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尾纹相关作文

【篇一:似简而深】

一天傍晚,我放学回家,见母亲正捧着一块绣有几朵莲花的绣花看。

我叫了一声“妈妈!”把她吓了一大跳,她捧着那一块绣花布走到我跟前。我发现那布上的绣花算不上特别惊艳,只是颜色搭配得很恰当,看起来很淡雅,针脚看起来的确很老练。

母亲说:“这块布上的花是几年前你外婆绣的,从老家寄过来的。”我对母亲说:“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姥姥怎么还在绣花啊?”母亲说:“绣花可是一门技术活,可不能小看它,它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姥姥绣了很多年。”我不屑地说:“有什么难的啊?我只需要一点时间就能学会。”

母亲拿出针、线和布对我说:“你还是先学会十字绣再学别的吧!”母亲替我穿上线先给我示范了两下,我也学着母来的样子绣了起来,每绣一下我都要拉一下线,还没绣几下我就开始晕乎乎的了,我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头,看向任何地方都似乎有重影。母亲说:“你绣花时是不是拉得太紧了,你这样绣有些地方会不够饱满的,既然是绣莲花就要知道莲花是圣洁美丽的象征,她出污泥而洁白无暇,洒清香而天然独秀,极玲珑又纯洁谦虚。只有像这样才能绣好她。”我恍然大悟,没想到这绣花竟有如此多的讲究。

母亲握住我的手一点点的教我。昏暗的灯光下,母亲耐心认真的绣着花,神色如常,眼角的几缕鱼尾纹上挑着,隐于发间。她的嘴唇紧紧咬着,可以从中看出几分疲惫。风捎着月光从窗缝里探出头来,点点星光落在她的头发丝上,显出岁月积淀下的沉稳。

母亲轻声细语的和我说着话,那只手握着我的手灵巧的在布上绣着。待我们全部绣完,天色又暗沉了一些。母亲把绣好的作品拿起来给我看,我才发现原来它竟如此的漂亮。把莲花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气质表现得淋漓尽致。这莲花看起来是如此的柔美,花瓣极精巧的包裹在一起,像一个水灵灵的姑娘惹人怜爱,又仿佛真的有缕缕芳香扑面而来。

我望着母亲,她浅浅的笑着。似简而深,这看似简单的东西,却饱含着深刻的道理。母亲的认真、细心和莲花那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精神似明灯指引我前行的道路。

【篇二:温暖的爱】

爱是每个人不缺的东西,可是我常常忽略这个“爱”,下面就是爷爷对我深深的爱。

一天,我去上学时,天空还是万里无云,可是一到放学,我们学校就被盖上了一顶乌溜溜的大黑帽,好像时不时就会下“珍珠”,过了一会儿果然下起了珍珠般的大雨。我在保安室等家人来接我,我以为是爸爸来接我,可是我等了半个小时,还没有人来。正当我万分焦急时,突然,一阵急促声传到我耳边,我回头一看,原来是爷爷冒着大雨匆匆赶来,他的衣服都湿透了,他脸上满是水珠,却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我猛的扑到爷爷的怀里,爷爷愧疚地说:“子豪,爷爷来晚了。”我连忙说:“没关系,我们赶快回家吧。”

一路上爷爷弓着腰紧紧护着我,还把那墨绿色的伞向我这边倾斜,那把雨伞爷爷用了好多年,左边破了一个洞,滴滴的大雨打在年迈的爷爷的左肩,我说:“爷爷伞歪了。”爷爷坚定地说:“没有。”我非常疑惑的想,明明就是歪在我这一边的呀,为什么爷爷说没歪呢?我突然摸到爷爷的手,他的手已经不滑润了,手上还有许多皱纹,我抬起头看到爷爷眼角的鱼尾纹更深更多了。

到家里,爷爷的衣服完全湿透了,我忽然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

爱是无处不在,是每个人心中的温暖,爷爷对我的爱让我永远记在心中。

【篇三:离别的眼泪】

有人说眼泪是一个人心灵品格的珍珠,也是生活中真、善、美的音符。有人说眼泪是与人交流时无声的“言语”,也是自我反思时有声的“独白”;然而我的眼泪却是情感汇聚的港湾!

那是在小学毕业晚会上,一堆表演过后,终于开始用餐了,由于我们是在一个大酒店内举办的,所以晚餐极为丰盛,当我跟同学正在吃吃喝喝,兴致勃勃地聊天时,发现有很多同学陆陆续续地去向老师敬“酒”,老师坐在那一桌,对他们笑脸相迎。

我的目光正扫向那边,突然,我的目光定住了——我看到了我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苏老师,她是一个好老师,她曾经为了我们的作文能力有所提高,于是让我们比别的班每周多写许多阅读作业,而这些作业,都是她根据《读者》上的文章自己出的(那时我们每周都订了《读者》)。

其他老师都让她休息休息,可是她却不,坚持下来,整个六年级上学期写了满满一本,当时的我们觉得很烦,觉得做这些作业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却不理解她的良苦用心。

她对待她的儿子也是这样的。当时,她儿子四年级的时候,十分调皮,又不写作业,于是她跟校长提议,把她儿子换到了自己的班上来,她拿出了最狠的方式,运用及其“残忍”的手段——上课不听讲就关进“小黑屋”;欠作业就用鸡毛掸子打;回家不写作业就大声骂……,如此“残忍”,终于使她儿子的成绩有了好转,考进了南实,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于是我走上去,向老师敬“酒”,走近一看,发现苏老师化着淡淡的妆,可是依然难以掩盖那岁月的痕迹——黑发已夹杂着不少白发;额头上有大大小小的皱纹;眼角的鱼尾纹愈发明显……

我怔住了,不知所措,呆呆地,过去敬完酒后就逃走了,可是事实是无法避免的。快乐的时光总会很快地结束,转眼间,晚会已接近了尾声。

结束了,是时候离开了,我拖着疲惫(明天是南实分班考)的身体与老师告别,那一刻,泪水毫不留情地夺眶而出,眼泪流进我的嘴里,有酸,有甜,有苦。再见了,老师!永别了,小学时代!

【篇四:那一刻,我长大了】

最近我们搬新家,特别是我的房间:粉色的窗帘,连接着棕色的大理石台面,在窗帘的后面有三层隔架,上面放着妈妈精心为我准备的各式各样的洋娃娃……晚上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甜甜地入睡,像吃了蜜一样甜。

昨晚半夜里,我隐隐约约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时断时续地传来,心想:是不是妈妈这几天太累,忘记关水龙头了。我就轻手轻脚地起床一看究竟,看见熟悉的背影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件衣服在轻轻地来回搓洗着,水流开得特别小,我正准备喊“妈”,只见妈妈停下手里的活儿,轻轻地用手拍打自己的腰,隐隐约约听到“哎呀、哎呀”的呻吟声,我走近一看原来是在洗我的舞蹈衣。看到我过去,妈妈抱歉地笑了笑说:“宝贝,是妈妈吵到你了吗?这几天忙着搬家,忘记了你的舞蹈衣上还有一些污渍没来得及清洗……”我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妈妈怕影响我第二天比赛……急忙站起身笑着说:“放心宝贝,妈妈是个魔术师,明天一早醒来,它就会干干净净地躺在你身边。”我抬头看见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上前一把抱住妈妈,眼前浮现出的是妈妈每天早晚一杯蜂蜜水,每天专门为我准备的营养餐,每天风雨无阻接送我上下学……

第二天早上,我比以前早起了半个小时,看见妈妈正在熟睡,我倒了一杯蜂蜜水,放到了妈妈的床头,关门时听见妈妈醒来的声音,妈妈轻轻地推开门,看见我站在门口,惊讶地问:“宝贝,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不多睡会儿。”我上前一步说:“妈妈,我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您以后不要起早贪黑得这么劳累。”妈妈一把抱住了我,我看到银白色的头发悄悄地爬上了发梢,看到妈妈眼角的鱼尾纹……

我知道,那一刻我长大了,我能为妈妈为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篇五:放学的路上】

我独自走在放学的路上,入冬的天气愈加寒冷,仿佛要冻结流动的时间一般。一阵阵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无情的倦怠带走我最后的一点信念。我呆呆的望着呼出的眷眷白雾在眼前聚集,消散,沉重的书包压着双肩,脚也似乎被粘在了硬地上。

我四下望望,只有三两个行人还顶着这寒冷艰行着,便顺势坐在马路牙子边。一会,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张卷子,仿佛那是枚定时炸弹般,随时可能让我灰飞烟灭。卷子上面滴着一个血淋淋,惨不忍睹的分数。

风拍打在面颊上,几滴眼泪滑落。望着天边晚霞的沉沦,不经失声哭起来。有一股失落与茫然在心头徘徊着。

前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沧桑中透着几分沙哑,呼唤道:“姑娘?咋么啦,还不回家不怕你爹娘急哈?”我一惊,打了个寒颤慌乱的站起来,下意识的把卷子抱在怀里,抖抖身上的土。

眼前站着一个女人,她的身后是一辆绿皮的三轮车,在寒风下显的破烂不堪,车上系着许多过时的卡通气球。体态矮胖,驼着背,身着一件花绿的厚棉衣,从脖子到头缠着一件灰旧的围巾,更显的几分臃肿,和繁华的北京城显得格格不入。皮肤黝黄,浅色的眉毛下藏着一双小眼睛,头发发着灰白色,五六十岁的模样。

我嫌弃的看了一眼她满车的气球,更加烦躁,好似童年已经离我逝去很远了。向她摆手,不耐烦道:“我都多大了,不买气球。”

她朝我笑着,眼角边的鱼尾纹散开,眼神中流动着慈祥。她说话时,露出微微泛黄的牙齿。普通话中参杂着外地口音有些诡异,却有一种大气亲切的温和感。

她点点头,忽视我的粗鲁,好像读懂了我脸上的那几分伤心:“啊唷,什么不开心的就发泄嘛,莫的事莫的事,”她又向我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小姑娘啊,俺像你这么大时,烦恼也不少的,可是该过去的总是会过去的,加油啊!”我对刚才的粗鲁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一股温暖在内心游动,风好像刮的没有那么猛烈和刺骨了。

她转身,从三轮车上挑了一个气球摘下来,递到给我,可以看到她手上的老茧密布。她笑呵呵的,眼角边的鱼尾纹在落日的余晖下闪着微光:“来,小姑娘,俺给你挑个漂亮的气球”我尽忙摆手拒绝,她却皱起眉头:“今天也卖不出去了,给你一个开开心。别皱眉头啦,好像跟谁家有深仇大恨的。”她爽朗的目光写满真诚:“诶哟都说了送你啦,莫要钱莫要钱的,快点回家吧!”

我呆呆的接过气球,伫立在原地,她向我摆摆手,转身骑上三轮车离开了。她的背影,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那么夺目耀眼。望着那个气球,那个老阿姨的面庞又浮现在眼前,似暖阳一般带给我无限温情。我嘴边又露出了微笑,我挺直腰板,往家的方向走去。

老阿姨的气球,在我头顶漂浮,仿佛一股魔力,在我落寞失意时,带给我温暖和希望……

【篇六:我的奶奶】

我的奶奶,个子不是很高,还有点儿偏瘦,难怪她是属羊的。奶奶有一头花白的头发,脸上布满了皱纹,一双炯炯有神的凤尾眼,一笑起来,眼睛就会眯成一条线,鱼尾纹皱起,嘴角往上扬,真的好慈祥。

我的奶奶,不但身材很像羊,爱好也很像羊。奶奶喜欢白色,什么都要白色。有一次,我坐在靠墙的一排座椅上,腿一踢,雪白的墙上一下子就印上了一个乌黑的脚印。奶奶见了,马上拿来纸巾,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把脚印全部擦掉了为止。

奶奶的头发花白花白的,但是奶奶很注重形象。每次出门,奶奶都要带假发。说到假发,我还要好好地说一说:奶奶有三顶假发,第一顶是平时出门买菜戴的,那是一顶短发假发,有一排整齐的刘海;第二顶是出去逛街戴的,那是一顶比较长的假发;第三顶是外出参加同学会等重大活动戴的,那顶就比较漂亮了。

奶奶对我的学习也很关心,为我的学习付出了很多。当我取得了好成绩时,奶奶总是高兴得赞口不绝,并鼓励我要继续努力,争创第一。

这就是我的奶奶——她是那么爱干净,那么注重个人形象,那么关心我。

我爱我的奶奶!

【篇七:默读父亲】

夜未尽,一弯新月挂在黑山头,正是破晓前最黑的时候。我还在洗漱,父亲已经换好鞋,准备出门了。

他半边脸隐入楼道的黑暗中,另一边被灯光照着,显出倦意,西装革履掩饰不住他微微的佝偻。他的头发,竟白了那么多,像初雪后的东北平原,只露出零零散散几片不起眼的黑土地。

父亲六年前被调往外地工作,只有周末才能够回来。那时父亲的头发乌黑亮丽,几根白发躲藏得很深,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而今天看来,它们是那样明显,那样刺目。泪眼朦胧的我隐约看见,他精神抖擞地拉开车门,笑着朝我挥手。

起初,父亲都是在周日下午就回他工作的地方,后来却改成了周一清晨。我躺在沙发上,问父亲为什么,他摸了摸泛灰的短发,笑道:“这不是为了陪你吗!”

后来,父亲的头发就在不经意间慢慢变白,像寒冬来临,雪花落下,铺上一层雪白。爷爷在给父亲剃头时,碎发洒了一地,却是黑少白多。爷爷边挥动着手中上剪刀边唠叨:“你头发都白成这样了,平时要注意身体,多锻炼……”父亲只是漫不经心地敷衍:“知道了,没事的。”

我也问过父亲,为什么不染头发,父亲笑着回答说:“我日理万机,哪来时间染。”此事便也不了了之。

周三,学校开家长会,恰好母亲出差,父亲特地请假赶回来参加。他边吃饭边眯着眼睛说:“终于有机会能参加你的家长会了。”正午的暖阳笼在他身旁,饱经风霜的白发泛着点点金黄,鱼尾纹如沟壑般刻在眼旁。他十分高兴,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吃到一半,他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后神情有些黯然,默默吃了半晌饭,小心翼翼又略带歉意地说:“爸爸要赶回去开会,临时接到通知,推不了……今天……不能给你开家长会了。”

我有些怅然,望着父亲走时的背影与灰白的头发,五味杂陈。

父亲一直在奔波忙碌,从未停歇。岁月如流水,给他留下深深的痕迹。我小树般慢慢长大,而他已步入中年。我多希望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让父亲不必赶着时间两地奔波。我默默品读着他的付出,他的爱,我愿把内心的千言万语化成对父亲的爱,永远伴随着他!

【篇八:善意如此美丽】

庄周曾经说过:“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天地悠悠,身边的美丽如细水长流,如水银泻地。不知何时,抑或是下一个转角,也许会撞见美丽如朱砂般的善意。

放学,走进一间小卖部。我指着熟食柜,“给我一份春卷。”站在收银台后面的是一位老奶奶,精神矍铄,眼光明亮,冲我微微一笑,递了给我。我转身离开,她叫住了我,笑意盈盈地对我说:“还没找钱呢。”她笑着,眼尾激起细碎的鱼尾纹,细细的纹路间藏着时光的沧桑与岁月的智慧,更蕴含着不曾随年华流逝的善意,如日光,如清影。

在车站,我行走在拥挤的人群中,一个踉跄,身子一歪,马上就要摔倒。一只坚实有力的手臂马上扶住了我。我忙不迭地感谢。抬头一看,是一位满脸风霜的中年男子,黢黑的脸上,眼窝深陷,如古井无波,衣服已然老旧但整洁合身。他笑呵呵说着,“人多小心,摔着危险啊,小姑娘。”说完便扛起行李,融入喧嚣的人海中,那背影,那善意,如山岳,如磐石。

在家楼下,我正等电梯。从门外进来一个女孩,牵着一条大金毛犬。“叮——”,电梯到了。我迈着碎步进去,按着开门键,可她却迟迟不进来。“你不进来吗?”“不了,我的金毛犬又大又闹,就不跟你一起坐电梯了。”她一笑,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好像盛着一汪清泉,又像醇厚的清酒,满满的童真与善意,似清风,似柔波。

培根说,善性是人性与神性最相近的地方。在路上,在街角,在车站,在家门,处处可以邂逅那琐碎平凡的善意,它是根植于内心的修养,为别人着想的体贴,无需提醒的自觉。那善意,沁心,是如此美丽!

【篇九:趣,真有趣】

生活处处有欢乐,只要我们善于发现,这不,我们又要找乐子了,鬼脸游戏正在进行时……

传鬼脸游戏是这样的:第一名选手扮一个鬼脸,接着传给第二位选手,其他人不准偷看,接二连三,一个一个传下去到第四名选手时,第四名选手把模仿下来的鬼脸与第一个人进行对照,看模仿的是否一致,每个人的模仿时间为一分钟。

我们先来抽签,我走的狗屎运,神奇的抽到了第四个,游戏开始了,只见第一名选手把薄薄的嘴唇撅起来,相前嘟着,而且动作十分怪异,嘴唇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眼睛一睁一闭,头往右稍稍倾斜,如果能把他的嘴巴加上两道哈喇子,他简直就是一位活生生的中风患者。

“时间到!”裁判一声令下一号选手转过身,把鬼脸传给二号选手,我们只能面壁思过,靠想象模仿二号选手,我的心里忐忑不安:二号选手会弄成啥样呢?会不会到我这儿已经不成人样了?啊!我的形象不是全毁了?正当我越想越恐怖时,耳边传来噗嗤的笑声,我不自觉扬起了嘴角,悄悄往后快速撇了一眼,不禁笑的肩膀都抖了起来,只见二号选手把嘴扁了进去,本来应该嘟起的嘴,被他硬生生弄成了80多岁老太太戴着牙套怕被人发现了似的,头整个往返方向倾斜,眼睛都闭了起来,原本张牙舞爪、恐怖狰狞的样子,到他这儿却变成了卖萌,我情不自禁感叹道:“真是人外有人啊!”

“时间到,下一个!”裁判说道,当然,三号选手成功被二号选手带偏了,到我这已经一发不可收拾起来,然后选手安详的闭着眼睛,鱼尾纹深深的印在脸上,嘴巴像平常一样撅着,我脑子里冒出了大大的问号,这不就是睡觉吗?这么简单?我不可置信地闭上眼睛,也无奈的学着样子,“时间到!”裁判让我与一号选手对照我这才发现我们不只偏离主题这么简单了,人家是恐怖,我们是卖萌,我扭动着僵硬的五官,学着样子,这才觉得这个表情不是一般的难,这与我们的表情简直是八竿子打不着,游戏结束,我觉得我们的五官可以变得各种各样,可以变成可爱的天使,也可以变成凶狠的魔鬼,真是太神奇了。

【篇十:幸福的模样】

“幸福的模样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轻声问父母。

妈妈想了想,似乎在众多回忆中不知道选哪一样好,随后笑道:那定是你出生那会儿了。她说,生我那会儿医生给她打了麻醉,但她又必须清醒着,只好硬撑着睡意,直至我呱呱落地,听到了我响亮的哭声,她把我搂在怀里用最后的力气来安抚后我,我依偎在她怀里,一起安心地睡着了,爸爸拍下了这一幕情景,妈妈说这是她最幸福的模样。

爸爸紧接着说:“还有父亲节那天你给我做的双皮奶,哇!那叫一个美味!”他闭着眼睛似乎还在回味当时的味道,我听了心里很是惭愧,其实我做得并不好,还有一部分是妈妈帮忙的。那天我许诺在中午之前完成,可是甜品到了晚上才做好,爸爸白白等了一个中午没睡觉。到了晚上,爸爸尝了一口,好像每根毛发,每个毛孔,甚至脸褶子都沸腾了起来,看着他夸张的表情我想一定是甜品太难吃了,可却听到爸爸说这是最幸福的味道。

我记起了一家人去农家乐钓鱼的往事,那次我们钓了一下午也只钓了一只巴掌大的鱼,那鱼甩动着水溅到我脸上,爸爸、妈妈笑得差点摔倒了,那时的我门牙还没长出来,看他们笑得开心,我也傻样地跟着笑了起来,他们见状,笑得鱼尾纹都浓密了、酒窝也深了,这也是幸福的模样。

跑完步回来的爷爷听到了我们的话题,说:“只要一家人在一块,便都是幸福的模样。”大家听了会心一笑,幸福在悄悄流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