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小学作文 五年级作文 保护白鳍豚
保护白鳍豚
发布时间: 2020-01-14 23:06
阅读:20

【篇一:保护白鳍豚】

白鳍豚这个名字大家都不太听过吧?他是一个庞然大物呢,它的颜色是银灰色的,他喜欢在波涛中翻滚或以三角形的背鳍劈开浪花,飞速前进,有人会脱口而出:“这是一只这么大的鱼啊!”然而这不是鱼,而是哺乳动物白鳍豚。

白鳍豚很大,身长3米,体重250千克左右,它的身体是纺锤形皮肤,很光滑,嘴巴尖尖的,但它比鲸鱼小很多,可他也有胸鳍,背鳍和尾鳍。乍一看,确实很大!

鱼类有鳃,可以在水中呼吸。白鳍豚没有鳃,他只有肺,靠一个朝天的鼻孔在水中呼吸。只要她向水面充足,一口气就可以在水中游30分钟左右,所以它才是“长江之王"啊!

白鳍豚皮下有一层很厚的脂肪,可以防寒,在冬季脂肪厚达5、6厘米,占体重1/3以上。

白鳍豚的脑子很小,只有500毫升左右。脑上有非常多的沟回,发达程度甚至超过许多陆地上的哺乳动物。鱼是卵生的,而白鳍豚是胎生的,刚生下来的幼豚近一米多长,雌豚有一对乳头,幼豚是靠吃奶长大的。

白鳍豚现在逐渐走向灭绝时代,1980年才发现了7只,希望我们不要随手丢垃圾,不要使可爱的白鳍豚逐渐灭!

【篇二:白鳍豚琪琪的遗书】

我的名字叫淇淇,是地球上最后一只白鳍豚……

在我儿时,我们白鳍豚也不多,父母生了我便死了,除了我与一些同伴外,就只剩一些身强力壮的大叔大伯了。

好像长江上游建了个造纸厂,污水已把我的几个同伴熏死了。那我们这一群剩下的白鳍豚,可能是最后的白鳍豚,必须往上游干净的水源游,必须!

但要知道,我们现在的住所离造纸厂虽近,却依旧有一段距离。我们要到达安全的地方,犹如那牦牛渡鳄鱼湾一样——一定有牺牲!真的,这过程中,有几位同伴相继倒下,只得与生我们、养我们的长江共眠!化工品气味能忍,可水要喝进肚子里,于是,我也四肢乏力、眼冒金花,终于离开了由不足千只白鳍豚组成的“小部队”搁浅在岸上。

我以为我要死了,至少,我晕了……

醒来之后,我便被安置在一个水池中了,只有我一个,孤零零的,但这里水质还可以,不愁饭菜不香,而且四季温暖如春……

但我并没有沉浸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中,渐渐的,我的孤独感愈加强烈,即使人类中途加了些小鱼小虾,想以平复我的心情,可他们怎么会懂呢!我需要的是“界、门、纳、目、科、属、种”都与我一致的同伴!不是普通生物!于是,那些可怜的小虾、小鱼们,刚进来不到三天便成了我的腹中餐。虽我满足于物质,但在精神上,我要给差评。

我又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十余年,我已二十二岁了,长年的孤寂已使我的脾气暴躁,一事不顺便要发脾气——撞墙。那些人类,自然不想我自暴自弃,他们试图阻止,但他们又做得了什么?我已经有些看不懂人类了,他们破坏自然环境,却救助了我。虽救助了我,却不给我同伴,好让我们种族得以繁衍。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难道我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见证我们这个种族的灭绝?无人回应。

既然如此,就将此文作为我的遗书罢!

新闻:淇淇独处世间长达二十二年,郁郁而终。洪荒万年,独对穹苍灭绝,谓了大寂寞可也。白鳍豚,这一2500万年与大地同老之“活化石”已经灭绝。

【篇三:白鳍豚的自述】

我的名字叫淇淇,是地球上最后一只白鳍豚……

二十二年前。

我孤独地在沼泽地中翻滚,挣扎。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个同伴在长江怒吼的波涛中,发动机轰轰的鸣叫中,岸上无数人难测的笑容中逐一消逝。江水中还泛着血腥味,难闻的气味从水中到空中,再到岸上。那条险恶的江中,是多少手足的血肉;那岸上的☆中,是多少同胞的性命。

我再也无法忍受丑恶水中的空虚,只身一豚来到洞庭湖中。望着那水上明媚的太阳,我似乎看见身边出现了同伴。当转身追寻时,却只看见自己的影子。我无法忍受,扎进了泥中,拼命敲打自己……

醒来……

我在哪儿?莫不成是天堂?我只觉自己又恢复了气力,并呼吸着新鲜而纯净的水。才一闭眼,便到了此。然而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正向我走来。我想游走,却只感到面前有坚实的物体。这不是梦,我被救起了,并活在这小小的水箱中。

我惚惚忽忽又看到了同伴,只觉身体不断不沉,意识也在模糊,忧郁充溢我的心头,我决定放弃生命,回到有同伴的地方去。

又一个男人进来了,他对原来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摇摇头,看向了我。

那眼光像是父亲的目光,使我想起水中那矫健的身姿。目光中有哀怜,却也有期望,我感受到了父爱。一刹那间,我似乎明白,即使仅凭着这个男人的目光,我也应活下去。因为我已不再是淇淇。我肩上的,是我们的长江。

遗言……

已是二十二年过去了。我又苟延残喘地度过了二十二年!那个男人越来越老,他看我的目光也越来越悲哀。冥冥之中,似乎有力量在呼唤我回归了。

我最后一次打量起这个房间来,蓝色的墙壁,漆着美丽的水纹。各样的鱼陈列在墙角。最使我感动的,是墙上挂着的一张照片,拍着整整一群白鳍豚。

我回想着一生,从在长江里出生之时,我便被告知我们的悠远,我们的重要,然后,是不断地成长。我莺飞草长地长大,同胞马不停蹄地逝去。然后是哭泣,绝望,轻生的沼泽,最后是希望,狭小,孤独的水箱。我活着,也让白鳍豚活着,我死了,白鳍豚也死了。

作为最后一只白鳍豚,我肩负着延续种族的使命,可惜太迟了。

我耳边回响起无数同伴的呼声,而今,只有静到可怕的水箱。我眼前浮现起无数同伴的面孔,而今,只有一张无聊至极的照片。孤独,已陪伴我二十二年,成为我不可舍去的一部分。

我的生命早已不只是我的生命,而是整个族群的生命。我为崇高的信念而活着,于是理所当然抛弃了同伴的羁绊,自己的感情。

在洪荒中,死亡在呼唤我;在冥冥中,生命已抛弃我了。

我渐渐地,渐渐地下沉,我只看到,那些白鳍豚同胞游出了照片,正在呼唤着我。

【篇四:白鳍豚的遗书】

我只是一只白鳍豚而已,名曰淇淇。

二十二年以前的事,我近乎完全忘却,然而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同伴奋力的呼喊,是无数个同类的争先恐后,是四处逃窜的生命,是水波的剧烈翻涌。我至今仍忘不了面前的伙伴在大呼一声“救救我!”后终于没有逃过鱼叉的追杀,它的白鳍终于被血水染红,从此再也看不到它清澈的眼睛,我至今仍忘不了那一群短小而却有力的人类面无表情的投出我们的“死神”一鱼叉。机械地将一只又一只熟悉的面孔从我眼前带走,没有理由,也没有目的。

我只能在恐惧的包围中向前奋力地游,疯狂的挥动我身上的鳍,试图成为这群残暴不仁的恶魔手中的漏网之豚,可是他们似乎成为了这里的主宰,从不给我钻出的机会,我屏息凝神、奋力飞跃,想要像空中有翅膀的那群家伙一样,让白色的鳍成为翅膀,可是人的手里的那些东西似乎可以上天入地,上可捕鸟,下可捉我。

也许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因为当梦醒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一个迥然不同的地方。那个和之前一样的叫做人的生物隔着一层水巴望着我,可能在渴望我头顶上的那个唯一的皮球。

这二十二年以来,只是这皮球与我相伴,我对头顶上那个人有着本能的反感,即使他看似人兽无害,可我深刻的知道,每一个看似淳朴善良的人,都有可能蕴藏着可以毁灭每一只白鳍豚一一无论是鳍还是尾一一的力量。

我曾试图摆动我艳白的鳍,我自认为它十分亮闪闪,但是无豚回应;我曾发出我自认为最高声的呼喊,但是在空寂的水里,只能听到我自己的回声。二十二年了,一直是这样。

我曾问天,为什么要让我遭受如此大的磨难?后来我又庆幸我能在灾难中存活,并且能摆动自己的鳍。然而,上天却把我抛给了孤独,我独自在空旷的水里,永远,也许永远都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为什么?二十二年的孤寂,我却什么都没有得到?为什么?二十二年的呼唤,我却一直没有回应?为什么?二十二年的悲哀,我却一直没有答案。

我的同伴们他们都去哪儿了?他们都在那场战争中消失了吗?不,不可能,二千五百年,我们已经生存了二千五百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霎那间消失?我挣扎着,似乎要从这个虚幻的幻想中挣脱出来,然而,我才发现,我似乎像人陷入泥潭一样,我的鳍再也没有了精神与活力,再也没有了银白的光泽。

我琪琪,难道真的要沉沦在这无边的海里,从此失去自由,剥夺生命的权利?二十二年的精彩,我真的都无法领略?我感觉心在水中分崩离析,如同人在水中的倒影。我不明白,这世上为何有人类?他们又为何要占据我的生存领地?我不明白,他们为何要夺走我自由的权利,夺走我与同伴的交流?

我感觉鳍渐渐僵硬,尾渐渐飘零……

我是世界上最后一只白鳍豚,名曰淇淇……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