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相关作文

【篇一:人燕情深】

春天到了,微风轻轻拂过树梢。柳树渐渐冒出了小芽,桃花也露出它那粉色的小脸庞,这一切看起来都好极了!就在这时,晓燕听到了“啪”的一声。她转身一看,是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燕子。晓燕刚想把这只小燕子捡起来,“呼”……

一只大花猫突然从一旁的树丛中窜了出来,一下子站在了离小燕子不远的地方。晓燕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晓燕害怕极了,急忙从旁边拿出一根木棍,指着大花猫说:“你想干嘛?你,你不许吃小燕子!你离小燕子远点!”可大花猫就是不听,它用犀利的目光注视着晓燕,好像在说“今天我非要吃掉它不可,你不可能阻止我。”只见那只大花猫目光凶狠,后背渐渐拱起,它凶相毕露,嘴里时不时地发出“喵呜,喵呜”的声音。晓燕忍无可忍了,大叫一声,接着就把脚边的石头踢到了大花猫的身边,第一次由于太紧张,踢轻了,大花猫根本没有被吓到。第二次,晓燕冷静下来,换了用手扔,一次就砸到了,大花猫像受了重伤一样,“喵呜,喵呜”的声音渐渐消失了,撒腿就跑,转眼就跑没影了。

晓燕看着大花猫跑走了,松了一口气,抱起了小燕子。看了又看,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大问题后就把小燕子轻轻放回了燕巢。

回到温暖又安全的巢穴,小燕子叽叽喳喳唱起了歌,好像是唱给晓燕听的,感谢她帮助自己脱离了危险。晓燕也对小燕子露出了暖暖的笑容。人和燕之间就是有这种亲情。

【篇二:不虚此行】

闻到秋光,沐浴蝉鸣,你在走廊的那里,而我在这里。

——题记

刚入初秋,带有西瓜味的暑气还未消散。窗外有几棵高大的翠松,苍劲的虬枝如殷殷伸出的手臂过渡了高涨的艳阳,只在楼前的地上留下微妙变化的光圈。

窗外的麻雀在枝头上多嘴,手中的铅笔在纸上来来回回。一根根水笔如同一位绝世舞者在同学们的指尖转着圈。随着几位舞者的落幕,一沓沓答题卡从窗边接踵而至。整栋教学楼沸腾了起来,几位班委纷纷起身,手中无意间多了几张试卷。

我轻颤地抖开试卷,心渐渐被平复下来。忽地,语文课代表向我丢来了试卷,我慌忙地接住。那一圈、一横、一竖织成了张火红的蛛网,抹红了原先的白纸黑字。那接近两位数的分数犹如千斤顶,砸进了我心中的那片海。

是史无前例的沮丧,我的手心已被捏出了汗。一句“语文老师有请”打断了我的思绪,携带着卷子。平日里那短短的走廊,今日却走出了前所未有的漫长。

额上的汗丝早已密集成珠,顺流而下。轻轻转动把手,推门而进。语文老师用她那深邃的目光示意我走到她身旁。只见她用那饱经沧桑的双手接过试卷,一言不发。蓝笔在纸上慈祥地摩擦,连点成线,连线成面,她画出许多条蓝线,终于打破了那洋溢在空气中的沉寂:“失分点都帮你划出了,得分点都在试卷上,能看得出来,阅读练习得不够,名著也不怎么背诵,作文平淡如白水。”她顿了顿,往我手中默默地塞了张餐巾纸说道:“别紧张,做阅读题时可以尝试着圈点勾画,平日要多积累好词好句。一次失常不重要,我相信你下次能再考出好成绩。”

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那些蓝线,在老师和蔼而又可亲切的目光中我恍惚地走出办公室。夕阳恣睢地打在我身上,老师的话语如沐春风回荡在我耳边。

感谢您,老师。您的淳淳教诲,让我不虚此行。是您,让我重鼓勇气,乘风破浪。

感谢——有您。(微信公众号:涵城语文)

【篇三:麦秆画,我为你骄傲】

我们濮阳有着许许多多靓丽的名片,如:杂技、壮馍、“中华第一龙”……都是我们濮阳人的骄傲。在其中,栩栩如生、古生古色的麦秆画兴许是最独特、最艳丽的一道光景了。

久闻古城路的壮观,一日特地访众画,领其光彩,领其光彩。我跨进一家麦秆画专卖店,顿时,琳琅满目的麦秆画射入了我的视线,我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眼前的一切马上生动起来。麦秆画里的鸟儿、人物、树木仿佛从画框内跳了出来,鸟儿站在枝头上对我鸣叫,似乎在于我问好;美丽动人的姑娘们扭着婀娜的身姿,带着甜蜜的微笑,甩着长长的秀发,挥动着纤细的双腿、双臂、跳着优美的舞蹈,向我表示友好。她们的美丽真可是国色天香。以诗为证:

闺心坚似石,兰性喜如春。

娇脸红霞称,朱唇绛脂匀。

峨眉横月小,蝉鬓迭云新。

若到花间立,游蜂错认真。

风儿拂过我的脸颊,我在他的带领下,一一浏览着惟妙惟俏的麦秆画。在众杰作之中,我的目光渐渐移开,转移到了它的身上。

那是一个放在角落的一幅麦秆画——《喜上眉梢》画上有一颗梅树,枝头有一只喜鹊,可爱无比。只见他低着头,目光一直注视着之下的那一朵诺大的梅花。他的嘴张开着,屁股尾翘,身后拖着一个长尾,瓜子小巧玲珑,锁在上方。

我知道制作一个麦秆画工艺复杂,使我励志学习,一词创造出与其同美的成就。

【篇四:最美的风景】

当黎明冲破黑暗,世间最美的风景悄然而至。

每到黄昏,一双老夫妻就会来到公园里,他们看上去七十多岁了,而其中的老奶奶却扮得花枝招展,洋气的蓬蓬裙,闪亮的项链,乌黑亮丽的烫发,这个模样在人群中虽显得有些突兀,可是,他们并不在意。那天好像是老奶奶的生日,当我路过他们,他们正坐在长椅上,我清楚的听到老爷爷用苍老而又宠溺的声音对老伴说:“今天日子特殊,你看咱是买口红还是吃西餐……”二人互相依偎着,两个可爱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氤氲的花香浸染了他们,在黄昏的映照下,这对不顾尘世目光的老夫妻大概活出了爱情最美的模样,构成了一道最美的风景。

在嘈杂的集市上,一个卖菜的阿姨已经干这行有些日子了,每次,她都带着一个孩子,这孩子看上去一两岁,可大家都知道,她没有老公,也没有婚史,凭空多了一个孩子,众人难免议论。她对客人并不友善,“整天买你菜,这两毛钱你别要了。”“那可不行,小本买卖都有成本的。”这时人家就会对她和她身边的孩子投来鄙夷的目光,她便视若无睹的继续吆喝:“卖菜咯卖菜咯,黄瓜白菜便宜卖……”后来,我在无意中得知,这个孩子原来是个弃婴,她在路旁捡到的,送过派出所,但生身父母无影无踪,只能送入孤儿院,她认为,遇见即是缘分,决定收养他。当我再路过菜市场,只见女人抱着孩子,满是幸福的逗孩子玩,她笑他也笑,集市来来往往,在这个“乱差”的环境中,她那质朴的脸庞,真诚的善心,带给我暖意,她抱着孩子卖菜的样子,美极了,是匆忙社会中一道最美的风景。

两个孩子手牵着手走在我的前面,公主裙伴着牛仔T恤,可爱极了。我忍不住摸了他们的头,两人回过头,男孩撅着嘴巴:“不许摸我女朋友的头!”然后同时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女孩说:“牵手会不会怀孕呀?”男孩傻呆呆的想了想,用稚嫩的语调说:“没关系,那我们仨一起上幼儿园。”女孩开心地笑了。这是我听过最负责任的话,虽然稚嫩有趣,但这种纯真到了一尘不染的承诺又是几个人能做来的?风撩拨着女孩的秀发,在叽叽喳喳的鸟鸣中,渐行渐远,但是两只小手却始终紧紧相连,最美的风景原来这么简单……

对生活留一份真心,最美的风景怎会离你远去?

【篇五:月光下的笑】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朦胧的月光下,白日时初看的绿色已然隐匿,余下的不过一抹残白罢了。带着一丝倦意,我伴着月光走在这黑白相间中,猛然间却闪过“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的欣喜——昏暗之中,一张折皱的脸,映在之上的是如火般的笑容,仿佛一盏灯,照亮了这残白的黑夜……

在我就读的学校里,他是最常见的一位。一身破旧的灰色外套,顶着一个小毡帽,短促而有力的胡须和那咧开的嘴,昏花却又炯炯有神的双眼无不体现他生活的热情。

然而很少人真正知道他,这位全校最年长也是最辛苦的人。我怀着尊敬的称他为:林爷爷。

我并不是同时知道他的人和名字的,当我知道他名字时,是在已与他相识已久的那个晚上。

不错,在这个深秋的夜晚,学校却因举办金秋晚会而沸腾。台上校长滔滔不绝的讲着,同学们也不甘视弱的各种吐槽,台上台下都热闹非常。我是少数几个不参与吐槽而认真听讲的人。眼看节目即将表演完毕,我不耐烦的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校长出口的话吸引我转过了头:“接下来,有请我们尊敬的林爷爷登场!他是我们学校的清洁工,我们学校的整洁都归功于他。让我们热烈的鼓掌!”看着台上那熟悉的身影,我想着:原来他叫林爷爷啊……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我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和熙的阳光使我有了一丝倦意,不知不觉中我的目光已从老师身上移开,看着身旁的窗外的景色,一个寸草不生的二层楼高的土坡,以及流淌着浮满垃圾的油黑色的河流。然而最奇异的是在这种环境下茁壮成长的一片绿荫。在土坡的最右端一片枝干嶙峋上却长出了茂密的荫蔽,下面趴着刚睡的白猫,上方三五成群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唱着。我暗道一声:好恶心。我的目光从垃圾上移走,当我再移到小溪时,不知是否因为眼花,垃圾却已是一丝不剩。我擦了擦眼,注意到了一个人。背着一个垃圾袋,头上顶一个早已过时的毡帽,身上穿着破旧的布衣。乍一看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清洁工,然而他那娴熟的动作,以及一举一动中饱含着的热情与活力是我从未从其他人身上见过的。然而最令我惊异的是他转过身时流露出的阳光般的笑容。一张好像卷起的白纸展开的褶皱的脸上。

不知为何,自那以后,我常看见他和他那令人为之感染的热情,阳光般的笑容。由于不知道他的名字,每当遇见他时,我都会挥挥手,然而令我惊讶的是,他也会回礼于我,即点点头,咧开嘴,然后说上一声你好。但我对他的了解也不过止于“一个热情的清洁工“罢。对此,我曾大胆的询问老师,而回答是:他是这个学校最年长的人,据说已经待了数十年了,不论是老师还是校长都委尊敬他,毕竟是他一个人使学校这么多年保持整洁。”

回到教室,我带着一丝期待,看向那眼前的黄色土坡上,还是那个身影,还是那片荫蔽,尽管两者一灰一绿,没有任何联系,却又有着莫名的相似。我瞪大了眼睛,注视着那一身破旧的布衣下,闪烁着的耀眼的光芒。他似乎觉察到这目光了,便转过身来,举起了右手和手上的垃圾袋,用力的挥了挥手,在垃圾袋摆动的缝隙间,再次督见那月光下的笑。

思绪回到晚会,台上已空无一人,灯光也暗淡下来。皎洁的月光下,只是一个面带笑容的身影,弯着那伛偻的身躯,打扫着会场留下的一抹残白……

【篇六:温暖的目光】

目光所及,那一瞬间,温暖在酝酿。

极不情愿地走进教室,面对的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学,陌生的他。十几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我,丝毫不掩饰他们的好奇心。

从余光中知道,他望着我,我低下头,没敢抬起。月光洒了一地,铺掩在我的背上。

他很好,讲起课来生动有趣,气氛活跃。使我不禁抬起头来,认真听讲。他也就在不经意的那一刹那,望向这边。四目相对,我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他的目光早已飘走,只剩下满含笑意的神情留在我的脑中。

记得小时候,两双眼的对视,是令我尴尬之时。无论任何人,眼神的交汇,我会感到不安、紧张,甚至手足无措。有时还会日生愁绪,活在胆怯与严寒之中。我不喜欢对视,甚至害怕对视,是从孩提时代就开始的。

当我回味他的目光,却听见他和颜悦色地说道:“接下来这道题,有哪些同学会?”说完,笑着扫视了一周,洋溢着温暖与鼓励。我像是大梦初醒一般缓过神来,我原来望向黑板的目光迅速收回,像是在躲避什么。我的目光死死地盯住本子,自己也觉得很傻,题在黑板上,看什么本子!目光悄悄的往上移,静静的、淡淡的,不留一丝痕迹。

然而,事与愿违。抬头的一刹那,他的目光轻轻一瞥,不偏不倚地落在我身上。我的心咯噔一下:“完了,老师要叫我了!”我的心怦怦直跳,能感到心脏在体内跳跃。果不其然,他叫到了我。我窘得不知所措,本来就毫无头绪,现在更是张口结舌,大脑一片迷糊。偏偏望向他,他仍旧望着我,炯炯目光中,满含着期待与鼓励,映入我胆怯的内心。含笑注视着我,目光中洋溢着些许的温暖,轻轻探进我的内心,融入血液之中。暖流浸润了我的心灵,滋润了我枯萎的土地。

他发现了我的窘态,轻巧一点,给了一个提示。我却只是呆呆地望着他的演讲,他含笑注视,目光温和,眉眼弯弯,氤氲着温暖的气息,令我波潮起伏的心平静了下来。他的目光洋溢着温暖与期盼,夹杂着鼓励,如一泓清泉,缓缓地流入我的心房,我顿时恍然大悟,对答如流。

月色如水,听流年宛转,看月华恬淡,洒下一地的光辉,照亮了我的心房。

只听他朗声到“很好!”

他微笑着,眼神中盈满真诚与温暖,散发着淡淡的暖意,经受月华的渲染,他的目光更加明亮。目光中的暖流,细细流淌,萦绕在我心间。抚平了我青春的伤口,如同皎洁的月光,照亮了我枯槁的土地。

我永远忘不了他的目光,永远忘不了他目光中的温暖,汇成了河,冲散了心中的阴霾,温暖了我的心房。

他的目光依然那么温暖………

下课后,他轻声说:“你很好。”这是我第一次大胆迎接他的目光。他的目光很温暖、很明亮。我在他的目光中,看见了我,看见了最真实的自我。那一瞬间,温暖抚慰了整个心灵。

月,洒下银光,碎得满地都是,照亮了我昏暗的心灵。仍旧是月色朦胧的街头,却驱散了心中的黑暗,温暖着心头。

在月光之中,他的目光那么温暖。其它事物,早已是过眼烟云罢,唯独他温暖的目光,在我心中永不泯灭。漫漫人生路,他的目光,会一直温暖着我。

【篇七:争吵过后】

那一天,我和奶奶开始了冷战,原因是因为我说话声音高了。

外面天空中躺着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屋里坐着一个心情不错的女孩儿。没错,那个女孩儿就是我。

当时,我正在房子里做着那一大堆如同平常吃饭、睡觉等那些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双休作业。本来写的还很好,并没有感到焦躁,不耐烦,没耐心,可是因为奶奶的到来而彻底变了样儿。

正当我写的起劲时,奶奶走了进来,并把我刚晾干的衣服也带了进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我:“作业写完了没有。”

“没呢!”

“还有多少?”

“嗯,还多着呢!”

“先别写了,去吃饭吧。”奶奶用一脸慈祥溺爱的目光望着我。

“行,等一下。”我边快笔疾书,边回答奶奶的问题。

“什么?”奶奶又问了我一遍。我又回答了一下奶奶的问题,可是我回答了两三遍奶奶终究是没有听到。我又用比原来高点的声音回答了一下奶奶的问题,语气中又带点不耐烦。

奶奶回了一声:“知道了。”说完便开始收拾我的衣服,嘟嘟囔囔的小声嘀咕着:“都批评我,我每天伺候你们吃,伺候你们穿,你们还都批评我。”

我听了奶奶的埋怨,心里也不高兴,就随口说道:“你们这些老年人真没法说,说话声音低了你说我们不搭理你,说话声音高了你说我们批评你了,那让我们还怎么说话。”

奶奶听了叹了口气,低声的说:“对对。”说完便走出了房门。

奶奶刚出去,我立马跑到门口,把房门狠狠的关住,再把门锁住,便回到书桌前生起了气。可是当我从书包里拿出文本时,我心中的怒火立刻爆发出来(因为看着本子的卷角,还有本子在书包里被压的痕迹,让我更加的烦恼)。

那时的我我就像一个火药桶,只要遇到一点不顺心的事情,就会立刻变得异常烦躁,不是摔东西就是扔东西,制造出来非常大的声音。

奶奶听到了,立马跑到我的房门前推了推门,打不开只好敲着门,询问我怎么了,当我打开了房门,看到了奶奶满头的汗水和关心的目光时,我立马安静了下来。顿时,心里平静了下来,也不那么气愤了,便和气地回答了奶奶的问题。

假如说,心是一把锁,那么奶奶就是打开这把锁的钥匙,能让你的内心在瞬间打开,迎来美丽的曙光……

【篇八:这个假期过得真愉快】

今年寒假,为了避开每年春节走亲戚时的无聊与尴尬,妈妈、哥哥和我来了一场让我期待已久、说走就走的旅行——浙江三日游。

第一站——杭州西湖。人们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今天我还真要看看,这是个什么神奇的地方!刚进景区,映入我眼帘的是一面硕大的“银盘”,一旁的香樟树静静地矗立着,仿佛是一位位严守的士兵。“银盘”上架着一座古色古香的石桥。这大概就是白娘子和许仙相会的断桥了吧!放眼望去,一片西湖似银镜,在微风的轻抚下,显得格外透气、明亮,不一会儿就泛起几朵害羞的“酒窝”,惹人喜爱。我心中暗想:真不愧是“人间天堂”啊!我们沿路走进一家茶馆,来到二楼,品一茗西湖龙井茶,悠悠醇香,伴着阳光的轻柔,俯视西湖的娇美。对面的雷锋塔似乎正照着镜子,以向人们炫耀自己的高大、威猛哩!漫步小路,杭州的老人们结伴而行,听着戏曲,彼此唠唠家常,谈笑风生。一天的美好就从此刻开始。悄悄告诉你哦,我还在G20峰会时,各国领导人的合照地点,也来了次合影呢!真为杭州西湖发出由衷的骄傲!

第二站——乌镇。一进景区,哇!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每个店铺也都是门庭若市,好不热闹!我们走进了东大街,这里的房屋都是由石瓦制成,道路也十分狭窄。尽管“人挤人”,可是,一来到小河边,潺潺流水声,船夫的吆喝,孩童银铃般的笑声,还果真有点“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呢!走进一家染厂坊,只见,院子里架起了高高的木架,纺布随风飘起,仿佛将我带入了那盛行纺织的年代。

最后一天,我们来到了高耸入云的大明山脚下,哥哥和我一听说山顶有滑雪项目,就激动地恨不得立即飞上去呢!我们坐上览车,刚到半山腰,天空中就飘起了鹅毛大雪。我可从未见过如此之大的雪,心中满是欣喜与惊奇。来到山顶,松树上积满了雪,还真有一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姿态呢!等待妈妈缴完费,我们速速穿起滑雪装备,捧起滑板,乘坐扶梯,来到了顶峰。看着几近60度的斜坡,这对我们三人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挑战。经过教练的指导,哥哥与妈妈都先后放弃了。我开始忐忑不安起来,“这么高,何况我又是第一次滑雪,毫无技术可言,我能行吗?”可是,当我看到妈妈对我期待的目光,教练对我的鼓励,别的小伙伴直冲而下的帅气身姿……“没错,我可以的!加油!”说着,我便穿起滑板,拿起手杖,唐老鸭似的走了过去。手臂一用力,好像起飞了一般。雪花飘进了我的嘴里,我从山顶直冲而下。我努力调整姿势,减速,一个完美的侧滑,我到达了终点!太刺激了!一旁摔跤的大人们纷纷向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他们也都为我鼓起了掌!

这次旅行,让我饱览了美丽的杭州风光,开阔了眼见。在旅途中,还学会了一项新技能,再一次锻炼了我的意志!如果有机会,我想再来这里走一走,看一看,再感受一次这样的体验!

这个假期,我过得真愉快!

【篇九:读《目送》有感】

“我渐渐地,渐渐地了解到,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我们的一生,总在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告别:与友人一同吃完饭后的告别,上学时与父母的告别,与已逝的人生命的告别……而每次告别,离去的人总会给留下的人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这也许是永远的告别,也许还会有下一次的告别。

“华安背着一个五颜六色的书包往前走,但他不断地回头;好像穿过一条无边无际的时空长河,他的视线和我凝望的目光隔空相会。”

华安上小学时,龙应台牵着他的手,将他送到维多利亚小学。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母亲独自上学,也是母亲第一次放开他的手让他独自离开。孩子们对新的校园生活充满了期待,盼望着第一声上课铃的响起。

“铃声一响,校园里人影错杂,奔往不同的方向。”他们身后的父母望着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小成一个点。孩子的眼中有对新校园的向往与胆怯,而父母的眼中则充满了不舍。他用一个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华安十六岁时,到美国做交换生一年。龙应台送他到机场,告别时,照例拥抱。但华安已不再是那个可爱的小男孩了,他有些受不了母亲的深情。他走向边检,等候护照检验,母亲站在外面,目光紧着他。但他没有回头,而是留给母亲一个无法触及的背影。这个深沉的背影是他长大的标志,也是短暂别离的结局。

“我每天打一通电话,不管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电放接通,第一句话就是“我……是你的女儿。”

作者龙应台的母亲得了类似老年痴呆症的病,她开始忘掉她的儿女,甚至忘掉她自己。每每回家看望母亲或与母亲通话,总要先介绍自己:“我……是你的女儿。”当龙应台与母亲告别时,母亲总是充满了不舍:“你走了,我也跟你走。”

到潮州看她时,本习惯独睡的龙应台便她陪睡,像带孩子一样用被子裹好她的身体,然后在她身边躺下,等她睡着,再起来工作。但即使是珍惜与母亲在一起的一分一秒,可还是敌不过时间的流逝。早晨阳光透过窗帘泻到地毯上时,分离的时刻也就到来了。

作者龙应台坐在车上,望着阳光下母亲越来越远的背影百感交集。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分离?是否还会有一次?她不知道,母亲那瘦小的背影告诉她,分离的结局便是那充满岁月痕迹的背影。

“他仍旧把背对着你,阳台外强烈的阳光射进来,使他的头发一圈亮,身影却是一片黑,像轮廓剪影。他始终弯着身子在浇花。”

龙应台八十多岁的父亲动不动就说要开车到台北看她,她很害怕,而父亲兴高采烈。想起多年前父亲开车送她去学校,却总是把车停在了学校旁的小巷子中:“这样的破车不配送一个大学教授。”说完,父亲带着几分愧疚离开了,留下了一片被阳光拉地很长很长的背影。想到这里,龙应台的心中有些隐隐的酸痛,时间使一个强壮的父亲变成了步履蹒跚的老人。但父亲最终还是在冰冷的病房里静静地去了。

父亲走的时候,并没有给他穿上寿衣,而是穿上之前为他准备好的远行的衣服。“妈,你看,他穿得暖暖的走。”她搂着母亲的腰,望着父亲干瘪的身驱向那个未知的世界走去。这是她最后一次用望着那熟悉的背影,只是,她再也无法拥抱。

很多人在散了之后便开始终生流浪。远去的背影是别离的结局,也是相聚的开始。在人生的单行道上,我们望着别人的背影渐行渐远。我们身后的他们也望着我们的背影向前返去。但愿我们活在当下,不负今朝。

【篇十:父亲】

周末的午后,越发觉得无聊,难得在家的父亲突然提议去钓龙虾。钓龙虾?有意思!我不由兴起,看着父亲顺着儿时的记忆,挑出了根长且完整的小棍子作钓竿,在末端用细绳系了块生肉,还到厨房里找了个桶。一切准备就绪,就带我去小河沟钓龙虾了。

小河沟离家不远,那里长着一片茂密的芦苇丛。初夏时节,芦苇已经长出长剑一般的叶子,满眼的绿。夏风吹过,芦苇轻轻摇曳,亭亭又婆娑。

父亲教我将诱饵抛入水中,让我开始耐心等待。等了许久却没有收获,我有些不耐,正想放弃时,绳那头却传来了动静。“有了有了!”父亲像个见了新事物的孩子般惊喜道。我一个激灵,感受到那股子“小力量”,忙不迭地提起钓竿。只见绳子下端成功捕获第一只龙虾。

渐入佳境,眼看收获已有小半桶,父亲突然开口道:“我和你叔叔小时候也一直来这里钓龙虾。”陷入回忆的父亲脸上不自觉挂起了微笑,“当时啊我们就用蛤蟆腿呀蚯蚓啊作诱饵,每次都能钓到一大桶,回去以后叫你奶奶烧着吃……”我看向父亲,他目光炯炯,说得神采奕奕,那模样似是穿越了流年回到了当初年少时。透过他的目光,我仿佛能看到——夏日的傍晚,两个充满活力的少年提着满桶收获,意气风发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旁的河沟里,一丛丛婀娜的芦苇迎风摇曳……

可说着说着,父亲却缄默了……

我转回头假装专心地看着钓竿,心中莫名涌出一股酸楚。这几年,父亲经历了那么多人情世故。曾经高大帅气的他,鬓角已依稀可见白霜。纯真的、无忧无虑的年少光阴,早已远离父亲。即使再怀念,那个宁静的夏日也永不再回来。

时光啊,请你善待我的父亲,请你等一等我成长的脚步,好吗?微风吹过,芦苇丛轻轻摇曳。那浅水之中的芦苇,在野地里静默生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