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相关作文

【篇一:我眼中的李商隐】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留不住春色,诗人们常叹一声。再抬眼,他们只好去看“接天莲叶无穷碧,日荷花别样红”的夏荷。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寒冬来临之前,诗人的心里,已被秋色的清愁塞满。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秋,是一个思念故人的季节。绛血色的夕阳边金云环绕,一切落寂。晚霞和秋雨交织,为清秀的山坡披上淡雅的轻罗裙裳,漠然地审视世间万物,同百代过客,无需多言,不必留恋。赤色枫叶顶着细雨针眼的捶打,一如赤色骄阳,那本热闹纷扰的颜色,此时无比无孤单。星零枯叶无言地飘摇。即落,成尘。秋霜浮沉,降在了谁指尖?荷花枯萎去不回,憔悴地扶着萧瑟秋风,犹如一别无音的远方的故人。我不知你究竟置身何地,但你是否像我一样,落寞地叹着秋愁?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秋。是一个思念故园的季节。不知还有谁记得,在千里之遥,曾有未名的游子,寻觅着故乡?他踏着千篇一律的石土路,攥着粗糙的枯藤,靠着折了腰毫无生气的老树,而不懂事的昏鸦偏生斜睨他一眼卖弄嘶哑的喉咙乍然飞过石桥旁的人家。也许他放眼望去,群山窈窕,云雾妖娆,人烟四遍,小路坎坷,江河颠簸。然而,这般幽景,无人共赏,唯留他独自飘零,空断肠。也许他眼中的路,繁花开遍,风华无限;但这清冷的美景,李煜他拿不走一丝澄澈的光辉,只是在这秋色间,注满乡愁的微光。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

秋,是李商隐文中的惆怅;是马志远心中的乡愁;是李煜词中的怆痛;是李清照眼中的思念;是诗人们字里行间凄美的哀怨与执念。

【篇二:我最喜欢的一首诗】

诗,是古代文化的旗帜,;诗,是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诗,在中国文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我最喜欢的一首诗,就是李商隐的《无题》。

《无题》这首诗表达了男女之间刻苦铭心的相思之情。其中“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尤其成名。那时,李商隐正值壮年。他进京赶考考取功名。由于他才华出众,考上了状元。被皇帝接见,从此又开启了崭新的人生。当时京都有一个有钱人家看中了李商隐的才华,要把女儿嫁给他。那家人家的女孩长得肤白貌美,李商隐也长得十分俊俏,两人一见钟情,两情相悦。李商隐不仅考取了功名,又抱的美人归,真是人生得意之时!可是,就在这时,李商隐因为种种原因,被迫贬官。新婚燕尔的两人只能被迫分离。就在李商隐贬官期间,妻子因过度思念而得了不治之症,去世了。当李商隐回来时,他早已见不到妻子,非常伤心,难过。这首诗就是思念妻子而写。后人常用“春草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比作无私奉献的老师。

记得有一次,上作文课,我发现郝老师讲课时的声音不对劲,很沙哑。郝老师经常咳嗽,偶尔含几颗润喉糖。我想,郝老师一定是感冒了,郝老师咳嗽这么严重,还带病给我们上课,我突然想起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句诗,说的就是郝老师。

古往今来,有很多优秀的古诗,熠熠生辉。让我们一起去诗海拾贝,去细细品味吧!

【篇三:留得枯荷听雨声】

我最喜欢的一句诗是李商隐的“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诗人思念着远方的朋友,没有留意天上下起了淅沥的小雨。雨点洒落在枯荷上,发出一阵错落有致的声响,别有一种美的情趣。赞美“莲叶何田田”的诗句很多,欣赏枯荷的诗人却很少,从这一点上看,作者的眼光很独特。

我喜欢这句诗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它让我过了一把当老师的老师瘾。

初冬的一个周末,天上下着小雨,我和妈妈去探望外婆。外婆门前的一口池塘吸引了我的目光。原来满池的荷花早已凋零,一张张枯黄的荷叶仍然坚强地面对冷风寒雨。雨点打在它们身上,发出“滴答”“噗噗”的声音,我不由自主地感叹:“这真是‘留得枯荷听雨声’啊!”妈妈疑惑地问:“我只听过‘留得残荷听雨声’,你好像记错了。”妈妈是语文老师,都不知道这个,这下又可以当一回小老师了。我心中暗暗得意,一本正经地说:“林黛玉就是像您这么说的。她最不喜欢李商隐的诗,所以即使引用也要改一下。《红楼梦》为什么这么写呢?因为这个细微之处可以表现林黛玉的孤傲,曹雪芹实在是高明啊!”

妈妈感慨地说:“哇,还有这个故事,闺女真是博览群书!你把这首诗背给我听听好吗?”这还不简单,我张口即来:“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诗和暮色笼罩着我们,令人陶醉。

【篇四:别样的诗词邂逅】

古诗古词,是中华两千年来艺术的瑰宝,两千年来多少的太平盛世,又多少的兵荒马乱,动荡的时候造就了或浪漫或热血或洒脱的诗人与壮美的诗篇,世世代代的炎黄子孙口口相传,让其像汩汩的山泉,不断且清冽,甘美。

语言艺术的最高境界便是用最少的篇幅传达最丰富的情感与心境,而古诗词完美地印证了这一点。短短几十字,却可以描绘出峨峨的巍山,涛涛的巨浪,昏庸的暴君,绝世的美人,源远流长,沁人心脾。

每诵出一句诗,就仿佛可以目见诗人写作时的笔笔刚劲,每字每句都亦是接受了岁月与时光的冲刷,历经了革命的考验的千古绝言。

李白是最浪漫的。他望着皎皎的孤月,独自乘舟发向三峡时,望见一辈子再也回不去的峨嵋山,内心的思念无处可寄,离家越远,对故人的思念也就愈发强烈,而心中外出闯荡的憧憬与之交汇,碰撞,令他彻夜难眠,辗转之中,点起一盏孤灯,书下了心中无处可发的无限怅惘,谁又知道呢?他书毕时是否落下无奈的泪?那也是他浪漫的天性使然吧。

同样饱受思念折磨之苦的,还有滞留于巴蜀南蛮之地的李商隐,李白念友人,他却念着在远远京城长安遥不可及的亲人,那痛苦定是前者的几倍了。但他没有溢于言表,家书中只用了一个“未有期”写出了内心的凄苦,复用“巴山夜雨”四字,巴望着未来团聚的美好日子,想象着在窗边剪烛深聊,聊的内容是今日写家书的巴山夜雨,寥寥二十八字,虚实相生,思君不见的悲凉跃然纸上。

李商隐绝妙的想象是令人拍案叫好了,却不敌刘禹锡反常的豪迈。“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就算被贬,刘禹锡也丝毫没有悲哀,意气风发,悠然自得,不多情地伤春悲秋,大笔一挥,掩去了遇秋必怅的不成文定式,不落言筌,把壮阔的诗情引向碧霄,诵诗诵到这里,你就不得不大赞一句“好一个不落言筌,好一个豪迈的反弹琵琶!”刘禹锡这一曲反弹琵琶,弹出了君主乱政下民众愈挫愈勇的雄壮。

古诗古词的瑰奇与清丽远不止李白忘我的浪漫,李商隐无限的悲愁,刘禹锡豪迈的雄壮,这只是中华文化冰山一角的奇丽,还有苏轼的豪放与李清照的婉约,鲜明的对比中亦有风格迥异的可爱,陆游与谭嗣同同样热烈的报国之壮志凌云,杜甫与李益忧国忧民的泪眼……,这是与诗人的邂逅,亦是与时代的一种不期而遇。

感恩古人在我血脉中埋下与中国古文化热情的共鸣,它让我从短小精悍的字里行间中领略到文化对我灵魂的撼动与感染。我为能遇见它而自豪,而因此欢欣地感恩我生活的美好时代。

【篇五:静静地】

悠悠的蝉声梦魂蝉——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薄宦梗犹泛,故园无已平。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在这个雨后的黄昏,独坐在自家的阳台上,静静地望着外面。那一棵高大的树木似雨后清新的面容进入到我的视线,我突然想起了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这首诗:蝉。我仿佛看到了落魄的幕僚在一个炎热的夏夜听着树梢上的知了无休止的鸣叫声,心思重重,恨自己的无能,恨官场的黑暗,恨自己有家不能回。蝉这个小小的昆虫,在我的记忆里已经储存了那么多年,如今在异乡的夏夜,竟以一棵树的引导勾起我童年的记忆。蝉最初出现在我意识里的时候,我也就是四五岁。那个夏季,父亲经常在夜晚拿着手电出去转,我问母亲,父亲是去干什么了,母亲笑着告诉我,父亲是去给我找好吃的。于是夏季在老家的院子里,我就静静的坐在母亲的怀里。母亲给我讲些古老的故事,等着外出的父亲回来。

也许是年幼的单纯,或是对清贫生活的厌倦,那时小小的我对饮食的渴望尤其强烈。每日里稀汤寡水得吃多了,能吃上点肉就是最奢侈的希望。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蝉才开始进入我的记忆,并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

蝉是同翅目昆虫,幼虫从卵枝上,等到秋风把它吹落到地面上,然后在寻找柔软的土壤往下钻,一直钻到树根边,吸食树根枝叶过日子,在经受三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幼虫到成虫的转换过程,才发育成熟。在夏季的某一时刻,尤其是晚上,当人们都进入睡梦中,他们都悄悄地爬出地面,爬到树杆,经外面的风一吹,蚕蛹的背上就会出现一条黑色的裂痕,这样脱皮的过程就开始了。

自古以来,人们对蝉最感兴趣的莫过于它的鸣声;古代诗人写出那么多咏蝉的诗词来抒发自己的高洁的情怀,蝉从炎热的夏天到萧瑟的秋天一直不知疲倦地哼唱着,不需要任何的伴奏,去能唱出一曲又一曲的蝉歌。不光伟大自然增加了浓厚的情趣,也给人带来了精神的愉悦。

而我们全家却喜欢坐在院子中,听着树上的蝉歌唱着。蝉的叫声是那么的顽固,单调的唧…唧…唧地叫着。

我们在静静地听着蝉的歌唱,使郁闷的心情变为开心,是开心的变得更开心,更幸福。

【篇六:夕阳红】

有人爱那壮丽无比的朝阳,有人爱那如熊熊烈火般的烈日,而我却爱那金色的通红而又柔和的夕阳,正如李商隐所说的“夕阳无限好”啊!

傍晚,我坐在书桌前倚窗外望。只见那热辣辣的太阳“一反常态”地收敛了它那刺眼耀眼的光芒,把它的柔和之光洒向大地,给大地上的一草一木,一屋一物穿上了一件巨大的金丝编织而成的软袍。远处山上的烟雾也仿佛给太阳穿上一件轻纱,显出一种蒙胧的美。

很快,眼前的太阳向下溜了一大截,仅仅过了5分钟,太阳公公仿佛喝醉了酒似的,脸色越变越红,像熟透的大柿子,走路也像走下楼梯似的“越变越矮”。你看!他身上的衣服——云,也被他那蛋黄般的脸映红了,再慢慢一点儿一点儿地变紫。这时你再看周围的树啊,房子啊,小花园啊,身上的那件金丝软袍变得更加金黄了。黑暗之神在不知不觉中出现了,太阳也接近地平线了,这时,它仿佛又有了精神,竞奋力一跃,跳下了地平线,天地间顿时变得黑暗一片。

我知道太阳虽然暂时离开了地球这一边的我们,但它却给地球另一边的人们带来黎明的晨曦。

美丽的夕阳走了,一天也将要结束了,我又想起了李商隐的诗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我要抓紧时间赶快完成今天的作业才行。

【篇七:情寄何处】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绵绵无尽的思念,让李清照也束手无策,直叹:“无计可消除”,从古至今,相思一直都是文人墨客争相抒发的情感,真情能动人,所以它能穿越时空,打动千年后的我们,相思绵绵无尽,那么古人把这无尽的相思之情寄向何处呢?

还记得,那个望月怀远的张九龄吗?他望向天空的明月,怎么也掩盖不住心中深深的相思之情。与常人不同的是,他一改相思的悲痛,转向乐观,写出了令无数人动容的名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虽你我不在一起,却能同时欣赏这一时刻的明月,这一句诗令多少游子找到了心灵上慰藉!你可以说是作者自我安慰,但这不失为一个聪明的方法,他将相思之情寄予了明月,希望明月能传递他的相思之情,他为情感寻找了一个寄托。

无独有偶,思妇在思念在远方的游子时,心中的思念与痛苦更是无人倾诉,相思之情便更加浓烈,于是她“涉江采芙蓉”,泛着小舟在江面上采摘荷花,“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原来思妇采莲蓉是为了送给在远方的游子,在游子远行的日子里,思妇便是这样安慰着自己的心,将相思之情寄托在一朵朵芙蓉花上,而那些芙蓉花因被赋予了思念,意义就变得不再那么简单。

古人很聪明,会将自己的相思之情寄托给事物,来宽慰自己。不过他们只会这样吗?李商隐就不是。

雨夜,往往能引发人们深思,唤起人心底的感情,李商隐就在这样的一个雨夜之中,陷入了相思之中。“君问归期未有期”这种思念没有期限,更增添了作者心中的愁绪,在这种无边无尽的思念中,李商隐缓缓道出:“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什么时候能与你同坐一起,谈论巴山的那一场夜雨呢?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未来同家人坐在一起总是美好的,而现在却分隔两地,忍受思念却是痛苦的。李商隐思念寄予了那美好的未来,让他在艰苦的日子里有了为生活奋斗的勇气与信心,就像船找到了指示灯塔,人找到了生活的目标。

美好的未来会给人勇气,美好的回忆也会,每逢佳节,不在家人身边心中总会少了一点什么,而对故乡的思念就愈发浓烈,诗人王维在重阳佳节上感叹“每逢佳节倍思亲”,在以往重阳佳节,自己总是与兄弟相伴登高,而现在这种情景已不复存在,想到远方的兄弟也一定在思念着自己,他把思念寄托给了过去美好的回忆,让自己相信自己所思念的人也在思念着自己,不仅宽慰了自己的心,更使情感得到了寄托。

在通讯不发达的古代,古人的相思之情高于我们千信万信。所以,诗人所流露出感情才能打动千千万万的人,他们将自己的相思寄予景物,寄予未来,寄予美好,一切事物因为有了他们的情感而变得有诗意,当自己有相思之情时,不妨学学古人,为自己的情感找一个寄托。

【篇八:流溢在笔尖上的幸福】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每当读到李商隐的《夜雨寄北》时,总会发生无限感慨。诗人与妻子之间的绵绵情谊,通过李商隐的笔尖流溢出来。这种相互思念的幸福,总让我动容。

当今社会,笔尖上的幸福消失得无影无踪。超快速的通信方式,虽然能让我们在数秒之间互通有无,但同时也扼杀了那种铭刻在信笺中的深情厚谊。

如果没有汉字书信文化,那“岭外音书绝”便是家常便饭。我们会因为“寻寻觅觅”而倍感“冷冷清清”了。一千五百年前,一处静静的院落:一位身材清瘦、容颜憔悴的女子独自面对着院心小池中的残荷,心思却神游到千山万水之外的京城了。那是他夫君义无反顾前往的地方。可她呢?只有守候与等待,花开花落,雁去雁归,今年复明年地望君归来。神游到这里,一行清泪滑落,忍不住摊开洁白的信笺,写下早已刻在心头的委屈: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眉头。几句情真意切的话,便抒发了内心无限的愁思。她的笔尖,书写出了那绵绵的情意。

中国汉字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但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书信文化已被网络搜狗拼音、掌上电脑、手机等科技产品侵蚀,于是,它离我们越来越远,以致于许多常见的汉字在科技能人的手下变得生疏,错别字俯拾皆是的文章也已司空见惯。

刚劲遒长的汉字,象征着中国人顶天立地的形象。近来,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节目以一种新鲜的气息吸引了国人的眼球。它以非常简单、纯朴的方式使参与者在汉字游戏中学习汉字知识,领略汉字文化之美。这种文化兼文艺的节目在潜移默化中将我们带到了艺术的殿堂,引领着绝大部分人对汉字艺术的重新认知和欣赏。用笔书写汉字,进而汇成佳句、组成文章,抒发内心情感,提升精神境界,这便是笔尖上流溢着的幸福。

传统方式的交流,有传统之美。为了增强中华文化汉字的生命力,我们更要提高笔尖上话语的厚度与力量,这样才能留住那笔尖上的幸福!

【篇九:山色有无中】

王维有诗云:“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起初并没有被惊艳到,但是反复咀嚼后,却深感言有尽而意无穷。

一条江,自上游奔涌而下。当它流经你身旁,只一秒,就带来源头森林里的泥土的味道,

只一秒,又流向远方——远到江水褪了色,远到去往天地之外。而周围静默伫立的山,又是什么颜色的呢?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存在,因为它的颜色仿佛一直随着光线变化。很幸运,王维跳出了这个没有特定答案的问题,他认为:山色最美的地方在于有与没有之间。

让我们推而广之:这世间万物最美的特质或许也在于“有”与“没有”之间。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这是李白所讲的生命状态。“醒”是理性,清醒的时候对生命有理性的了解,认识到要有人世间的应酬;“醉”是感性,醉后就会想要有与自己独处的机会。在李白的一生中,他清“醒”地认识到官场中许多不由人的无奈,但他的心却始终向往阳光。他陶“醉”于美好的自然风光,也陶“醉”于自己乘风破浪的理想。李白总是于半醉半醒之间,写出自己真实而独特的想法,这或许就是我们会如此喜欢他的原因了。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瑟瑟的秋风吹着,吹得万木凋零,江水急剧翻腾,孤鸟在空中久久盘旋,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猿的哀鸣。你会发现,杜甫这句诗里几乎没有一丝人气,他仿佛是天,又好像是地,客观地向我们陈述天地之间发生着什么。可是为什么杜甫的诗总是能让我们感动?或许就是因为他从未想刻意的渲染自己的情绪,才让我们感受到他发乎于心、若隐若现的感情吧!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你问我何时能归,但生命好像一场流浪,我无法给出确定的时间。察觉到你的难过与失望,我却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唠一唠外面的秋雨使得水池中的水越涨越深。既然现在无法相见,那就寄希望于以后吧。这其实是李商隐式的缠绵,他不直接将答案讲出来,却常常呈现生命的两难状态,他用诗告诉我们:“任何一种深情到了后来,都是缠绕的状态,在知道与不知道之间,在了解与懵懂之间。”正因如此,李商隐的诗极具美学价值,让人喜爱到无暇去批评他“无题”的懒散。

李白的诗美在醉和醒之间的进退皆宜,杜甫的诗美在情感的若隐若现,李商隐的诗美在说清与道不明之间的暧昧,这或许便是文学的有趣之处——不一定非要把许多事情说清楚,讲得太清楚了就是论文,不再是文学领域内的事了。

山色有无中,说的不仅是山,更是人生。恰如许多事情听过就好,不必时时放在心头,难道要日后再从中深究他人的对与错吗?恰如有时不必将结果看的太重,因为你往往会发现,最美的不是功成名就后的春风得意,而是那漫长的披荆斩棘之路,是那时怀揣着无限希望与可能的心。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中国古代的诗数量有尽,但意境是无限的,偶尔我们翻开页页诗卷,总会受益匪浅!

【篇十:追逐】

追逐,只因他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追逐,只因他夜里织就幻华繁花;追逐,只因她帘卷执扇就妖冶天涯;追逐,只因他忍去浮名浅斟低唱。

重拾古典诗词,追逐繁星,纵使千年已逝,才子们依然以月光为樽,盛满杯杯佳酿。

为什么追随?偶像,比喻心目中具有某种神秘力量的象征物,作为偶像不仅有外涵,更要有内涵,明星,本是娱乐消遣的工具,以营利为目的的职业。从古至今,多少文人骚客,无不风流倜傥,气宇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这些人可称之为偶像。可笑的是,当今已无人说出自己的偶像是某位才子或佳人。不禁问问自己,你有多久没有认真吟完过一首诗了?你有多久没有斟过一壶酒了?你早已迷失在忙碌不堪的生活里,追随那些有颜值,有技艺的“偶像”或疯狂或理智。

时间如落花般散去,然而在红消香断后,经典永存,供后世轻诵。在一夜成名,光陆怪影的娱乐圈,没有谁会永存,而谪仙李白,如梦李清照,白衣卿相柳永,无题李商隐,他们在氤氲香气中升腾出一个个永不幻灭的形象。

如果你迷恋明星的朦胧感,何不将商隐低回吟唱。在他的诗里,我们被浅浅的爱重重砸伤。新旧《唐书》本传上记载,李商隐与太原温庭筠,南郡段成式齐名,时号“三十六体”,他们都擅长于写情诗,但集大成者仍是李商隐。他的爱造就了他的诗,柳枝与他,宋华阳与他,明明爱得真切,却也纳闷无能为力,雾里繁花的音调,真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他到底是在叹仕途得不顺,还是与柳枝的错过,或是对宋华阳的思念?这般朦胧,这般清晰,有种人生,千年过后亦无题。

如果你爱恋明星的绝色,何不将易安轻嗅,那是千年不变的绝色,她在闺中将婉约登峰造极。早前,荷塘酣态,点足嗅梅,自比黄花,无不显示出她的萌态,甜嗔。后期,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载不动的愁,重重叠叠的韵。她用一生的爱与沉浮,化缕缕诗词。

如果你爱恋明星的脱俗,何不将彩云中的谪仙细看。

如果你爱恋明星的繁荣,何不与烟花巷陌风花雪月的柳永一同沉沦。

追遍漫天繁星,与时间一同追忆。追星——追逐繁星。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