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食相关作文

【篇一:后院的柿子树】

母亲从超市拎回来几只柿子,红彤彤地煞是诱人。我爱吃柿子,她特地买来给我吃。

我爱吃柿子,是因为奶奶院子里那棵柿子树。

那时不过七八岁,乡下的简单与纯粹,犹如天堂。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阳光金灿灿地从窗口洒下,铺在我的额头上、眼睛上、鼻尖上——刺目、耀眼又幸福。奶奶起得很早,拌好鸡食,喂好她那群心肝宝贝,接着熬上一锅山芋粥,切几根腌萝卜,煎两片鸡蛋,最后再“侍候”宝贝孙女起床,一起吃早餐。那时奶奶总笑着,是脸上的皱纹慢慢绽成花儿,眼睛里荡漾着柔光的笑容。幼时我不懂,只知道对着奶奶傻笑。现在想来当真是羡慕奶奶,清晨被自己日日相伴的“小友”叫醒;伴着清晨微湿的空气,花上一小时做一餐营养好吃的早饭;看阳光一寸一寸铺满屋子,再叫醒自己心爱的傻孙女,共享这个于她而言精致的晨光。

在乡下,我消耗了时间最多的地方,是奶奶家的后院。后院有一间做饭的小屋,小屋旁是鸡圈,还有一颗和小屋差不多高的柿子树,在柿子树郁郁葱葱的树冠下,摆着一张小桌子。平日,我爬树、捉鸡、玩泥巴,玩累了差不多也就到午饭时候了,炊烟从烟囱里蜿蜒着爬出,将饭菜的喷香四散开来,勾得我闭着眼睛都能寻过去。奶奶系着围裙,温婉笑着,阻拦我用刚玩过泥巴的手抓菜吃。几盘家常小菜,一锅蛋汤——常常是柿子树下小桌上的标配。

午休的时光,当然也是在柿子树下。我躺在凉床上,躺在奶奶的怀里,伴着大蒲扇送来的阵阵凉风,轻瞌着眼帘,听奶奶絮絮倾诉着她的过往年华,那些岁月仿佛一条宽阔的河流,不紧不慢地冲刷着我的心田,一路淌进我的梦乡。梦里,奶奶穿着月白色的旗袍,提着一盏小煤油灯,那时她可真漂亮,头发齐齐挂在耳根,羞涩地一抿唇,眼睛里便像风吹皱了一汪春水,温婉迷人。

梦醒后,我躺在父亲怀里,坐在车上,奶奶穿着酒红色的棉衬衫和一条深蓝色长裤远远地伫立着。或许是车子渐行渐远,或许是过了许多年我记不清——总之我看不清楚她的神情,只记得风吹得她短发飘扬,衣服空荡荡地招摇,显露出消瘦的身材。我终究没能在奶奶家等到柿子落地,没能帮她摘下那一年第一个成熟的柿子。

在母亲的催促下,我剥开一个柿子,里头是橙红软绵的果囊。我盯着它,恍惚间又看到奶奶微笑着,在花木葱翠的庭院中,弯腰喂鸡。只是那身影,一会儿是窈窕动人,一会儿是消瘦苍老,分辨不清。

【篇二:可爱的小母鸡】

在奶奶家的院子里,养了五六只小母鸡。

它们的尾巴不长,浑身五颜六色的,嘴巴尖尖的,吃的是爷爷做的鸡食,样子很可爱。

有一次我回奶奶家,第二天我就和奶奶一起去它们的窝里掏蛋,我们一起掏了五个蛋。奶奶说:“鸡每天不一定下蛋,所以我们每天也不一定能掏到蛋,今天算是丰收了。”

还有一次,我在奶奶家和我的朋友给鸡把干玉米的玉米粒往下剥,剥完了以后我们就让爷爷把这些玉米粒做成鸡食。爷爷做好了以后,就开始喂鸡,我们在旁边看着鸡吃,我们也很开心。

小母鸡也不是很能吃,每天很早就睡觉了,我也没看见过它玩,但我觉得它一定会玩的。它高兴、开心应该是叫几声吧,它伤心的样子我也不知道。

现在,这些母鸡都很大了,它们都很健康。它们嘴很尖,就像小钉子一样,很美丽。我希望它们能长得壮壮的,吃得好好的。我太喜欢它们了。

【篇三:家乡美】

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钱塘湖春行》中: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这句诗就是来形容我心中的家乡呀。

我的家乡在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我家在一片草场附近,这里一望无际,绿草如茵。羊群走在那柔软的绿地毯上,香甜地吃着草,吃饱的羊有的在树荫下歇凉了;有的在“摆擂比武”;还有的在与蝴蝶嬉戏。牧羊人一天精疲力尽,放完羊要咕噜——咕噜——喝一大杯水,之后倒头就睡。你一定没尝过那滋味,我就尝过,羊群中的羊羔十分顽皮,东跑西逛,能让我神魂颠倒,时间久了,你一定会觉得羊是你的伙伴。

一群身体矫健、力大无穷的大力士就是牛群。小牛顽皮可爱,老牛忠厚老实,它们是一个大家庭,成员中的每一个都知道悲欢离合。有一年,我爸爸将我最疼爱的老牛“金刚”杀了,“金刚”浑身抽搐,鲜血直流,我看见了热泪不由地涌出眼眶。妈妈见了,她安慰我,告诉我杀牛是为了养家糊口。这时抽泣的我停止了流泪。金刚,再见了!

鸡是我家中最常见的家禽。鸡的性子你是不知道,走路一摇一摆,跑起来更是勇猛,好像冲锋陷阵的士兵。说到吃相,你一定非常想听。鸡食刚倒到食槽,鸡就一拥而上,搞得人心惶惶,炸了锅似的,见到了鸡食你争我抢,更是乱七八糟,决斗的决斗,抢食的把抢食。鸡好“调皮”啊!

我家还有一只大白鹅,它时常受到我以及家人的讨厌。这只大白鹅老是摆出一脸骄傲,头抬得老高,脖子挺得笔直笔直的,走路时大摇大摆,不停地鸣叫着,让人见了很不顺眼。但是我也挺喜欢它,因为它整天无忧无虑,而我却要苦苦的去上学。在吃饭时,别人家的猫来偷吃白鹅的饭,白鹅见了,扇动翅膀,大声鸣叫将猫吓跑。加上吃起食物来正如丰子恺写的《白鹅》一样,一丝不苟、三眼一板。大白鹅,我爱你!

这些就是我的家乡中家常见的动物,它们有着衣来食足、无忧无虑的生活。我热爱它们,喜欢与它们交流,我愿意与它们为伴们,和谐相处。

【篇四:黑母鸡】

在我奶奶家,有一只黑色的老母鸡。

它下蛋的时候,有趣极了。蹲在鸡窝里,头不时地往下倒,又马上竖起来,左顾右盼,看看有什么事发生没有。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母鸡又是那么尽职,大部分心思都用在下蛋上,一天中,除了喝水,进食,就是静静地蹲在鸡窝里。

当鸭子踏着方步从旁边走过,还不时嘎嘎叫几声,好像在说:“笨蛋,一直蹲在那里干什么,多无聊啊!还不如去洗洗澡,睡睡懒觉。”母鸡丝毫不理会鸭子的嘲笑,仍专心致致的下蛋。

不久,黑母鸡当了母亲,有了一群小雏鸡。她无时无刻的守护着小鸡们,每天,母鸡都要带着小鸡去喝水,小鸡吧喝足后,跟着母鸡去吃鸡食,装鸡食的盆子太高了,小鸡们够不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母鸡则不慌不忙,让小鸡爬上她的脖子,一个一个把小鸡顶进盆里,小鸡们肚子吃的溜圆。满足的跟着母鸡去晒日光浴了。

我去捉小鸡玩时,母鸡张开大翅膀,尾巴举起,羽毛耸立,把小鸡折护在它身后,那模样,可怕极了!

这就是我奶奶家喜欢小雏鸡的黑母鸡。

【篇五:那一段幸福的时光】

奶奶家的老房子有一片不大不小的园子,毫不客气地说,我十岁之前就没怎么出过那园子,直至转学,才和它依依不舍的道别。

小时候,我最爱缠着奶奶。她去浇水,我就扬水;她去喂鸡鸭,我就往鸡食里尿尿;等她渴了去水缸里舀水,却不知我的一只鞋子还在里哩!每次她拿出我的鞋要打我时,我就可怜巴巴的看着她,然后把屁股冲她一蹶,我也不知道哪学得这么个百试百灵的法子,让我从没挨过一次打。后来,奶奶便释放我了,让我可以独自在园子里玩,但绝不能出去。大概是烦了我在她身后跟着,不过当时的我依旧欢天喜地。

男孩吗,自然要玩一些男孩该玩的,我抓过无数的小虫子,蟋蟀啦,蚂蚁啦,瓢虫啦,数不胜数。最好玩的,就是当我知道蚂蚁喜欢甜食以后,我就心疼地拿一块糖,扔在地上,等着蚂蚁的到来。糖的气味飘啊飘,不一会儿就被蚂蚁闻到了,有两只蚂蚁过来,试图拿走,可根本拿不动,就只好回去叫来蚂蚁大军。不一会浩浩荡荡的大部队来了,可糖,早被我拿走。我看它们在原本有糖的地方转了好几圈,才黯然离去。当时把我笑得直不起腰,你说那两只蚂蚁会不会因谎报军情被大部队打死,哈哈哈!当然,这件事我百玩不厌,直到有一天引来一只蜈蚣,黑色的大大的带着无数的爪子,吓得我抱头鼠窜,那颗糖也就此“牺牲”。

10岁那年,我要走了。奶奶知道我爱玩,特地送了两枚鸟蛋给我,通体洁白,我视若珍宝。可她还是低估了我,我悄悄将一颗蛋煮熟,爬了好多个鸟窝,终于找到一窝大小差不多的白蛋,把熟鸟蛋放了回去。啊!无限荣耀,我真厉害,噗!哈哈哈!

我以为我的童年会像熟鸟蛋一样,怎么也过不完,孵不出。却在不觉间已经长大了。但奶奶家的小园的日子,依旧是我最幸福,快乐的时光,是那种即便在考场也会边写边笑出声的快乐和幸福。

【篇六:小鸡赛跑】

打开记忆的闸门,一件件童年的事儿浮现在眼前……

奶奶家在农村,家中养了许多小动物,那个不大的小院儿活像一个动物园。奶奶家新添了几只小鸡,我闻讯赶到老家去探望这些新朋友。刚到院门前,就听到“叽叽”的声音,循声寻找,原来奶奶将小鸡养在木板车的车厢里,小木板车变成房车了,真有创意呀!我迫不及待地揭开盖儿,几只活泼可爱的小家伙便出现在眼前:它们尖尖的嘴是黄色的,小小爪子也是黄色的,身子圆滚滚的,像一个个黄色的绒球儿。小鸡太可爱了,我多想摸一下,和它们来个零距离接触呀!于是,我将奶奶那句“只准看,不准动”的告诫抛到了脑后,用白色的粉笔在院子里画了一条起跑线和四个赛道。我要举行一场小鸡跑步比赛。为了让“选手”们充满比赛的积极性,我在终点处放了不少鸡食。我将小鸡选手们放上起点线,可它们还没等我这个裁判员发号施令,就向终点(鸡食)扑去。可是跑着跑着,路线就歪了,1号小鸡跑到了2号赛道上,和2号小鸡撞在了一起。它们这样简直是“美食第一,友谊第二”,哪里有体育竞赛的精神嘛!3号小鸡利用腿长的优势率先到达终点,一头扎在食盆里,可能是冲刺速度太快,翻了一个大跟头。为了奖赏这只冠军小鸡,我决定为它提供VIP服务——亲自给它喂食。我抓起它,它用力地挣扎着,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生怕它从手中滑落,抓得更紧了,它发出了尖锐的“叽叽”声,恐惧地张开了翅膀。看着冠军小鸡如此不领情,我的倔脾气上来了,用力将它的头按在食盆里,可它竟然比我还倔,一粒食也不吃。不好!掌心里传来一股温热的感觉。啊!冠军小鸡将一坨大便拉在我的手上。这时,轮到我尖叫了:“奶奶,奶奶,救命呀,小鸡把大便拉在我手上了!”……

多年后,每当想起这件囧事儿,我的嘴角就开始不由自主地上扬,弯出一个快乐的弧度。童年的时光,你慢些走,14岁的我,多想紧紧地拉住你的尾巴,赖皮一回,大声喊一句:我不想长大!

【篇七:麻雀】

上个寒假,我和妈妈来到了姥姥家,发现正房屋檐下有一对燕子情侣在那里做窝。大概又过了四五天,就发现那对情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只麻雀。

每天清晨,我总是听着几声清脆的鸟鸣起床的。起来后,就看见几只麻雀在燕子窝里探头探脑的,而且地上总有一堆鸟屎。没办法,总不能把这几只小懒虫赶走吧。说到懒,它大概是鸟类中最突出的一种吧,它总是去抢燕子的窝,甚至还有更夸张的,在舅妈住的那个小房子墙壁上,有一个长年不用的空调洞,用一个塑料瓶塞到里面去,防风。结果,每天晚上都听见刮什么东西的声音,把瓶子拔出来,发现是一窝麻雀住在了里面!

麻雀不仅懒得做窝,有时连食物都懒得找。它们会成群结队地飞到农民的家里,站在房檐上,机灵地扭着它们的小脑袋,趁人不注意时,一个敛翼,俯冲下去,啄上一口鸡食,转头就跑,飞回窝去。在秋天的时候,它们也会飞到田野里,去偷食农民的谷物。所以,那一个个伫立在田间的稻草人就是为它们准备的。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是的,它的确是娇小可爱的,但是它却坚强而又倔犟。它可以栖身在房檐下,觅食在庭院里,但绝不可以受困于鸟笼中,一旦被捕,变为囚徒,便会在两日内绝食而亡。“不自由,毋宁死。”如果不自由,宁可去死,这便是麻雀的气节。

小小的麻雀,虽小巧可爱,但又是动物界的烈女。

【篇八:有趣的“懒小鸡”】

星期天,妈妈带我去外婆家,外婆家里有许多“小客人”,他们是谁呢?原来是18只毛茸茸的小鸡。小鸡那鲜艳的嫩黄色外衣上镶着两条棕黄的条纹。它们一个个都胖嘟嘟的,极具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想逗逗它们呢!

我和表弟跟小鸡们玩了起来,在草堆中的小鸡非常活跃,跳上大草堆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我忽然发现有一只小鸡无动于衷,犹如贵夫人般端庄地站在一边。这时外婆来喂鸡食,别的小鸡都一窝蜂地涌上去,可它却懒洋洋地蹲在那儿。这只小鸡特别引起我的注意,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在手心,一只手轻轻抚摸它的毛,它的毛好柔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小嘴在我手心不停地轻啄,有点儿痒,又有点儿疼。看着它那憨态可掬的摸样,我和表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咯咯咯”的叫声。我暗叫一声不好!鸡妈妈回来了,还不等我回过神来,鸡妈妈已向我冲来,只见它竖着羽毛,张开尖嘴,向我啄来。我赶紧把手里的小鸡朝草堆里扔,可它却不肯离开我,用它的双爪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我只好跑到旁边去,轻轻地把它放下,躲开了鸡妈妈的袭击。还真是虚惊一场啊!

当小鸡落地之时,也可能是鸡妈妈回来的缘故,它便立即灵活了起来。只见它踩着别的小鸡的身体向大草堆跑去。在草堆里称霸的“懒小鸡”叽叽喳喳地冲着我们喊叫,仿佛是在向我们表示友好。看着小鸡们在鸡妈妈的怀抱里悠闲睡觉的画面,觉得好温馨,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篇九:公鸡抢食】

奶奶家有两只小公鸡,一只脖子上长满红红的像火一样的毛,一只脖子上长满了黄色的毛。它们在院子中玩耍时,不管到哪儿都在一块;天黑睡觉时,也总是挤在一起。别看它俩平时形影不离,好得和兄弟似的,可一到吃食的时候,立马就变脸了。

这不,一看到奶奶从撒下黄黄的香香的鸡食,两只小公鸡就像火箭一样冲上前去,大口大口地吃着鸡食。一开始,两只小公鸡还算和谐,头也不抬各吃各的,可当就剩下最后一点香喷喷的鸡食的时候,这两个小家伙就互不相让了,呵!马上翻脸。

你瞧!它们谁也不让谁,争先恐后地低着头猛啄着地上的小颗粒,生怕自己的动作慢一点,另一只就抢先把食物吃掉了。不过,红毛小公鸡渐渐体力不支,越啄越慢;敏锐的黄毛小公鸡抓住了这个机会,乘虚而入,得意洋洋地将地上的鸡食一扫而光。

嗨!本来两只小公鸡的抢食就要结束了。可是,奶奶心疼她的小公鸡呀!她怕小公鸡吃不饱,又撒了一把鸡食。这次,红毛小公鸡吸取了教训,它看到鸡食,并没有马上冲上去,而是在边上默默地等待着。当黄毛小公鸡开心地吃着鸡食时,它才猛的跑过去,啄下了黄毛小公鸡的一撮毛,疼得黄毛小公鸡赶紧逃到一边。红毛小公鸡抓住了这一点点空隙,把剩下的鸡食吃的一干二净。

抢食抢完啦!两只小公鸡又和好如初了!真是没办法!抢食的时候比什么都凶,抢完食就是一对兄弟。

小公鸡抢食,真有意思!

【篇十:守望】

他妈妈抱着他,声泪俱下,眼泪沾着他的皮肤上,那股凉意一直渗到他心里,他一激灵,从梦里醒过来了,下意识伸手摸摸脸,原来那股凉意漫延自他的眼睛。

他平静地擦干眼泪,悄悄下了床,爷爷带有金属质感的咳嗽声一阵阵传来,月光从窗子中漫过来,照得他的眼睛亮得惊人。

他一直对着月亮站着,眼里浓得化不开的忧愁,他就一直站着,站到朝霞慢慢覆盖了夜里的星子,站到旭日慢慢驱赶了夜里的阴霾,他就这么一直站着。

天亮了,他听到爷爷奶奶起床的声音,接着便是奶奶引鸡喂食的“咯咯”声,他叹了口气,活动了几下麻掉的四肢,走了出去。

“奶奶,我来吧。”他接过了奶奶手中装满鸡食的破烂的大碗,奶奶点点头,没有做声,颤颤巍巍的走进内屋。过了一会儿,她抱着一本卷了边的日历走了出来,嘴里念叨着什么,“孙儿,又过了一天了,你爸妈也快回来了。”他鼻子一酸,却佯做欢欣的样子,笑着对奶奶说:“是啊,爸爸妈妈上次写信说,他们今年过年会回来的。”奶奶高兴了,笑得眯起了混浊的眼睛,露出了光秃秃的牙床。

奶奶的日历一天天翻过了时间,冬天的风卷着落叶过来了。

邮递员送来了爸妈因不能回来而写的信,以及一张薄薄的汇款单。

爷爷奶奶的脸色变得很阴沉,他一个人在房间里沉默了很久。

他恨城市,他恨那座冷酷无情的水泥森林,爸妈为了全家人的生活费以及自己昂贵的学费义无反顾走进了那里,却很少回头望望迷茫孤单的自己,他现在才明白,那一天天的守望根本就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圈套。

夜幕又降临,奶奶的日历被丢在地板上,格外凌乱。

他还是看着窗外的月亮,月光很皎洁,只是缺点圆满,他看了很久,看到眼睛都累了,眼泪流了下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