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小学作文 五年级作文 姥爷家的小院儿
姥爷家的小院儿
发布时间: 2019-12-03 09:33
阅读:2

【篇一:姥爷家的小院儿】

姥爷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和所有的村里人一样,姥爷家有一个宽敞的小院,姥爷非常勤快,总把小院打扮得非常漂亮。从记事开始,姥爷家就是我的乐园。

走进姥爷家的院子,满眼的盎然生机。

从大门到堂屋是一条绿色的走廊,这是院子的“主干道”。姥爷用竹竿搭成葡萄架,手掌般的叶子爬满架子,卷曲的葡萄藤就像传说中龙的身躯,美丽遒劲。金秋时节,葡萄架上挂着一串串葡萄,令我垂涎三尺。姥爷剪下最大颗、最水灵的,让我把肚皮吃得圆圆鼓鼓。

葡萄架的东面是一个小果园,柿子树、石榴树、枣树比着长,绿阴让小院格外清凉。姥爷最爱坐在树下乘凉,我就坐在他身边吃水果,听他讲那些往事。就在那些树下,我知道姥爷小时候很苦,经常挨饿,还到外地逃过荒,更没有吃过水果。每次听到这,我就会把好吃的水果塞到姥爷嘴里,姥爷笑着用粗糙的大手抚摸我的头,慈爱地说:“孩子,你多幸福哇……可要好好学习啊!”

小院的西半部分是一个菜园,无论春夏秋冬,园里从没有空着过。春天,鲜绿的韭菜、嫩嫩的莴笋、绿油油的蒜苗、碧绿的青菜……让我们的饭桌上飘着诱人香气;夏季的菜园就像一个菜场,长长的豆角象小姑娘垂下的辫子一样可爱,茄子披着紫色发亮的战袍显示威风;辣椒的品种可多了,有柿子椒,有像羊角一样的羊角椒,还有直着向上长的冲天小尖椒……空心菜、苦瓜、葫芦菜也不甘示弱,争着表现它们的生命力;秋天,姥爷又会撒下菠菜、小青菜、胡萝卜、萝卜、白菜、香菜的种子,它们同样会把菜园打扮得充满生机。大雪纷飞的冬季菜园里也不乏绿色,茁壮的大蒜苗、绿中带红的香菜、胖胖的菠菜,也在姥爷放的枯树枝的缝隙中顽强生长,悄悄等待春天的到来。

姥爷不仅充分利用了院子里的空间,房前屋后的空地也不让闲着,到处爬满南瓜、冬瓜的绿藤,那漂亮的黄花像吹起的大喇叭。从开花开始,姥爷每天一早起床就要去“套瓜”(就是给雌花授粉)。我也跟他学会了套瓜,看着一个个胖娃娃似的瓜儿,我真高兴,也从心底里佩服姥爷。

啊,姥爷家的小院,真是我迷人的乐园!

【篇二:姥爷的小院也是学校】

姥爷的小院不大,围着老房子转一周。木条斜钉的栅栏,棕褐泥土,几株冒出新绿的菜芽,一旁,几只小鸡弓着毛茸茸的身子,用尖嘴啄着米粒。是的,这里也是我的学校。

从城中来到乡下姥爷家的小院,倚着栅栏坐在小院的一角,几只小鸡便围到我的脚边。竖着的小黄毛微微抖动,亮黑的小眼一转不转地盯着我,圆球似的头向我靠了又靠。母鸡也来“问讯”,扑扇着棕黑的翅膀,细细爪尖搭到我的脚背上,尖长的嘴钩住我的鞋带,啄了又啄。它的长羽毛旋着,落到我的腿上,轻轻拾起,长纤的羽丝,淡淡的光泽,茸茸的细毛,轻轻飘飘,带着我“飞”到小院的那一角,落在小院栅栏边的花地中,躺下。

密密排列的花茎上绽放着紧挨着的花瓣,薄薄淡紫由外到内轻轻氤氲,透着绒黄花心上沾上的一滴露珠,一瓣一瓣贴在黄绿的嫩花杆上,在轻风中一簇簇一并摇曳,携卷着一丝清爽的风。似乎是由于花香刺激了鼻尖,又似乎是手中母鸡羽毛的余温滑入心头,忽然觉得,自己也变成了整个小院的一部分,或是一只鸡,又或是一株花,只听见生命的一呼一吸声,“呯呯”的心跳声,只觉得生命与我相交,我与那些生命一同处在最本质,最自然的生物圈里,用生气诠释着生命。姥爷的小院便也是我的学校,那所教我感受生命的学校。

傍晚的时候,是我最喜爱的“学校时光”。从菜地里摘完菜的姥爷,放下铁铲的邻家老人围坐在小院中央,老人们轮流唱歌。如丝绸的月光从漆黑的夜空中洒下,平平滑滑地照在小院的中央,摇晃的藤椅,竹子的大扇,填满皱纹的笑容。老人们的歌声悠扬,略有粗哑的嗓音,最圆润饱满地回响在小院整齐的菜畦上。深沉的低音时而断续着,时而连贯着,流进他们操劳一天的土地上。强弱的音符缓缓地,从一个人传递到另一个人,那是生活的欢乐,对劳动的热爱,那是对操劳的泰然,对世事的从容,那便是人的本真,生命的本质。

我想“学校”不一定是一所有着黑板,粉笔的地方。只要它能教会我们最简单却又最纯真的东西,那必然也是学校。

以动物为书,歌声为师,最简单,最纯真,姥爷的小院也是我的学校,一所教给我生命意义的学校,那是教会我万物的本质,万物的灵魂,生命的鲜活的学校。在这里,满是生命的气息。

【篇三:小院的秋】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有不同的风景;可是,小院的秋景,却伴我成长了十几个岁月。

姥姥家在农村,住的是小平房,有个很大的院子,春天,院子里万物复苏,小田地里便种上了不同的种子;夏天,月季花全开了,枣树上,山楂树上都开出了花;秋天,好吃的都熟了;冬天,光秃秃的一片。而给我记忆最深的,便是小院的秋。

记得小时候,每每回到姥姥家,最盼着秋天来了。每次一到秋天,树上的枣和山楂就全能吃了,我便和哥哥,带着弟弟上房去摘枣,梯子很陡,每次都纠结好久才敢爬上去,妈妈经常说我一点儿也没有女孩子的样子,在屋顶上能摘到最大最甜的,它们吸收了充足的阳光,像小灯笼一样挂着。院子里,舅舅拿着个大竹杆打着树上的枣,枣便像下雨一样全落了下来,我们便帮着大人拾枣,挑枣,等再回到姥姥家时,有的便晒干,有的被做成酒枣,有的便做成了馒头。

渐渐地长大了,便开始做一些不同的事,拾一些银杏叶做书签,和大人一起收拾打枣后狼藉的院子,长大了没有了那么多的乐趣。哥哥们也迷上了游戏,常常留我一个在院子里玩,有时陪姥爷喂鸽子,聊天。

去年秋天的小院,树上便没有再挂满小灯笼,便没有昔日打枣的乐趣,满满的银杏叶没有人再去拾,而我也再也没机会陪姥爷喂鸽子,拉家常。姥爷走了,去了很远的地方,小院里很静,失去了往日的欢快。

秋天,这小院的秋天,若留得往日的话,我愿意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篇四:姥爷的家】

我的姥爷是一位警察,平时很严肃的样子,唯独见了我才会露出久违的微笑,因为姥爷最喜欢我这个大外孙子了。

妈妈说,我走路就是在姥爷的引导下学会的,姥爷曾经有一套房子,是典型的东北小院,红砖碧瓦,绿草如茵,小院的周围爬满了牵牛花,引来了许多的蜜蜂。姥爷带着我把菜园的栅栏都涂上了蓝色,变得很温馨,我很喜欢这个家。

吃午饭的时候,姥爷带着我从菜园里现摘了黄花、青椒、生菜、香菜,菠菜,小葱,把这些和东北酱一起蘸着来吃,别提有多香了!

黄昏的时候,姥爷家的房檐下飞进来了几只家雀,我抬头一看——原来在房檐下挂着一个好大的鸟窝啊!姥爷说这个鸟窝已经有三年了,每年进进出出的家雀大约有二三十只,家雀的爸爸妈妈们很忙碌,每天在菜园中和周围的庄稼地里捉虫子,不仅喂饱了自己的宝宝,还帮我们把虫子都给清理干净了,真好!

姥爷家的空气特别好,夏天蓝天白云,冬天白雪皑皑,四季分明。姥爷的家在东北,离我很远,平时我只能通过视频来看看我想念的他,通过照片来回忆那片墙砖绿瓦。

姥爷·家·我是永远温暖的一幅画!

【篇五:小院里的春天】

别人都认为我们小院的春天是这样的:房屋上面的冰雪融化;烟囱上飘起一层又一层浓密而又呛人的烟雾;从外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机械轰鸣声……

其实我们的小院是这样的:小树发芽;迎春花又重新露出美丽的笑脸;小鸟儿们成群结队地来到小院里面开派对……好是一派春意盎然的样子,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当我们每一个人都挎上一个假期都从未背过的书包,来到院子里时,小鸟儿们正朝我们“叽叽叽……喳喳喳……”的唱歌;花儿们也正在向我们微笑点头;小树苗也不例外,它也发出“沙沙,沙……”的声音,似乎是在和我们打招呼一样!

当中午回家的时候,小院儿里面变得更有意思了!屋顶上融化后的积雪,一滴一滴地跳入下面的花盆里,去滋润小花儿们,花盆里多余的水自己也会从花盆里跑出来,好似坐上降落艇去土地里的小树苗家里串串门,聊聊天……有趣极了!

到了该午睡的时候,小树苗低垂着头,很不开心,迎春花也不太快活……大概是因为一个原因——我们都要上床睡午觉了,不能再去陪它们玩耍了!

小院儿真美啊!尤其是小院儿里面那美丽的春天!

【篇六:农家小院】

我家有一个院子,种满了果树,有柿子树、枣树、杏树、桃树、樱桃树……柿子树挺拔轩昂,枣树上的枣儿红彤彤的,桃树上结出了果子,三颗樱桃则默默无闻的居于院子的一角。

春天来了,春风如酥,春雨如油,桃红李白,落英缤纷。它们的香气,引来了成群结队的蜜蜂和蝴蝶,这些蜜蜂和蝴蝶,在花丛中飞舞,瞧,他们跳得非常欢快!旁边的向日葵,也已经长得很高了,这真是一个美丽的春天啊。

春天过去了,一个美丽的夏天已经到来,小院里一片葱郁,风儿吹过我的脸庞,好像在亲吻我;风儿吹过树叶,树叶发出沙沙声。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在院子里,叽叽喳喳的玩耍,开心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小院儿的上空。盛夏时节,后院的指甲草花开了,指甲草花和食盐放在一起捣碎,头天晚上,用野麻叶把捣碎的花包在指甲上,第二天早晨醒来,指甲草的红色就留在了指甲上,很久都不会褪色。

秋天来了,小院里的树叶一片片的变黄了,一片片的树叶,落在地上,小院儿变得金灿灿的,邻居家的小孩子,来到小院里,踩在树叶上,树叶发出“哗哗”的声音。

冬天来了,下起了雪,雪从天上落下来,好像一只只白蝴蝶在空中飞舞,雪落在树上,房子上,院子里洁净极了。我们还在院子里堆雪人,打雪仗,开心极了。

小院里一年四季都很美丽,这里充满了欢笑,我喜欢我家的小院儿!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1328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