份冲动,或许已被流光带来的成熟、重担所遮掩了。外婆有一个不老的灵魂,那个灵魂是在跃跃欲试的,它渴望远渡重洋,俯视外面精彩的世界。从那天起,我看见外婆经常守在电视机前,眼神里充满了期盼——“我还没老呢”,那是对于这份期盼最好的倾诉和诠释,仿佛已在不知不觉中深入她的内心。外婆的普通话也在不知不觉中,一天比一天更加顺口,那抑或是话语的力量。

我还没老呢。

它也经常叩响心扉,在只有一丝感情沉淀的心里不断地回荡,使整颗心充盈起来。与其说它是对外婆的激励,不如说是对我的激励。它让我在毫无防备中穿上坚硬的盔甲——老了也可以奋斗,而我还没老,不奋斗就是虚度。现在的老人,不都是拥有一个不服老的灵魂?至今我才发现,外婆的这句话,如此的充满韵味,肉体虽老,心仍年轻。

每当我翻开外婆放在旧衣柜里的老照片时,我都能醒目地看见她——一位容光焕发、满面笑容的姑娘。现在的她,又何尝不比那时美丽呢?现在的她,或许比那时更加地美丽吧!一边缝针,一边看电视的外婆还没老呢。

我还没老呢。

抽丝剥茧般,是漫长而不甘的絮语。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