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二作文 指挥家
指挥家
发布时间: 2020-02-20 16:44
阅读:43

【篇一:指挥家】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在经济生活日益昌盛的今天,人们除去必要的枯燥工作之外,渐渐为自我解闷而开发出了一项新技能——指挥。

指挥,顾名思义,便是自以为眼光长远,凡事都跳出来指挥两下。对社会事件、国事,甚至别人的家事都大谈特谈,一吐为快。表面上是事件的指导,漂亮话如骡子拉的车一般数不胜数。仔细想想,却是空有漂亮的皮囊,内里却如同浮萍漂无所依。只会惹来人们一阵嗤笑。只是空谈罢了。

现如今的“指挥家”数不胜数,个个自视清高,以为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却不知在真正有学识、有所倚、明事理的人眼中,他们宛如舞台上的跳梁小丑。

空谈,这一现象从古至今便未消失过。古时又以“纸上谈兵”的赵括为代表,空谈国家战事,最终被战争这一残酷的镜子照得原形毕露。又有为大众所熟知的“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明明无所倚靠,却又心存侥幸,空谈吹竽技巧,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捕风捉影的“指挥家”的嗅觉异常灵敏,只要迎风嗅到一丝他们可以谈论的,便如同盯中目标的恶狼,死咬猎物不愿松口。最近,微博热搜的德云社弟子吴帅脑溢血网上众筹事件,便成了众矢之的。吴帅家人品性不洁,北京房产不能动,轿车不能卖,却要网上众筹。“指挥家们”于是慷慨激昂地站在了事件最前沿。“文化水平低是素质不高的原因”“没文化的人只能靠卖惨来骗取钱财”等等,诸如此类的谈论层出不穷。

其实,谈论现象级事件是人们关注时事、关心国家的体现。但是空谈是谈不久的,也谈不出来什么的。与其空谈消闲,不如实干痛快。

英国诗人雪莱说过:“浅水是喧哗的,深水是沉默的。”

有时候,沉默者往往是付出最多的。实践出真知,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饱览书文、时事,使“指挥家”自觉腹有诗书气自华。其实不然,看法与所学知识只有实干了,才能真正掌握,并且个中滋味必然酣畅淋漓。

【篇二:当一回指挥家】

班里为了迎接一年级的小朋友,要在晨会上搞一个大合唱。因为全班就只有我一个人五音不全,总比别人低一个调或高一个调,且唱得十分不和谐。所以,我被扔出来当一个不认识五线谱的“指挥家”。

我见过指挥家,但不了解指挥家,尽管我上网看过视频,却还是不会,就这样在全懵的状态下,去应付大合唱。

到了合唱当天,我拿了一双学校食堂的筷子就上场了。我随着音乐摆动身子,两只手各拎一只筷子在那瞎晃。高声部休止了,我依然朝他们那指挥,低声部起奏了,我却向他们持休止符号。我听到身后有音乐老师在喊:“反啦反啦!”我一着急,“指挥棒”打到了前排的同学,使话筒传出了一丝“哦”的叫声,幸亏话筒不在他前面,不然我差点酿出了大祸。心里窝火的不行,真想把那个=根可恶的“指挥棒”扔出去。然而。……有一根棒子真的飞了出来,我真的是要疯了,什么指挥家啊!真的让人烦躁,骂了一声“我去”!然后话筒中又传来了一声轻微的“我去。”我要奔溃了,我听着合唱,勉强地挥挥手,巴望着早点结束。

终于,煎熬到了头,我的指挥家生涯结束了,我的演出受到了许多人的强烈批评,嘿!又不是我的错,让我这个只会动笔的二愣子去指挥,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让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呀,我真的是无地自容。

晚上回家,看到自己帅气的指挥照片,注意到地上有根筷子……我再也不当指挥家了!

【篇三:路口的指挥家】

记得那位伯伯没出现之前,那路口隔三岔五都会发生大大小小的摩擦:

两辆汽车面对面驶来,却偏偏在最窄的路口相遇了,谁也不肯倒车,结果就这么足足耗了半个多小时……

路人进入路边的商店,将电瓶车随意地放在了路上。这不,一辆汽车开来,司机拼命地按着喇叭,那刺耳的声音让行人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那天,爸爸开着汽车带我去学校,为了不迟到,我们总会提早半个小时出发,因为我们已经好几次因为在那个路口发生堵车呀,刮擦等情况而迟到了。可是,那天经过路口却是那么安静,那么顺利,爸爸不由地加快了车速,我好奇地看着车窗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让路口发生了变化,那一抹亮黄第一次从我眼前划过,也第一次从爸爸口中知道了这是一位交通协管员。

为了弄清楚这位伯伯是如何让路口变得如此畅通,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来到了路口看个究竟。

“老哥呀,你这车放在这儿可不行,要是汽车开过来,把你的车子碰倒了,你不心疼?”这时,协管员伯伯正在对一位刚将电瓶车停在路边的老爷爷说话呢!“不错不错!你说得有理,我可得把车放旁边点,不然就自讨苦吃喽!”说着,就将车推起,远远地放在了一边。

这在这时,一个满头黄发的小伙子,哼着歌,将电瓶车开成了“S”形,潇洒地由远及近,协管员伯伯把脸一板,大声喝道:“小伙子,车技不错,但这儿可不是表演场哦!”说得小伙子一脸通红,赶忙停止“表演”,点着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规规矩矩地骑着车走远了……

正当我看得入迷,老伯伯发现了我,走过来亲切地对我说:“孩子,怎么站在路边?这儿车多,赶快回家吧!来,我送你过路口!”

我抬起头,微微一笑,说:“我是来看你的。”

“看我?”他奇怪地看着我:“我既不是明星,也不是什么怪物,你为什么跑来看我呀?”

我嘿嘿一笑,说了句:“伯伯,你真厉害!现在我要回家了,再见!”

只听伯伯在那儿自言自语:“这孩子,真让人搞不懂……”

如今,那抹亮黄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不论是炎炎的酷暑,还是寒冷的冬天;不论在滂沱的雨中,还是在凛冽的风中;不论是悠闲的假日,还是忙碌的上下班高峰,那抹亮黄总是不停地忙碌着,没有怨言,没有牢骚……

家门前的那个路口依然车来车往,路人还是行色匆匆,但那抹亮黄就像一个出色的指挥家,让路口演奏着一首流畅的歌,一首动人的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