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三作文 有一种风景在记忆深处
有一种风景在记忆深处
发布时间: 2019-12-03 09:31
阅读:6

【篇一:有一种风景在记忆深处】

发黄的旧照片中,你一身黑色布衣,轮廓分明的脸庞与记忆中的影像重叠,渐渐清晰,一阵阵的往事中,你在每一段中,宠着我,抱着我。——题记

崭新的日记本换了一个又一个,不变的却是其中的照片,上面还是没有满头花白的等你,而如今,你已经离开我九年,但你对我的呵护与宠溺却一直都没有忘记过。

每次想起你,蹦出的第一个印象总是年幼的我坐在院外的木桩上,你骑着老师带横梁的自行车,到了门前,你放好车子,拿下后座上的布袋,笑着抱起我,又变戏法般的从布袋中拿出零食,在我喜欢的笑容中一样甜蜜的笑了。

从我记事起,姑姑和叔叔的家的几个孩子再加上我,你总是最宠我,听妈妈说,你小时候我因为淘气摔到地下,头上被划伤,因为那天姑姑看着我,你把姑姑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对那件事,我只依稀记得你略带薄茧得手指在我的伤口抚摸,后来我蓄起了长发,不知道那道疤痕是否还在,但你已不再。

你陪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儿时,这一切,却在那年我生日将临时戈然而止。

那时你病了,那样的瘦,吃不下饭,在医院等待手术,我清楚地记得您被送出手术室那苍白的脸,那是我第一次明白害怕的感觉,但你只好了几天,病情却再度恶化,这一次,您永远离开,我也在那时开始长大。

总会梦见你和小时候的我,你陪我玩,陪我闹,却又突然间消失,我找啊找,却再也找不到你,直到从梦中惊醒,才发现已经泪流满面,湿透了枕头。

上一次回去看奶奶,我曾经坐在那等你的木桩已经不再有了,陪奶奶聊天时,奶奶突然说起你,和我讲你的故事,末了又说:“我也该去陪你爷爷了,你小时候,他最宠的就是你。”我跑出房间,在门外将抑制了许久的眼泪发泄而出。

我留下了你唯一能找到的照片,因其将宠我至极的你缅怀。

你的宠爱是记忆中永远的风景,镌刻在记忆的里程碑上,永远都不会忘。

【篇二:风景,留在记忆深处】

平静的一天,走出家门闲逛。在有意无意间,我又走进了那条熟悉的小巷。

小巷把自己埋藏在楼房的阴影里,走过一段,几所很少见的老宅屋院披着爬山虎,在左右出现。时不时几棵枯藤老树从围墙那头伸出,友好地垂个手遮遮阳。在一个庭院前,我驻足了一会儿。这里曾是我儿时住的屋院。

桑树下一个老伯扇着蒲叶扇乘凉,他似曾相识地冲我笑笑,我也回了个笑容。正要沿着小路继续向前欣赏,老人忙叫住我:“唉!别走了!”

“为什么?”我很奇怪。

“因为……前面已经没有东西了。”

我难以置信,在自己的脑海中勾勒着,那里是蜻蜓地,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

我的童年就是在这个难被日晒的小巷中度过的。在快速发展的城市里,唯独这块阴影之地被忘了收拾,还可以保留宅院的房屋。

宅院是孩子的天地,一个有蜗牛、麻雀、玩具车的乐园。那时我在院子里还有个邻家的大哥哥作玩伴。反正我还小,什么也不懂,就跟在他身后瞎跑,四处玩。偶尔听他胡诌的故事,也傻傻地信以为真,听得津津有味。

不知哪个夏日,我无聊地望着门外的桑树,试图找出聒噪的蝉,忽然大哥哥拿个网到楼下,喊:

“去抓蜻蜓吗?”

沿着小路向前,是一片充斥着狗尾巴和蓬草的荒地。那儿是昆虫的家园。

我忙窜下楼跟着去。见那田野上空,一大群蜻蜓时而像漫天的柳絮一样飘动,时而聚成黑色的龙卷风,非常壮观,甚至扑击翅膀的声音也能听得清楚。仔细打量,蜻蜓黑色的身上大多闪着或红或蓝的光彩,偶尔有黄绿。满眼看去,彩光闪闪,已头晕目眩,却看不清蜻蜓的样子。

大哥哥让我别动,盯着远处,掣着网兜一个箭步冲去,“哗啦”一声带下一只蜻蜓。急忙围上前看,正是一只黄绿的在扑腾挣扎,狂振双翅,身上黄黑差互,纹路犀利,像件美丽的艺术品。

不过我们不懂收藏,逮下来一是想看个究竟,二是图开心,看它挣扎得拼命,怕伤了翅膀,便拉开一口放了。蜻蜓又自顾折腾一番,方才径直窜进草丛,不见踪影。

我们就这样玩到了傍晚。黄日将落,金色的余晖像羊角梳一样捋过舞动的蓬草,现出秀发般亮丽的光芒。云霞翻腾,在光波涌动中,蜻蜓们像浮漂似的上下起伏,泛着粼粼的金光。忽然又如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飞向远方,留下一串黑影。网兜和人的影子,被风拽得好长好长……那是我记忆中最美的蜻蜓地风景。

“那片农田荒地都给挖了,正要建楼。”老伯轻轻地叹道,“不久这些老房子也要拆了。

”我的心里一惊,也从老人的话中捉摸出些忧怨的味道,心里五味杂陈,先告辞走了。

回去的路上,我尽可能将这些仅剩的小巷风景仔细看了个遍,心里却分外失落。

小巷,荒地,这些儿时的风景也一去不复返了。在时光的流逝和城市的脚步下,那夕阳下的蜻蜓,宅院里的桑树,都成了过去。

所谓风景,也只留在记忆深处了。

【篇三:感动于记忆深处的风景】

沈从文笔下的边陲小镇是我对凤凰古城的最初的印象,短短的几句描述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一个模糊的印象,怀着崇敬和好奇的心理来到了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走在路上,徐徐清风散去了夏日的炎热,送来了古城的气息,古朴的气质渗透在古城的每一个角落,暖风吹拂着古城。静谧的斜顶,参天的古树,百年来的岁月沉淀出它淡雅而又独特的风格。在古巷中漫步,脚下一块块厚重的青石讲述着历史与生命的流动,上面蒙着一层细纱般薄薄的尘土;石缝间是潮湿的泥土,清新而又孕育着无限生机。泥土中的几许青苔像害羞的小精灵,怯生生的躲在石缝间,欣赏着古城的无限风光。星星点点的绿色点缀着古巷,与古巷中的青砖碧瓦相映成趣,有着“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生机之感。为古朴的风情中添了几分灵动与活力。轻轻地抚摸古巷的墙壁,传到指间的感觉不同于城市粉刷得光滑、平坦的墙壁,而是粗犷中带着几分细腻,圆滑中又含着几许刚劲,清凉中又有几分炽热。表面千沟万壑,使他显得更加沉稳、雅致。像一位年逾古稀的智者祥和的脸庞。它的上面写满了历史的厚重和文化的沧桑,岁月在上面留下了痕迹,历史的轮在这里镌刻。这是记忆的轮回,生命的奇迹,只是青砖背后的故事只有它自己知道。

忽然,天空中下起了朦胧的细雨,丝丝雨滴密密地交织在一起,遮住了我的眼帘,为这里增添了几分神秘和虚渺,慌忙中,我来到了一个小店的屋檐下避雨,屋内弥漫着清幽的名茶之香,仿佛等着归来的客人。这里的景致,如整夜落花般凄美,似海棠开花般安然,店铺中几把墨迹未干的伞子摆在架子上,朵朵墨梅在伞面上绽开,看着她那挺拔的身姿,立刻让人想到了她高雅、坚韧的品质,桌边摆了几把油纸伞,油墨的清香在鼻间流转,勾勒在伞上的是一朵红色的海棠花,妩媚而又不失端庄。细雨滴在青石上,仿佛是一曲优美的乐章,为这清冷的古镇添加了几分神秘。

美丽的古城让人流连忘返,依依不舍的告别这里的美景,一切都仿佛是南柯一梦。古城在我心中仍是那个朦胧而又神秘的净土。

【篇四:记忆中的风景】

时间如海,记忆如沙滩,海水将一枚枚贝壳送到沙滩,又收回到她那博大的胸怀;时间如风,记忆如巨岩,风将巨岩刻画得千疮百孔,又用多情的双手将伤痕抚平。

然而,总有几枚贝壳在沙滩上鸣响着思念的伤感,总有几笔划痕在诉说着记忆的不朽。像是你在我生命中存活了十五年却留下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迹。舅舅,你在云朵上的生活过得还好吗?

夏天的午后炎热,尽管有风吹过,却依旧吹不走心中的浮躁。我在公园的船上,嬉笑着同妹妹一起与你划船。你用你宽厚的手掌抚摸过我的头。三十几年的时光对你来说像一场腾挪跌宕的舞蹈,你用一生的赌注在戏剧般的生命中亮相,却只演绎了半场的幸福。抽屉里用红线穿起的玉佩是你精心为我挑选的生日礼物。我快乐时,你知道。我难过时,你更明白。一根红线,牵住的是我对你一生的想念和眷恋。

记忆那么多,怎么能被一颗心容纳。妹妹在外地上学,每到假期回来,你总会花几天的时间为妹妹做好多不只是一个父亲该做的事。看着看着,我的心都融化了。你像个母亲,在孩子面前溢出的笑容,是如此地软而轻柔。舅舅,你知道吗?时间像远方暴虐的风,吹到树木,刮起沙尘,却永远吹不断我与记忆之间那根永恒的红线。你存在过的时光里一直有一种不由言说的美好,是我心底一处美丽的风景……

那天的夜特别的黑,你一个人喝醉了酒却不愿回你一个人的家。你在我家里倾诉所有的不满。我们都知道,你的思念与亲人挂钩,妹妹在外地求学的日子,你只能一个人游荡在空空的房子,一个人吃泡面,一个人孤寂地睡觉……这些我们都知道。

那天晚上,你动手打了妈妈,我指着你的鼻子愤怒的警告,忽然间,我看到你伟岸的身躯竟变小了许多,满头白发混杂着苟延残喘的黑发。你怎么了,舅舅?我的心像到刀扎了一般疼,眼泪也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记忆中,你昏迷到离去的那段日子一直是一片空白。我不敢填充任何内容,只能在梦里让你一闪而过。舅舅,这十五年,你为我拂去生命中的尘埃,为我的梦想注进希望……我会用生命铭记你。

记忆是风,挥之不去,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

舅舅,你是我此生最美的风景!

【篇五:心灵深处的风景】

自从他死后,我的脑海里时常呈现出一个熟悉的画面——远远的草屋屋檐下,拴着一头老牛,一位满身长瘤的花甲老人蹲在被牵牛花缠得满满的柱子下,用手爱抚地摸着老牛,他还时不时地用鼻子嗅嗅牵牛花,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每当我想起这幅画面,心里就隐隐作痛,一些与他相关的往事也就涌向心头。

他,就是我儿时的忘年玩伴——刘(瘤)二伯伯。每次去外婆家,我都能看到他熟悉的背影和那张令人难以忘怀的慈爱的脸。可是现在,我再也见不到他了。想到这儿,我就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

以前他是垛村专门负责耕田的,而老牛就是他最得意的助手,每年插秧季节就是他最忙碌又最快乐的日子。每天,他都会早早地起床,喂老牛后,就一边吃饼一边唱歌,赶牛下田劳作。他姓刘,身上长瘤,又排行老二,所以村里人都亲切地叫他瘤二伯伯。瘤二伯伯虽然身材不高,但结实,十分能干,每天都能耕几亩地。他这人很朴实,嗜好吸烟,每次人家付工资,他都会高兴地说﹕“又够抽好几天的烟了。”牵牛走了,还不忘回头打招呼﹕“有空到我家玩,啊……”

黄昏是我最喜欢的时刻,因为我敢肯定,瘤二伯伯在柱子下和牛一起。果然,每次都不出我料﹕草屋屋檐下,拴着一头老牛,一位满身长瘤的花甲老人蹲在被牵牛花缠得满满的柱子下,用手爱抚地摸着老牛,他还时不时地用鼻子嗅嗅牵牛花,皱纹纵横的脸上露着满意的笑容。

瘤二伯伯很爱牛。记得一个夏天的傍晚,天空蚊虫乱飞,伺机叮咬,我早早吃了晚饭,在巷中转悠,不知不觉竟跑到瘤二伯伯家,只见他拿着蒲扇正给牛赶蚊蝇,还生烟赶虫。我很好奇,问他为什么这样傻,这么没完没了赶下去,何时结束。他却不以为然地笑着说﹕“我这把老骨头不知道还能下几回地,把老牛服侍好了,我也对得起咱村的村民了。”他的话我不能完全懂,只是陪他笑了一阵。

瘤二伯伯很爱我。每次我找他,都想骑牛,而他在放工的时候,都尽量满足我的要求。有一次,他对我说起他小时的事,说他家很穷,十三岁就替人家领一头牛了。我听了,拍着胸口说﹕“我也能,到十三岁,我也能自己骑在牛身上。”他听了哈哈大笑,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领一头牛不是你说的那样简单,既要白天放牛吃草,又要割草让牛夜里吃,还要用牛耕地!”我听了,伸出的舌头再也缩不回了。

后来,我上学了,再到外婆家时,他已经死了。虽隔了好久,但他的死仍使我的心灵受到重创一一除了他,我再也难找玩伴了﹔除了他,我村再也难找这么朴实的老人了!

瘤二伯伯,我将永远忘不了你,你和你的老牛永远活在我心中!

【篇六:在记忆深处有一种风景】

每当看到记忆这两个清晰的字眼,我便会颇有感触。经历了十多次春秋轮回的我,也必然经历了一些人间常事。当然,这也在我的记忆深处留下了一道道绚丽的风景。它就像秋日里的一片片枫叶,是那么的红,那么的美。

我还记得那是个秋天,天气并不燥,阵阵秋风吹在脸上,让人感到一丝丝凉意。还和往常一样,我和友人一起走在归家的路上。两个人背着沉重的书包,一路上说说笑笑。我随手捡起地上的一片枫叶,问友人:“你说,什么才叫做美呢?”友人接过我手中的那片火红的枫叶,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美吧。”我看着它那清晰地纹理,微微一笑。

我把那片枫叶小心的夹在了书中,蹲下身来看着地上的那张明亮得鲜艳得让人陶醉的毛毯。我轻轻地踩了上去,窸窸窣窣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简直美得让人发狂。这声音比得上钢琴的优雅,比得过洋琴的高端,比得过古筝的古典。

正当我和友人玩得尽兴时,一阵恶臭扑鼻而来,我不禁捂住了口鼻,生怕吸进一点儿不干净的空气。我随着臭味的源头望去,原来是一位环卫工人在疏通下水道。路上的行人个个紧锁着眉头,远远的绕道而去。我静静地站在远处,在那几分钟里我想了很多很多。

他拿着一根长长的铁棍,十分艰难地通着下水道口,嘴里念叨着什么。我慢慢地向他靠近,他的额头的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裳,他也顾不得去擦一擦。头上原本是淡黄色的草帽被太阳晒成了深褐色,他一边清理着,一边用袖口擦着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臭水四处溅着。也不知怎的,他看见我了,他那苍老的嗓音向我呼喊着,“嘿,小姑娘,这里又脏又臭,快回家吧。”我呆呆地望着他,内心里涌起了一阵阵酸楚,不知什么时候,我把双手放下来了,我的眼眶渐渐泛红,也许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是为什么。

是啊,枫叶把它的一生献给了它的根茎,环卫大叔也是把辛勤的汗水奉献给了社会。今天所见到的这个风景真美,它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成为我的独家记忆。

我匆匆地赶回了家,拿出了那片枫叶,它是那么的红,那么的美。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1328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