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荷相关作文

【篇一:惠山之美】

照片说明:在惠山旅游时所照。

初秋,莲荷还没有落尽,我来到惠山,投入了大自然的怀抱,去领悟惠山之美。——题记

走进山区,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感觉似乎进入了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空气中蕴含着泥土的芬芳还有野花的淡淡幽香,让我忍不住尽情去呼吸,然后静静地享受肺部传来的清凉。眼前是一片青翠的山林,初秋惠山,峰峦叠嶂,树叶已有了些许黄边点缀,更添一份诗意。我沿着石阶走进山林之中。似乎每走一步,世俗的喧嚣就会远离我一步。渐渐进入树林深处,虽在初秋,山林依旧青翠欲滴,但绿得并不旺盛,而是初秋特有的带有稍许腼腆的绿了。此时的惠山在向世人展示着自己的清新可人。

石阶似乎依然望不到尽头,但双脚已经有了酸痛之感。擦擦额上的汗,停下来驻足观望,这里也许到了半山腰了,阳光从头顶的树叶中透了下来,经过层层树叶的筛选,形成了斑驳的光影,星星点点地缀在松软的土地上、布满青苔的石头上,还有那从山顶上流淌下来的溪流上,随着叮咚的水声,小溪也变得闪闪发光。微风拂过,树叶尾随着风唱起了歌谣:“哗啦啦哗啦啦”不时还有几片叶子随着歌声在空中翩翩起舞,缓缓下落,投入了土地的怀抱。微风吹拂着空中的雾气,它们时散时聚,时而浓稠时而清晰,令人感到如入仙境一般。此时的惠山在展示着自己的神秘莫测。

继续向山顶上走,凉意渐深,现在已是黄昏脚下突然平安,眼前突然广阔,我切切地抬头四顾——山顶还是被我爬到了。完全不必担心栖宿,因为西天的夕阳还十分灿烂。夕阳下,惠山被染成了红色,低头俯瞰,眼下是火的海洋,如汹涌的海浪,群山也在起起伏伏。日光一最流畅的线条将惠山的颜色进行了分割,金黄与火红配合得天衣无缝,纯净得毫无斑驳。于是,满眼都是畅快。此时的惠山在肆无忌惮地展示着自己的热情奔放

在山顶上,还有一座庙宇,叫惠山寺。火红的太阳已经向西坠去,夜色渐渐笼罩着大地。我拣一枚银杏,坐在石阶上,听缥缈梵音。青瓦黄墙,几角飞檐,如入廊之境。那些蜗居在心中的卑微尘念,此刻也不再苟延残喘,也一心观景,静悟菩提。

夜色降临,此时的惠山睡熟了,静静地,只有天上的几颗星星在眨着眼睛……

【篇二:处之泰然,迁之默然】

“绿塘摇滟接星津,轧轧兰桡入白蘋。”莲荷轻放,芬芳无限。“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山随日映,清延秀绝,如莲荷流连津塘。如晚峰痴迷斜阳,是静默淡然成就了其旖旎千年的美丽。

处之泰然,迁之默然。必死无疑的僵局,有何延续的必要?于是故未发一兵一卒,而自乱阵脚,临阵逃脱。终成死局也不以为意,但是无解,却绝处逢生。以静默泰然对心慌意乱,化险为夷,和棋为终。是以,输的不在态度,不在技法,而在心态,一颗急于求成而未经磨砺的心,是不能够战胜看似波澜不惊,内心却沟壑重重的人的。诗经有云,“出自幽谷,迁于乔木。”老者的棋局以低谷而始,他却能够看破对手的心态,使自己迁于乔木,这何尝不体现了心态的重要性呢?

古往今来,有多少意志消沉之人,因放大痛苦而一蹶不振;人世千年,又有多少心志不坚之人,因遭受挫折而自暴自弃;万古旷世,更有多少人因半途而废而借酒消愁。若没有逆境中坦然以对的心态,苦难便成为一种羁绊,绊住的不仅是双脚,更有未来。

处之泰然,迁之默然。若无此心境,恐会迷失方向。当西方人千里迢迢来到敦煌时,只有一个王道士在看守那瑰丽的宝藏,他恐于生死,留恋于金钱富贵,大批大批的文物流向海外。于是便有了如今我们研究本国文化还要去国外购买文物胶片的尴尬,人总是在不断的失去自我、寻回自我中踽踽独行,然而只要你坚守本心,淡然静默,终能寻回自我,找对方向。

处之泰然,迁之默然。“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淡然静默,心胸坦荡,方能静对苦难,笑看生死。一个高傲的灵魂,困于一个残破的身体里,一个残破的身体,囚于一方阴暗的牢狱中。当黎明的第一缕曙光,穿过狭小的窗户,照在沉重的镣铐上,昔日倜傥的少年艰涩的回答:我选择生。伛偻的背影,说不出的苦楚,因为心中的信念与泰然的心境,他忽视了自身的残缺,蔑视了他人的嘲讽,轻视了环境的恶劣,从青丝至白发,太史公握住一杆笔,一曲“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千年之后,指尖拂过泛黄的书页,仍能看到青衣依旧的老者,沿着历史的古道缓缓前行,怀揣着淡然静默的心境,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

天地默然,孕育河山万里,绵延永存。你我泰然,迁之默然,让这一世的芬芳纷至沓来,香了满路,醉了人心。

【篇三:给生活加点儿糖】

四季更迭,诗意与甜蜜并存。

春的气息为大地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绿纱,不知不觉者,绿意爬上了杨柳的枝头。我踏在湖边的环形小道上。迈开轻快的步伐,我能嗅到空气中弥漫着阳光与绿草的清香,我能看到湖面上映射着白云与垂柳的交错,我能听到耳边传来的雏鸟与清风的唱和。

那是“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的沁甜。

夏的一抹骄阳褪去,窗外的繁星在湖底眨了眨眼,害羞地藏在了那漫天莲花后。蝉声连连,时而高昂,时而低沉,夏蝉随着无形的韵律,有节奏地鸣叫着。而屋内,那老式的电风扇在旋转中,现出缥缈的倩影。我安详入梦。那是“风光不与四时同”的清凉。

秋转眼而至,刚与一朵莲荷告别,又与一片枫叶邂逅。像是一阵胭脂班红润的风,吹进了世界的每个角落,万物被涂上了红漆。我匆忙走在街上,蓦地,一片枫叶划过了我的肩头,搭在包上。我猛然刹住了脚步,拿起那枫叶,细细端详。突然间,我心领神会地笑了,翻开手中的一本书,迎着扑面而来的墨香,小心翼翼的将枫叶夹了进去,像是为了纪念一片朦胧的心情。

那是“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的浪漫。

冬带着浑白的雾霭,赶着秋离开的脚步,悄然踏进了人们的生活。屋外,血花飞扬,湖面凝结;远处,高楼隐逸,寒气盘旋。世界被烟雾笼罩着,白得纯净,白得透凉。我安静的坐在柔软的沙发里,捧着一本杨绛的《我们仨》,看得入了入迷。家养的猫咪悄悄溜进了我的怀中,暖暖的一只,像个热水袋。笑,爬上了我的嘴角。

那是“拥毳衣炉火,强饮三大白”的慢顿。

春夏秋冬,四季更迭。流年里,不论春的沁甜,夏的清凉,秋的浪漫,还是冬的慢顿,都好似丝丝枫糖,盈满我的心房。

又是一年春,迎着潮湿的春雨,踏着青石铺就的小路,我无意瞥见了道旁盛放的花,心中徒增了几分甜丝丝的诗意。

【篇四:我的作家梦】

现实是此岸,理想是彼岸,中间隔着湍急的河流,我该如何,才能到达彼岸?

德莱赛曾经说过:“理想是人生的太阳。”我的太阳,就是成为一名作家。

幼时,我便陶醉于书香中。虽然我读不懂书中美好的意象,读不懂书中诗意的情怀,读不懂书中温暖的故事,但我却从此爱上了书,爱上了淡淡的墨香,爱上了锦词丽句,还有书卷里那一支莲荷的淡雅清愁。看着一本本书,我就如同和一位位优秀的作家对话。那时,我就想,如果我也能成为一位作家,从我的笔尖流淌出优美的文字,那该多好啊!于是,我的作家梦便如一粒种子植根于我幼小的心灵,慢慢地生根发芽。

为了实现我的理想,我努力学习有关写作的知识,参加作文竞赛,仔细观察身边的万事万物以获取写作的灵感,认真阅读每一本书籍,收集好词好句,为我的写作打好基础。

我享受着每一次为理想拼搏的滋味,每一次想象未来的激动,每一次品味成功的喜悦。理想,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它是引领我生命的指路灯,它是滋养我生命的营养品,理想,我爱你!

现实是此岸,理想是彼岸,若要到达彼岸,就请用努力架起一座桥梁吧!

【篇五:染】

夏日,太阳炙烤着大地,为寻求一丝清凉,我乘车至郊田,慢步行走之间无意发现了一小池,池中开满了莲荷,远望去恍若圣洁的仙子般,让人不禁想起“遗世而独立”的诗句来,池旁还静立着一座名日“随至”的亭子,两者交相辉映,比西湖之景还要更添几分洁雅。一阵清风吹过,朵朵莲花迎风而舞,倘若你细细闻嗅,还能发现一缕幽香暗藏其中,沁人心肺。我轻闭双眼,感受着大自然的魅力,不知不觉间,思绪渐渐飘远……

忆儿时,我有两个要好的表姐,一个气质如兰,一个性格如火;一位似江南女子,语调软软的带着几分吴音,一位似北方姑娘,有着侠女的好爽与义气。儿时,我们最喜欢一起在一方小院中玩耍,一起趟在草地上数星星。那时候,我真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定格在那一秒,永远定格住我们纯真的童年。

一滴冰凉的水珠落在我睫毛上打断了我的回忆,我眨了眨眼,才发现世间已被一片烟雨笼罩,我退身进入亭中,一眼望去,景物都好像被染上一层薄纱,时隐时现,让人看不透,唯独这满池的莲花依旧不染,独守一方飘逸。看到此番景致,再想起后来我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感叹。

后来,两位表姐面临高考,都没日没夜的在茫茫书海中高唱着“征服”。高考过后,气质如兰的表姐一举高中被复旦大学录取,然而那一位性格如火的表姐却不幸落选,为了生计她只能收起对大学生活的向往,与我们匆匆告别,独自一人坐上开往异乡的火车。大年初三时,我听说表姐回来了,便满心欢喜的跑去车站迎接,可谁曾料到,我记忆中那个女子如今剪去了她引以为傲的长发,在如玉脂的肌肤上纹上了一条狰狞的长龙,连那耳上也带着几枚在阳光的照射下迸发出耀眼光彩的耳钉,那束光彩犹如一把匕首直直插入我的心中,她还是她吗?是我熟悉的那个她吗?

回到家,原本喜庆的气氛因为她的出现瞬间凝固,所有人都在打量她,她却毫不在意,走到另一位表姐身过坐下,两者的反差简直是云泥之别,刹时,所有人的眼光中都带了些许鄙夷。我再也呆不下去,跑回房间,怔怔的看着天边的月亮叹了口气,大人们都说社会是个大染缸,哪怕你什么都不做也能被染成黑的,那我的另一位表姐在暑假时也去外过实习打工,可她却为何模样不变?这个问题一直在我心头萦绕着,直到今日,看到此情此景,也隐隐明白到了什么。

一个人真正的内在并不是两袖清风,而是不管身处什么环境都能刚正不阿,不受外界之扰,不受尘世之诱。

朦胧烟雨中,我仿佛听到了几位少女如银玲般清脆的笑声……

【篇六:偶遇】

赏景,或许在于那份壮观,一大片一大片,蓬勃的绿,似少女浅笑嘴唇的粉;又或许在一份情怀,曾经于你于我于她的美好;再就是那份惊艳,不经意回眸间,便遇到了那个在岁月中的静好。

一早,太阳便开始上班,如一个工作模范一般,尽量做好自己的工作,可苦了我们这些凡人,被晒得汗如雨下。外出赏荷的我们,于荷塘边转悠。荷花虽美,荷叶虽碧,可天公不作美,天甚热,实在无观莲荷之意,只能等待上车。

再转一圈,走到一个略有树荫之地,目光透过荷叶,看向荷塘,突然一抹白色的身影从眼前飘过。白,白得透彻,与金色的阳光相称,像极了莫奈画里追求的那种光与色的交响。再细看,水珠点滴出轻抿晨曦的微光不刺目却也不带走温暖。莹白洁净如雪,如白鹭的羽毛,那花瓣掩映透明,一片一片,从内到外,从彼此挨靠依偎,到逐渐散放,张开,挺秀,展开了她美到极致的姿态。金色的太阳高高地在天空绽放了绝对夺目的光辉,将她沐浴,与其是说荷花,更可以说是一笔不可能的色彩,光线与形状。用各种方式去接近、触碰、掌握,都是不可能的,美好得似梦中之花一般。

而荷花的茎干似仙人掌科植物,肥厚而简单,对岔分枝。花结在茎干末端,垂吊着,特别婉转,那种刻意的夸张,仿佛是一种提醒,再看,再看,就要醉了。绿与白,都是轻快之色,看着又有赏荷之意了。

嗅嗅,一股淡淡的幽香,很淡很淡,丝丝缕缕的,大家都说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其实吧,我觉得荷虽美,但也孝。荷有根断丝连一说,对于养育自己的根茎不弃,即使被折断也未直了,而是连丝,也算是对根茎的不舍吧。

偶然之间,我遇到了这支绝花,可算是绝妙之偶遇。也仅是那一刻,凝望,轻噢,便离去,并未再见,离开,上车,远去……

白荷一现,谢我而去。

【篇七:守望心中的简单】

给我一段老时光,独坐在绿苔滋长的木窗下,泡一壶闲茶。不去管,那南飞燕子,何日才可返家。不去问,那一叶小舟,又会放逐到哪里的天涯。不去想,那些走过的岁月到底多少是真,多少是假。

如果可以,我只想在心里的一亩田,种满桃李春风。要想在人的一经长途中感受雨水清凉,云的初釉四处花香,我犹待守望心中的那份简单。

来至一户红瓦青墙前,轻推半掩的厚重的大门,跨进了高高的门槛儿。只见院内恬静优雅,这是一座悠久的四合院,筑造古典,不很规整。柔和的阳光透过老槐树的枝叶间映射下来,树影斑驳,空气中氤氲着淡淡花香。只见院中迎面端坐一温婉女子,面色温和,表情平静若水,举止优雅,娴熟的动作,专注于面前的那幅绣品,好不悠淡。瞬时她手指跳跃,针法缭乱,动作娴熟优美,快中不失优雅,半晌,她微抬头,莞尔浅笑,原来她本可以过一个更加优越的生活,但为了追求那份内心的宁静,守望心中的简单,而选择了这样一种生活,在古朴的小镇,一户不起眼的院落中,当一个简单的绣娘,她热爱刺绣,她喜欢这里的生活,她享受着这里的点点滴滴。

一直以来,都认为,最美的女子,应当有一种遗世的安静和优雅。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何种心情,她都能平静的安心的面对。这样一种女子,应该有一处安稳的居所,守着一树似雪梨花,守着一池素色莲荷,缓慢的看光阴不经意间老去。眼前的这个女子正是如此。过望事情如同一场落花飞雨,做到洁净相望,守着内心的那份安静,任世间风云变幻,终究掀不起滔天大浪,那些沉静在骨子里的美好情怀,千万年后也不会有多少更改。就时间这把锋利的刻刀,早已雕刻好一切,存在过的,永远都擦拭不去,静静的守望着心中的那份简单。

岁月本长,而忙者自促;世间本宽,而鄙者自隘;风花雪月本闲,而攘者自冗。莫忘守望心中的那份简单,凝望凌晨两点半那未眠的海棠,原来世界早已在悄然开放。

【篇八:小小演奏家】

也许是我们同在一个班的缘故吧,从一年级起我和唐姿就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她的个子中等,比我高,她留着一头短短的头发,淡淡淡眉毛下长着一双小小的眼睛,但是很有神,鼻子下面长着一张樱桃小嘴,非常可爱。

她弹古筝可好了。记得有一次,我到她家玩,只见她带好指甲,开始弹古筝,她为我演奏了一首古筝曲《出水莲》。只见她的手指在琴弦上时而弹,时而拨,时而按压,时而颤动,她的十根小手指就像在琴弦上跳舞一样。优美的乐曲从琴弦上飞出来,时而高昂,时而低沉,时而急促,时而缓慢。

这时,一幅美丽的《莲荷图》展现在我的眼前:雨后出晴。蔚蓝的天上白云飘荡,火红的太阳散发出夺目的光彩。大地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显得格外清新。小溪边跑边唱着歌:“叮咚,叮咚,叮叮咚咚……”。微风吹过,送来树林的低吟:“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林中不时传来小鸟的鸣叫:“唧唧,喳喳,叽叽喳喳……”小溪漫过青青的草地,汇入一条清澈的小河。河中满是莲荷。圆圆的荷叶碧绿如洗,上面滚动着雨珠,就像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万绿从中点缀着几枝亭亭玉立的荷花。有的展开了笑脸,有的羞涩地打着苞儿,那白色的花儿显得那么结净、高雅,一尘不染,那粉色的又是那么柔美、端庄。

不知不觉,我已深深陶醉其中。直到她一曲弹完,我还意犹未尽,沉浸在曲声中不能自己。

这就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一个爱弹古筝的朋友。

【篇九: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才子才女数不胜数。民国时期,知识分子更是蜂拥而出。当中,我独爱林徽因。

在林徽因的生命中,出现得最多的除了学识便是追求者吧。在各种关于她的传记中,无一不是从她的感情入手,尤其是对她影响最大的三个男人:梁思成、徐志摩、金岳霖。能让这三位才子沉醉的,不仅是林徽因那副标致的样貌,更是她浑身散发的书香气息。

一直以来尚有“梁上君子,林下美人”的说法,梁思成因为有一纸婚书,得到了林徽因,而林徽因也早有用一生去诠释自己这个选择的准备。她与梁思成也的确为门当户对的绝配。而徐志摩为了比他小7岁的林徽因,决心与妻子张幼仪离婚。但徐志摩和林徽因的年龄差距在当时来说,实属是“两代人”。况且林徽因敌不过张幼仪那凄楚的眼神和放不下的梁思成,只好放弃这个她生命中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徐志摩。他们两个的感情正如泰戈尔的诗中所说,旁观者只能叹息了。至于金岳霖,他终生没有娶过一个女人,他用一辈子证明了对林徽因坚贞不渝的爱,林徽因去世后,最悲痛欲绝的人就是他了,常言道“女子当如林徽因,情人当若金岳霖”,就连梁思成也不得不承认,最爱林徽因的人,其实是金岳霖!

在我看来,用一个读者的角度,林徽因就是个传奇。她好比美貌与智慧并重的雅典娜女神。民国不是痴情种子下凡的乱世,我想放在当今这个外表与物质并重的情感世界,依然会有人愿意为她牺牲。她是理性的,尽管与痴情于其的金岳霖毗邻多年也是发乎情,止乎礼:她是坚毅的,尽管在四川已久病在床,仍然坚持写作画图:但她也是争强好胜的,这也造成了她身边男性朋友比女性朋友多,招来了与她实力不相伯仲的女作家的嫉妒。她是站在塔尖上的女人,是一个用一生去追求自由的女人。她短暂的人生中,对中国的建筑事业和文学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多面的她,就如一朵素色莲荷、一朵红艳玫瑰……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用金岳霖的话来形容林徽因是再适合不过了。纵然她的故事已被时光掩盖,但再次掀开,依然挡不住她的烁烁光华,让后人为之赞叹,传诵万年。

【篇十:归去来兮】

雨打莲荷,敲碎了谁的思念。她莲步半踱,在回廊深处,看着嫣嫣落下的余晖。赤红的霞彩,悄然退去,无尽的黑夜拉开了那一帘幽梦。虽是仲夏,孤寂却让风有了些许凉意,凉醒了深藏的萤火虫。

夜深,明月悄悄滑过,她依然未眠。风及窗棂,未尽的烛火晃晃悠悠,吹起了那一袭不敢触及的思念。她怕记起,在樱花树下的对酒又当歌;也恐追忆,青涩之年,一同在春意盎然处,作诗俳句时的轻声吟起。踱一步,如掷石如湖,惊起一片思念的涟漪。心思彷徨,顾月影婆娑,心中碎碎念着对他的无尽祝福;结一串红豆,以寄相思。

在战火纷飞的时代,瞥一眼,仿似述说了一生的别离。秋水望尽终难觅,他那伟岸身影映射出的飒爽英姿。不经意间,春去秋来,楚国倾覆。夜浓时分,未眠,轻声细语,欲唤君名,却不曾想,声音未至,泪珠儿早与面颊不期而遇。

刀刃破空,吵醒了婴童的美梦。雾蒙蒙,路隐隐,旧马车掠过浅泥洼。厮杀,剑下,埋葬了燕秦的恩怨,还有她那无尽的相思。刀光剑影,金戈铁马,在黄沙纷飞中,他蘸血为画,意欲指点江山。却怎料君王献丹首,以图保家国。未几,他端着羊脂白玉,来到卿前:“待我归来,一定娶你为妻。”

在成王败寇的年代,诚信在已可有可无。待得青石沁染血色,燕国便成为了历史。

她在乱世中祈安宁,等来的却是城郭破,还有一生的颠沛流离。容颜却仍然清晰,只是城中已再无熟悉。满都城的秦军,让她想起了在夕阳之下的浓情蜜语,还依稀记得花灯飘下他对她说:“等我回来,便娶了你。”表忠心,报国意,配的利刃潇洒去,只有她的相思永远抚不平。

繁闹世间,已无他的音信。白驹过隙,夏去冬又来,再美的容颜也难耐岁月磨。沧海桑田,时代更替,她叹息一声拭干泪滴,朝思梦想的人儿怕是永无归期。

雨纷纷,在街头的巷尾有一个奇怪的男子,撑着油纸伞。蓦然回首间,心仿佛又了皈依:就算伤疤纵横,却掩不住那一抹眼神的熟悉。责问、怨恨、弹指间,没了踪影。只有那无尽的思念,如同这漫天的雨丝,无声无息地相互凝视。

再见之时,你仍安好。这,便是最好结局。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