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一作文 幽幽药香
幽幽药香
发布时间: 2019-12-03 08:45
阅读:3

【篇一:幽幽药香】

注水入瓦钵,慢火煎熬,一缕一缕幽幽的药香,浅浅地从缝隙中溢出,悄悄地充盈满屋,沁入肺腑,虽苦尤甜。

家中外祖父,曾是一位钢铁般的军人,上过战场,得过功勋,在我眼中,他就是撑起我一片天的支柱。然而,这个在我眼中一辈子都不会倒下的男人,却在病魔的折磨下,压弯了腰。手术过后的外祖父,瘦如枯木,形如枯槁,近乎让我们一家人心碎。从此以后,家中永远都充满了苦涩的中药味。

那时的我,年幼而无知,虽知外祖父病痛,却不喜欢那满屋子苦极涩极的药味,屏息而灌,五脏和情绪都是黑漆漆的。而每日替外祖父不辞辛苦煎药的母亲,却从未有过半句怨言,只是敛眸凝视那“咕嘟咕嘟”冒泡的瓦钵。

日子久了,这原本苦涩的药味也渐渐不再那么令我厌恶,我似乎也品出了几缕深意,只因那日的侧头一瞥。

依旧只是平淡的一天,晚饭后母亲照常替外祖父煎药。看报之余,我抬头瞥向母亲所在的一隅,却是再也挪不开眼。夏季仍微亮的傍晚时分,霞光依旧绚烂地铺满半边天,阳台角落,母亲跪在地上,双膝着地,平时笔直的脊背稍有弯曲,目光中只有眼前的那个瓦钵,关注着它的一起一伏与温度。暮色微动,一明一暗,像是闪烁的眸光,而那一缕一缕从瓦钵中飘出的幽幽药香,表示母亲那满含孝心的温柔烟波。那目光,灼灼炽烈,映出一颗赤子之心;却又柔情似水,无半点杂念,唯有深沉无言的爱。忽明忽暗的夕阳微光拂照在母亲的脸上,浅浅勾勒出她温柔的笑颜,那个画面,刻骨铭心。

鼻息间,原本我不大喜欢的药味竟幽幽淡淡地沁出一丝耐人寻味的香气,原先的苦涩,似乎随着母亲浅浅的笑意隐在了徐徐霞光中,散在了幽幽药香里,内心也不禁泛起波澜。

母亲的孝是家中之最,有时是深切的关怀,有时是洗碗拖地,有时只是生活中一个弯腰拿起拖鞋的动作。她宁愿自己辛苦一点,劳累一些,也不希望家中长辈再有辛劳。外祖父手术前后,母亲也是最为劳碌的一个。以后长时间的中药调理,母亲也是不假于他人之手,亲力亲为。看着外祖父的身体渐渐康复,母亲隐着倦意的脸上,终于展开舒心的笑颜。

母亲煎的幽幽药香,实际上并不是一剂苦药,而是一种以爱铸成的药汤,这种“独家汤药”,恒远是世间的一剂良方。

【篇二:忆药香】

家中大扫除,无意中翻出一个小药罐。见此,我不禁有些惊喜,凑上去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药香把我的思绪带回了过去……

爸爸的胃一向不好,求医问药了许久也不见成效,只能靠膳食调养。某日,妈妈得了一个药方,据说对胃病有着挺好的疗效,只是方子麻烦,熬药也要用文火熬上好几个小时。那时,我家常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药香混着向上飘散的水蒸气飘得很远,很远……

一日,放学回家,一进门我就把书包一丢,急冲冲地跑到厨房里找吃的。“妈,我饿—”,声音突然停止了,一股掺杂着当归、枸杞的味道突然钻进了我的鼻子,苦涩的感觉瞬间刺激着我的感觉细胞,与此同时我也看见了我妈熬药时的模样。不过是一罐药,她却像是看着稀世珍宝一般,那么专注的望着。小煤炉旁,妈妈一手拿着蒲葵扇,轻轻地摇着,一手招呼着药罐。药罐上徐徐的白烟在空中弥漫开来,我越发的看不清妈妈的脸,只能隐约窥见乳黄的灯光投在妈妈脸上的剪影。不知怎的,刚才还刺鼻的药味突然变得柔和起来,竟也不知不觉地带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红枣香。但妈妈自己却浑然不觉,只是凝视着药罐,慢慢的摇动着手中的扇。一扇,两扇,扇开了浅浅的白烟,却也扇出了我的眼泪。

一直以为,爸妈之间是没有爱的,有的只是家人一般的亲情。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大起大落,有时偶尔吵一下架,也只是小打小闹。但就在刚才,我却看到了一些东西,一些关于生活,婚姻的本质。漫长的时间消磨掉了婚姻的激情,却未曾消磨掉妈妈给爸爸熬药的耐心。妈妈在熬药时洒进去的不仅仅是那一味味药,更把自己多年以来对于爸爸的爱。也许爸妈这辈人的婚姻就如同熬药一般,两个人的性格爱好就如同药材一般,而爱就是熬药时的耐心。看着不同的药材相互交汇、融合在一起,就是看着一段婚姻从走青涩走向成熟的过程。最后熬出的药汤,只有熬它的人,才品得出它的甘甜。而那药香,便是生活中流露出的点滴充满爱的细节……

手中冰凉的触感使我回过神来,我小心地将药罐擦净,慎重地放在我家最显眼的方。因为它承载的是妈妈对爸爸永不变更的爱。而我的记忆中,也将永远珍藏着那一缕浅浅的药香。

【篇三:难忘的药香】

“到了!”坐车又来到了舅舅家,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地上满是红色的鞭炮纸屑,是喜庆的日子啊!但车里的人都很阴郁,都沉默着;只有司机在激动地用电话给朋友拜年。嗯?这里好像少了些什么味道。

上了二楼,忙着给亲戚们问新年好。今年来的人似乎比去年要多些,但听热闹感觉比去年有点凉。舅舅家今年添了许多运动器材,三楼有瑜伽垫和唱K的设备,楼上也就不再空荡荡的了。但好像也就只有我一个人参观,没有人在运动,也没有人唱K,都在二楼坐着,坐着;到底聊着些什么,很凌乱,很模糊。

我在整栋楼里到处走着,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是少了些什么味道。

终于还是走进了外婆你的房间,忽然好多疑问,很多情感,我张开口想要问些什么,却哽咽了,唇在颤抖着,一念间,我好像全懂了……里面很干净,很干净,一张床,一张桌子,房间里很空荡也很阴凉。这里本该有两张床,那床上有外婆你黑色的药箱。桌子上也该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药瓶:有斜放的,有躺着的,也有空着的。那还有几只针筒,还有外婆你藏着的一大罐糖果。现在怎么都没有了呢?连房角的尿桶也没有了……

我再也听不见你在窗口喊我们的声音;再也看不见你手扶着墙,一小步一小步挪着过来看我们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你一个人在厨房里吃饭;再也看不见你坐在客厅那张卧椅上躺着看电视;更看不见你坐在房间的蓝色胶椅上,拿着针筒在早已千疮百孔的肚皮上找着地方注射胰岛素……还有,再也闻不到那我最熟悉不过、最最怀念的药香,在这个屋子里你的一切都没有留下。

这里没有留下关于你的任何痕迹,我知道衣服什么的都烧掉了,让你带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但却始终带不走我对你的回忆。只是没有你的第一个新年,好像不习惯了呢。往年你每两周去医院一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我都习以为常了,都满不在乎了呢!那天父亲突然让我下午放学后,就骑车去医院看你,我怎么就没有察觉什么呢?没有一点好奇,只是说时间不够,晚自修会迟到……我沉默着,也没留意父亲的神情……后来我才开始心慌,我才和母亲说星期六就去看你……怎么第二天就……我始终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

以前总想着长大后带外婆你四处旅游,给你找最好的医生,让你不再受糖尿病的折磨……怎么我就从来都没想过哪天你会离开我,还是不敢想下去啊!

怎么一眨眼,我竟好几年没有与你合照了,翻遍了手机相册都没有你的照片,这么多年来,我怎么就没有想过给你拍视频、录录音?我将再也无法感受到你的温热了,再也闻不到你的药香了。

我依旧翻箱倒柜的,终于在抽屉里找到了这张大合照,里面有你,有我,仿佛还有那熟悉的药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1328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