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二作文 守住寂寞方成境界
守住寂寞方成境界
发布时间: 2019-12-03 09:22
阅读:4

【篇一:守住寂寞方成境界】

“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诸葛亮在《诫子书》中道出了寂寞出学问的真谛。

人最大的尊严,全在于思想。而唯有沉浸于学问之中,才能让自身的状态达到饱满,才能免于媚俗、不落窠臼。当海明威被问及“独自写作的时候会感到寂寞吗?”时,他悠然答言:“绝非。”这样的回答蕴蓄着一种斯多葛式的坚定,相信自己惨淡经营的事业是值得为之奋斗不止的,而凭着这一腔热忱方能享受心灵的富足,凭着这潜心研习方能拥有丰沛的人格。若说心外无物,也必须“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反观当下,我们的浮躁与功利泛滥成灾,许多人正慢慢失去一颗宁静之心,而转身投入汹涌人潮,任自己的声音淹没在芸芸众生之中,匮乏的却是潜心修行的态度。

老子曾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面对层出不穷、纷繁迭现的现实诱惑,很少有人能够斩断欲念与惰性,而对学术怀有一颗景仰之心。人生也大抵如此,太多的人奋不顾身地对虚名浮利趋之若鹜,纵然一时权柄煊赫,可试问能否长盛不衰呢?只有那些以一颗宁静坚守之心默然耕耘之人才能彪炳史册,为后人所铭记。

再者,当今社会功利化现象症结已久,教育功利化,应试教育盛行,学术腐败严重;文化功利化,一切向钱看,文学作品充斥着铜臭味;人际交往功利化,唯利是图,真情缺失……如巴赫金所言:“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视之今日,国人心中全然无静气与清逸,有的却是利欲与戾气,他们被社会喧阗不安的声音所左右掣肘,被外物所迷惑驱使,这也是一种悲哀了。

且看林风眠隐逸江畔,深居简出,以一身静气将毕生忧患挥洒在画纸之上,成就了水墨与油彩的交合新生;庄子出乎其外,超然尘世,以孤傲之心坚守心灵的纯净与安宁,坚守古道热肠的衷情;考琳·麦卡洛离群索居,不问世事,以平和心境坦然面对《荆棘鸟》带来的无上荣光……无论是学问或其他,唯有于灯火阑珊处潜心修行,涵养静气,才能成就大境界。

杨绛在《一百岁感言》中如此叹惋:“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让我们视自己为天地间的一粒浮尘,以宁静平和之心看待世界,守住寂寞,方能成就境界。

【篇二:慢的境界】

看看我们的身旁:高楼大厦林立,随处可见的LED屏,这现代化十足的街区无一不体现着中国的发展。可回首十年前,小溪里的水还是清的,河里的鱼也是可以钓上来吃的。生活虽没有现在这般缤纷多彩,可也别具一般风味。国家快速发展,我们的生活节奏也越来越快,但快带来的问题却不容忽视:温室效应,酸雨,全球变暖,环境恶化……在快的同时,我们也要慢下来,细细体会慢的境界。

慢是一种闲适,是一种优雅的境界,这种境界相对愉快而言略去的急躁和冲动,给人以轻松,舒适和安详的的精神享受。古代中国的历史长河中,辞官归隐的文人墨客数不胜数。陶渊明几番辞官只为回归自然,写下“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以表达欣喜之情。而现代人吃着快餐,路上行色匆匆之人数不胜数,若是现代人到古代待上一个月,估计会受不了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慢慢悠悠”的生活。可是,我们为何不慢一点呢?慢一点,让我们优雅一点,享受闲适。

慢可以让我们更注重细节,发现你曾错过的美好。而上帝惩罚天使麦克带蜗牛散步的故事不正恰恰说明了这个道理吗?不是他带蜗牛散步而是蜗牛带他散步,让他慢下来,看看周围美丽的风景:被晚霞染红的天空,微风带来的阵阵花香,这些风景只有慢下来才能发现。再比如说中国人的旅游吧,都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从未注意过路途上沿路的大好风光。参观景点也大多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这时,我们都应慢一点,细细品味个中境界,找回那些曾错过的美好。

慢并不是指做事拖沓,而是指在这无限浮沉的社会中静下心来。俗话也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当我们慢下来,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的时候,成功也就离你越来越近了。沉稳做事的总会比浮躁的更易成功。慢一点,让我们沉淀下来再出发。

快意的生活,挥舞着潇洒;快意的生活,充实着快乐,超脱了束缚。然而,“慢”中所表现出来的生活又别具一般韵味。慢下来,可以让我们享受闲适,体会优雅;慢下来,我们又可找回曾错过的美好;慢下来,也让我们的心沉下来。既然如此,又何尝不能慢下来,体会慢的境界。

【篇三:拥有更高的文化境界】

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快餐消费时代,人们往往只注重自身的生存和发展需要,而文化对于我们来说只是用来消费,而不是享受。在书店,最畅销的书籍通常都是高考作文选、励志故事、名人传记这类书,而传统文艺书箱职四大名著等都被锁在柜子里无人问津,各类媒体上充斥着明星的八卦新闻,而文学类栏目,版块无人问津……也许我们太注重文学的实用品格,而忽略了精神追求,所以才使用当今我国的文化境界浅薄。

继承传统文化不是一味地尊孔复古。现今有很多人提倡宣扬国学,这原本是一件好事,但国学不等同于儒学,全国各地开设了众多的国学“私塾”,招收的全是学龄前的孩子,穿着汉服,捧着儒学经典,摇头晃脑地颂读。提倡宣扬国学,只尊崇儒家思想会破坏我们的文化多样性,而且弘扬国学不只是设私塾,颂经典,只把精力放在形式上,要真正把文学经典放在心里,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

减少对文化功利性的追求。如今不少历史电视剧头面缀有“戏说”二字,如《戏说乾隆》、《戏说慈禧》等,在历史中插入无中生有的爱情戏、穿越戏……这是对文化的误解,对历史的扭曲。但是观众就爱吃这一套,收视率一高作者就能赚钱,因此就乐此不疲地改编文化。对文化功利性地追求,把学到的文化知识当成获得物质需求的工具,甚至不惜改变文化来获得利益,这样下去,人们的目光会变得越来越狭窄,精神世界会越来越空洞。相反,认真地对待文化,你的人生境界也会提高。

将情感寄托在文化中是最高境界。人们过去常常叹息,当今中国产生不了影响世界的文化大人物,而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打破了这一现象。莫言把他对故乡“高密东北乡”的情感全部注入他的作品中,在他写作的20多年里,他一直延续着故乡的故事,由他作品改编的电影《红高梁》使西方也认识了这片斑斓的土地。我想他和其他作家的区别在于他对作品的情感更浓烈,一直在发掘看似普通的故乡背后的文化气质与魅力,因此他才能升华自己的文化境界。

人们过分追求实用价值。已经使文化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和底蕴,看远一点,用真诚的态度去追求精神生活,会使你的文化境界更高。

【篇四:文化境界的提高需精神上的突破】

中国的政治及经济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跻身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与此同时,中国的精神状态也如马克斯韦伯的经典论述一般,是一个世俗化的时代,是一个袪魅的时代,是一个工具理性代替价值理性的时代。

举例来说,当一个小孩向他的父母询问一个可以称之为幼稚的问题时,中国的父母一般都会很敷衍地回答,而西方的父母一般会采取循循善诱的方式引导孩子从多方面寻找答案。从价值作用来讲,精神启蒙对于日后的文化感知是至关重要的。因而中国固定传统的思维方式造就了国人保守拘谨的文化思想,而西方兼容开放的教育方式则哺育了他们扩展性的思考习惯。诚然,这个世界是时刻需要创造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常常是外国人。

看来,文化境界的提高需要在精神上寻找突破。

科技的迅猛发展,让我们过于追求物质生活和社会生活。在快餐化和世俗化的社会中,我们的精神生活就像被打上石膏,因不见天日而逐渐萎化。然而,要想健步如飞地追寻更好品味更高的文化生活,我们就要拆掉那厚重的石膏,不断充实我们的精神生活。

在古代,没有电,没有网络,甚至出门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照理来说,对于现今的我们,简直是折磨。要想创造当时社会的价值,只能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恰恰是在如此环境,文人骚客书写经典,谈古论今,唐诗的繁荣,宋词的超脱,元曲的兼容,无一不将当时社会的文化提升到全新的高度。只因当时社会存在的诱惑尚少,人们尚能保留精神的一片清静。再者这些文人骚客注重精神情感的升华。

文化上的建树,归根结蒂取决于精神,而精神的价值是无可估量的。这一点,泰戈尔在《价格的添增》中看得很是透彻。一朵晚开的白莲在长者和国王的争夺中,价格逐渐增加。聪明的善奴暗自思想,为了佛陀他们这般争吵,如果把花直接卖给他把,岂不是更要获利不少?答案是肯定的,也是否定的。他最终得到的只是“佛陀脚上的灰尘一点”,这和二十两黄金相比,实用价值实在太低了。但是佛陀明静愉悦的妙相,宁静似清泉的目光,闪在唇边慈悲的微笑,无一不是可以创造永恒价值的事物,精神上的一次突破瞬间把善奴的文化境界与修养提升。

在这里,我们要认清一个方向,并不是只注重精神方面,而弃物质生活而不顾。著名作家巴金曾说:“人不只靠吃米活着。”但其中也暗含着前提:只有在确保物质生活充实的前提下,我们才能理性而不偏激地追求精神生活。这里要说的就是文化在生活中的适用度。文化的高境界往往体现在:在人性化复杂的社会领域中丢失了原始的单纯后,获得超越的单纯。古今中外精神和文化成就上的圣人、哲人。它们都充满了丰富的情感、思想和体验,他们永葆,简化社会关系,节制人际交往,从浮躁尘世抽出身来,穿越世俗社会的壁障,朝着伟大的精神目标前进。精神上的清凉,往往是一种突破,有助于文化境界的提高。

中国文化的发展是抽象的,是无法仅用具象的物质去堆建的。因此,文化境界的提高需要寻找精神上的突破。

【篇五:倾听是一种境界】

他,本应是沙场秋点兵,拨坚执锐,气吞万里如虎的将军,无奈他狂妄自大,不懂倾听,他听不到敌人的蓄势待发,听不到将士的良言,最终凭他醉里挑灯看剑,也只能泪流满面。

他,本应该、是佐君王,立伟业,济天下苍生的贤士,奈何他比赛了自己的耳朵,他听不到人民痛苦的挣扎,听不到黑夜官场一的奸诈,最终只能满眼烟雨。

倾听是一种能力,倾听是一种境界,亦是一种幸福。

诗仙太白抱着“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心态,苦读圣贤书,望己有朝一日,能在朝廷之中大展抱负,即便有力士脱靴,贵妃捧墨,御手调汤,他依然选择高唱“安能催眉折腰事权贵”,离开官场,为何?他有倾听的能力,他能倾听到官场中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能倾听到什么才是内心中真正的快乐——“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各声似的。”朱自清先生的倾听到了一种境界,他能将眼见之实景,身心的感受都听到。而正因为倾听到了这一池和河塘月色,那几日颇不宁静的性情也得以平复;而正因为倾听到了这一池和河塘月色,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而这一切都是倾听给予的,不是吗?

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漫步在海边的沙滩上,沐浴着阳光,亲临着海风,去倾听大海的呼唤,呼唤那些曾经逝去的美好,带走当下的一丝哀愁,让浑浊的心得以净化,让疲惫的身子得以休憩。或许这就是我所期望的倾听。虽然一直未如愿但渐渐发现倾听心灵,亦如倾听大海一般,让人感悟良多。每当被尘世烦扰得不堪重负时,就会停止一切活动,菁菁倾听一下自己背心的呼唤,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然后一切便会好起来。

没有去倾听自然,王维感受不到“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意境;没有去倾听,就不会有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的千古佳话;没有去倾听民意,就不会有太宗的开元盛世,没有去倾听心灵,就不会寻找到真正的快乐。

【篇六:寂寞是成功的必经境界】

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在日常生活中有一些你看来默默无闻、毫不出众的小人物,突然有一天一鸣惊人,取得了事业上的辉煌与人生的成功。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寂寞是成功的必经境界。这是一条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

还记得那深受宫刑之辱的司马迁,在被囚于大牢之时,坚守着寂寞,写出流芳百世的《史记》;那“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的诸葛孔明,隐居于山林之中。不鸣则已,一鸣动九霄。不出则已,一世比天高;还有那多次参加科举考试却屡屡失意的蒲松龄,于寂寞里聊斋闲话,才有了“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的《聊斋志异》;更不用说依靠几盏淡酒、粗茶淡饭甚至穷困潦倒的天才作家曹雪芹,创作出不朽的杰作《红楼梦》……

古来圣贤皆寂寞。而这销魂的寂寞已为他们日后的成功作了铺垫。在文革时,钱钟书先生与其夫人杨绛问他:“在这里可以生活吗?”他却答:“有书吗?”在此期间,钱钟书只能读马列著作,他却读得如痴如醉。他是寂寞的,却甘于寂寞。正如早些年进入清华大学时他就立下志句:“横扫清华大学图书馆。”他做到了:他常从图书馆抱回一堆又一堆书籍;在某些冷僻书的借书单上往往只有一人的名字;他研读了包括《周易》在内的数十种中国古典名作,从而写出一生中最重要的学术著作《管锥编》。至今,能看懂的人寥寥无几。即使是从头到尾读完的人也是屈指可数。因为这本书的思想深度之深、牵涉知识之广望洋兴叹。钱钟书先生多寂寞啊!可他又是多么成功,多么辉煌!

不久前相继去世了两位学术界的巨匠:季羡林先生和任继愈先生。也许大多数人对后者并不了解,因为任老的一生都是寂寞的:埋头研究学术,不参与世俗名利之争。但是任老其实毫不逊色于季老。有人做比较得到了这样的结论:两位老先生都是寂寞的。只不过季老寂寞在热闹里,任老寂寞在寂寞里罢了。

为什么成功之多寂寞呢?八个字即可解释得一清二楚:“曲高和寡吞噬,永不丧失信心与意志有关。他们善于守寂寞,并从寂寞里获得快乐,正如梵高知道自己的作品很多年后才会被人理解。其实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很多。有一个朋友不爱讲话,沉浸于学习中、寂寞中。我想,到高考之时,寂寞的她一定会成功。因为寂寞是成功的必经境界!

最后,引一首黄巢的《题菊花》来激励那些寂寞中的人们: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1328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