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三作文 不成曲调也成歌
不成曲调也成歌
发布时间: 2020-02-13 11:43
阅读:72

【篇一:不成曲调也成歌】

在我的记忆中,冬日严寒,墙角一枝梅花,孤傲绽放;春回大地,小草冒出第一芽新绿;秋高气爽,火红的枫叶漫天飞舞,这都不如那一次体育测试,令我难忘。

记得那是初三最后一次测试,我站在跑道上,抬头望着那轮红日和硕大的场地,不禁有一些胆怯,随着“预备……跑”,一声枪响,我迈出了第一步。

等第二圈跑完,豆大的汗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我感觉头上好像不是顶着一轮太阳,而是一个正冒着熊熊烈火的大火炉。我的两条腿都快被烤化了,我这样想着,连带着步伐也慢了下来。只见身后,一个个身影,由远及近,都如飞离的箭一般,轻轻松松从我身边划过了。还有人一边跑一边向我喊道:“不行了吧?我超过你喽!”听了这话,我不觉加快速度,可没跑几步就感觉像泄了气的皮球,我实在跑不动了。

我的嗓子又干又痒,舌头仿佛往肚子里拽,天气又这样的热,我已经大汗淋漓了。只瞧,一位放弃跑步的同学,正从跑道上穿过,手上还拿着一根冰凉凉的雪糕。

我心里不禁想,要不放弃吧,吃着雪糕多美呀!。正当我犹豫时,只见身后一个慢吞吞,胖胖的同学,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向我跑来。“快到终点了吧”,“快了!”我回头冲他喊道。我转念一想:“他不比我更累吗?他都能坚持,我怎么能停下来呢?”我咬着牙,迈着艰难的步子,一步一步,终于一跃,划过了终点。

我瘫倒在地上,只听老师激动地对我说:“你这次比上次快了十秒,就差一点点就达标了”

是啊,这次测试,虽然我没有达标,但是超越了自己,不也是一种成功吗?哦!正像那句话所说的,不成曲调也是歌啊!

【篇二:不成曲调也是歌】

窗外——外面的风极大,行人都弯着腰艰难前行。

窗内——熟悉的墨香,笔墨在纸上一遍又一遍的行走着,身子要正,拿笔姿势要精准,每一次笔落在纸上的时候都是一次考验,极其安静的书法室,写字将就的就是要慢要静要稳要心无旁骛,这么大的屋子,连空气的流动也是放慢速了的。窗外急速的秋风和窗内极缓的空气在我内心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变化。刚接触的时候很新奇,心里总是蠢蠢欲动荡不安。可时间一久,就有些不安稳的感觉,心有些不定了,这个时候该练好的笔画我却并没有掌握,每一次下笔的时候总是心里一颤,手一抖,便不成样子了,这时外面下起了大雨,我的心情有些烦躁,身体开始躁动不安了。冲动的魔法给我了放下笔的勇气,靠在椅子上一动不想动。脑子里都是埋怨,为什么都这么多天了我还是没有掌握技巧,难道是我不适合写字么?我多么想写出令人瞩目的文字啊!我是多么爱写字只有我自己知道。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天有一些昏暗。我抬起头来,在昏暗中我看到了一束光。在我的对面有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儿,发丝轻轻抚摸着她认真的面庞,睫毛弯弯的眨啊眨,尽管是四十五度的低着头,但我仍然可以看到她明亮的眼睛里透出的光芒,她手拿着笔,自信又熟练的在纸上行走,一行行靓丽的字展现在我的眼前,这不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么?这时的我多么希望那个自信又美丽的女孩就是我啊!这时我耳边传来书法老师和别人的交谈声:“这个孩子在我这学了三年的书法,她坚持的很好,以至于有现在的成果,我很开心。”这几句话真的说进了我的心里。室内的空气忽而流通起来。我才学了六七天,还写不出另自己满意的字,她学了三年,才写出另我羡慕的字,那为什么我不可以像她一样写三年呢?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去浮躁,现在的我只有去坚持去努力,才会有结果。

我做正身子,拾起毛笔,仔细的看着老师的字,认真的写着。这时耳边传来隔壁弹奏古筝的美妙旋律,听,他们也在学习着努力着。外面的雨停了,阳光照在书法室的桌子上,照在墨汁上,可以看得见我的笑容。

正值如花般灿烂的年纪,怎能说弃就弃。就算花朵还未绽放,也总归要试一试,即使生命的歌不成曲调,也要去谱成青春的华章,演绎生命的绝美。

【篇三:不成曲调也是歌】

阳光照进病房的时候,她的眼睛已经睁开了,漠漠地望着天花板,脸上的表情,是沧桑,是释怀,或是惋惜。没人知道,她,是我的奶奶。

年轻的时候,奶奶放弃学业,学习唱歌。在文工团里她是一个小太阳。“他们都说我唱歌好听,我们为什么,他们又说那声音听着舒服。”奶奶眼里噙着泪,沙着嗓子,诉说着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的事情。

没错,她哑了。再也不能唱歌了。她还是那么向往音乐,当广场上有人在唱跳时,她总是伸长脖子望望,然后又垫起脚尖,张开嘴,却又不发出声音。良久,又低下头离开。越发佝偻的背影承载着的落寞,也许只有那位老人知道罢。

我们不愿她的背越来越低,不忍看着她强迫自己离开有音乐的地方。后来,妈妈叫来了文工团的爷爷奶奶们。当然,奶奶并不知情。

“天冷了。”奶奶缓缓呵着气,悠悠地脱了鞋,家里响起低低的歌声。奶奶愣在了原地,然后她笑了笑,抹着眼角低头告诉自己:“又出现幻觉了不是……”我听着,听到了她的虚幻的坚强下的不愿面对自己,她的害怕源于不自信。

她的步伐更缓了,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来,因为歌声并没有停。她开始寻找音源。我知道,她急于关闭它,急于逃避它――老人,害怕面对。文工团的爷爷奶奶们从她的背后出来,奶奶勾着背,这下她真的傻了。她迅速的抹了抹着眼睛,又愣愣的转身。竭声说:“大家!大家……”她看着他们每个人的眼睛,愣在沙发上,却又呆呆地笑了,重复着:“大家都到齐了。都回来了……回来了。”

我默默退出去,关上门。不知何时,我的眼中竟也含满了泪水。

傍晚,家里的客人已经走光了。我推门进去,奶奶拿着旧时的照片,沙哑的喉咙发出低吟,像是在唱歌。我走上前,奶奶放大了声音,是歌声。不过,歌声像是放了蜜,但又像是含了苦瓜。音辞转圜间,像是沙漠中的风的低吟;停顿中,又像是老牛在细雨中沉默的味道。我品味良久,便是品不出。心想,这大概是岁月的味道罢!

那个傍晚,奶奶牵着我的手,走到了广场上。她的背是挺直的,像一只清傲的老鹿。她的嘴里哼着悠扬的歌。

不成曲调也是歌。其实奶奶本身就是一首歌――岁月之歌。其实,岁月的雕饰固然疼痛,但最后的作品,确是洒满了欣然的傲与释然。而奶奶口中的哥,虽再无美妙的歌声,却多了一份时间沉淀的神韵。

我记得那天傍晚,她牵着我的手,对我说:“奶奶老了,却好像如获新生。果然,生活的裂缝是光照进来的地方。”――而光照到的地方,便谱成了一曲无调的音乐。我如是想。

【篇四:不成曲调也是歌】

车里悠悠地在放大悲咒,没有起承转合,没有波动跳跃,不成曲调也没有歌词,但它却唱着人间的悲喜善恶。这大概也是歌吧,我想。

就像没有经过雕琢的东西才有价值,没有规划的生活也是人生。

从小,妈妈就为我安排好了一切。在她的规划下,我收起了属于我的真性情,学习一项又一项的那所谓的“爱好”,整天忙碌奔赴下一个战场。我成了大人们眼中的乖乖女,小才女,小小年纪就有所成就,还经常被当成大人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教育自己的孩子。然而,这种感觉,于我,却像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有着光鲜可人的外表,却终是掩埋了那颗放荡不羁的心。

转机出现在这个寒假,妈妈似乎是顿悟了什么道理,交给我二十天的时间自我安排,并希望我的表现能让自己满意。

于是,没有了条条框框的束缚,没有了紧凑有序的计划时间表,手里握着这又长又短的二十天,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涟漪,小小的激动四处漫延。

第一天,我小心翼翼地摆弄着时间,生怕弄丢了什么,紧张和不安让我心生焦虑,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安排。

但之后,似乎一天比一天好,我好像掌握了自己的节奏,知道了我自己的适应。宽松,不紧张的节奏更让我充足,或许随性也是一种生活。

在随性中,我找到了学习和生活的乐趣。尽管是没有规划,没有紧凑,但这终是自己的生活。

这个寒假,我收获颇丰,不仅仅在学习,更是在生活。

车里的大悲咒仍在悠悠地唱着,平平淡淡,如同没有吃饱饭的老人,没有起承转合,没有波动跳跃,不成曲调也没有歌词,但它唱出了世间的美丑,它终是一首歌,歌颂人性的善。

就像是我那不受规划的生活,也是一种不一样的人生。

【篇五:不成曲调也是歌】

当一个个跳动的音符有序地排列在乐谱上,那便成了曲调。或许,曲调是一首歌的肯架所在。但是,只要魂依存,不成曲调也是歌。

人生之路或许就是一首歌曲的演绎,曲调使之精彩、华丽。但是,即使不成曲调,变得苦涩,它依旧有别样的精彩,别人如此,我亦如此。

小时间,或许是出于对那五彩缤纷的无端喜爱,我迷恋上了画画。一开始,父母以为我仍像过去一样,对一件事只有三分热度,便放任我随心去做,但是这次,我却就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一条条永远画不直的直线,一块块永远无法完美的阴影,这美术似乎与我想象的截然不同,而老师告诉我,这由黑白线条光影组成的素描是世间最美的艺术。厌恶、失望一下子在我的心中充盈,这份艺术和我想象中的五彩缤纷截然不同,但我殊不知,它竟将成为我的人生之歌中的一段不成曲调却又精彩的曲谱。

几年的学习后,那一尘不变的黑白已从不适变为习惯。我用一张白纸、一支铅笔描绘着光彩亮丽的大千世界。在纸上,似乎一切都变得黯淡无光。可这确是最真实的,毫无装饰的世界。观阅世界名家们的作品,那光与影、黑与白之间透射着人世间的人情冷暖,一条条不变的线勾勒着世界的轮廓,简单却又富有深义,而这总会发人深省,引发我对世界的深思。

然而,或许注定无艺术天赋,在学业压力下,我最终还是被迫放弃了素描,然而,那份情怀却始终存于我的心间,一直没有泯灭。

至今,每当受到挫折,我总会再次拿起一张纸、一支笔,望向远方,轻轻勾勒那简单的、纯粹的世界。此时,烦躁、不安都抛之脑后,而换来的则是内心的安宁。

这份艺术在我的人生中算是一段不成曲调的乐谱,然而这段人生之歌却一直回荡在我心间,如一股清流,总能带给我亘古的宁静。

【篇六:不成曲调也是歌】

浓烈的橙色涌进被刷得崭白的墙,逃进他的眼里,反射出别样的斑光。只一人倚一床,柱一杖,只着一大衣,长裤,静若雕塑。

年过耄耋,他的年代,他的青春,就像一曲被切碎的歌谣,支离破碎,拾不起,拼不拢。

十七岁吧,风华正茂,谁都有一个张扬的黄金时代。是的,张扬。张扬到叛逆,张扬到不屑于被拘束于书本之中,他愿意去闯荡,这个小地主家庭,让他也不能满足。于是,他出走。战事刚平的春天,辽沈风静,淮海波平,平津夜宁。渡过江流,南京城飘起镰刀与锤头的战歌。连滚带爬地,几近不拖儿带女的仓皇。在涌动的人流之中,他难以逆流挣脱,他被带走了。

窄窄的海峡,似远隔万里。在人头攒动的船上,难忍的海腥直刺鼻腔,即使曾是摇船好手,此刻也如风雨中的鸭子,慌乱,呕吐成了他日常作息之外,唯一剩下的,足以挨过时间的事情。

四面围海的宝岛,明明是海空兼备的交通要地,却又如同一围住囚犯的,阴冷的监牢。如何逃出那里?天涯边,古桥上,唯唱人断肠。几乎跑遍整个台湾的他,几次陷入国民军的封锁线,两年的时间,让他摸清了每个港口。摸着黑夜的轮廓,触着风的声音,他挤上货船,经手几番电筒的搜索,他放下了安全船,渡着风啸,划回大陆。

已经抖光了钱袋的他无可奈何,仍是挤着,藏着,挟着,腋着,在泥泞里跌倒了好几次,裹着一身黄泥,他回来了。

刀疤,风刻下的痕迹,挤在眼角与嘴角之间,刚过弱冠的他,就如已至而立。杨柳依依,雨雪霏霏。一下子的风涌入干涩的眼中,吹出了混浊的泪。母亲的像升上堂中,灰白的,眉眼中流露着昔日的温情。

他似乎拥有一个奇迹的青春,在所有人经历绝望之后,他带着伤痛的青春,回来了。

他嘴里仍哼着,断断续续的,谱不成曲的歌。他撑床吃力站起,甩开手边的木杖。

“大外公,我来啦!”我向他大喊着,怕风吹声进不了他那耳背的人儿。笑,挤进断章的青春。

不成曲的青春,也是一首奇妙的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