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一作文 永远的苏武
永远的苏武
发布时间: 2020-03-25 17:38
阅读:24

【篇一:永远的苏武】

风雪中,我看见你的牛羊瑟瑟发抖。

薄雾里,你瘦弱的身躯,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采。

你,还好吗?这么多年,你受的委屈,我都看在眼里。“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鬼”,你不为权钱所动,从容赴死,身陷大漠,一去十九载!人生,能有多少个十九载?何况,你身单影只,陪伴你的,只有你的羊群,只有你的不离不弃的旄节啊!

伴长风而起,随寒霜而眠。饥寒交迫中,你吞咽草皮,以此来维持自己的生命,铮铮傲骨,震撼了单于,羞煞了那些随你而去却投降匈奴的碌碌小人。

单于想重用你,怎奈你婉言谢绝,至死不渝,忠于大汉。于是,你被放逐到北海。单于愚蠢地以为,时间会击碎你的信念,北海的风雪尘沙会磨去你的棱角。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你的忠诚,昭日月,垂千古,风吹不摇,地崩不裂。

当年,你英姿勃发,带领军队,手持节,怀抱汉匈和睦的夙愿,奔走于茫茫戈壁。如今,你后悔了吗?面对大漠,你的内心是不是荒草萋萋?面对一群难懂你心的羊羔,你是否觉得心痛?十九年的风霜,十九年的雨雪,你竟坚持了下来。无数个日夜里,我都在想,这样的坚守,你究竟为了什么?

或许,你投降了,就不必再受这孤独之苦,就可以再像当年那样意气风发。其实,我都知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便是你坚守的动力源泉,你如高山雪莲那般,执著而圣洁地守望你的大汉,你的君王。

北海的天空,因你而湛蓝。小白羊温顺地依偎着你,偶尔嬉戏奔跑,看似安详平静,背后的凄楚,只有你自己懂得。朔风凛冽,一间漏风的草屋,一盏在寒风中摇曳的灯火,还有那湾斜挂胡杨之巅的冷月,与你作伴,抚慰你的孤独和寂寞。

有这些朋友,夫复何求!

此时,迎春的风已吹至南国,你那里,冰雪融化了吗?

【篇二:苏武改变了我】

寒冷的贝加尔河湖畔飘着鹅毛大雪,四周是一片雪白,远望,不知是天还是地,雪将它们融为一体。

如此寒冷的地方,我原以为会毫无一人,可是,你–苏武却突然闯入了我的视线。你靠一根木杖支持着,颤颤巍巍的走着,不知是冷还是恨。头发也已花白……十几年来你历经艰辛,可是依旧不能回去看看你朝思暮想的大汉,你为了使大汉匈奴和好,你忍了。你放弃了长安的高官厚禄,歌舞升平,而愿意去那广袤而又荒凉的贝加尔湖畔,放牧。,你还是忍了,还有……一切的一切你都忍了,想团结民族力量共同战胜困难,可是却不如人意。

十九年,你忍受百般折磨,不被繁荣富贵所引诱依旧对汉朝忠心耿耿。你像那洁白的雪梅,傲立于枝间,世间的一切都无法将你变得灰暗;你像贝加尔的雪莲立于天地间,不与匈奴同流合污。你与皎洁的月光作伴,讲述心中的百般苦涩。每当你感到饥肠辘辘时只能眺望佳肴美食,伴着毡毛与冷血一并吞下,满腔热血沸腾着一个至死不渝的信念,真真铁骨敲响,千古绝唱。

你凭着奉献,气节,信念,这三个词等了十几年,你终于回到了让你魂牵梦萦的大汉,那光秃秃的旌节棒,繁衍了一代又一代的羊羔,花白的头发……这些都是你衷心的见证,是你永不放弃的见证。

苏武,是你改变了我。我要像你一样用气节,奉献,信念这三个词,战胜日后所有的困难。

【篇三:读《苏武传》有感】

擎一支旌节,挥一挥羊鞭。虽饱经折磨,却宁死不屈,傲然站立在那孤独的土地上,他,就是苏武。

初读苏武,便被他那铮铮傲骨所吸引。当初,苏武不幸牵出一场兵变,为了不辱使命,他竟不惜以自刎来保护国家的名节,面对卫律的威逼利诱,他不为所动,他宁愿自赴黄泉也不愿背那叛囚的千古罪名。

身处冰冷的地窖,他将满口毡毛与草皮一块咽下,浑身的热血都沸腾着一个至死不渝的信念——精忠报国。寒风凛冽,他与冷日作伴,北顾中原,他将“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臣”铭记在心,冰雪飘落,他仍手持旌节,不忘汉朝,苏武用他那高尚的气节深深的诠释了“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好一个不屈的苏武,一边是高官俸禄,一边是赤胆忠心,站在忘却与铭记之间,就在安逸与忧劳之间,他选择了忘却富贵,选择铭记中心,给他的人生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好一个坚贞的苏武,一个普通的老臣,却用他的赤胆忠心萌发出一种伟大的爱国情,在苍茫的草原之上,一个背影携着不悔渐行渐远。19年,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疤痕,记载了那些苦难的日子,诠释了精忠报国的最高定义。

好一个永远的苏武,他用勇气忘却了单于富贵荣华的利诱,把那群枯瘦的羊群定格为一段不朽的历史,他用睿智铭记下对大汉忠贞不渝的信念,在漫天风雪中且行且歌,用那光秃秃的旌节写下一段千古悲歌。

帆的一生曲折困苦,它呼啸在暴风中,腾跃在波谷里,急行在骤雨中,喧嚣在狂浪中,行于礁石之间,帆以它坚强不屈的意志年年月月与怒浪巨澜搏斗着,苏武就如同一只在大海中行驶的帆,用他那不屈的意志挥洒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

【篇四:与苏武对话】

北海的羊群咩咩地叫着,孤单的身影,挥一杆羊鞭,与冷月为伴,傲视大漠飞雪。你的身影深深镌刻在我们的心底。

朦胧中,你的身影仿佛临近,谋反牵连,你静坐受审,“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掷地有声,剑拔出鞘,欲自刎谢罪,忠君爱国令单于钦佩。我不禁想问你牵连受审,何至于自刎谢罪,你却告诉我:“为使丧节辱命,宁死而不足惜”,你将爱国的节操写在大漠。

单于劝降,你宁死不从,举剑拟击,你自岿然不动;赐号称王,你毫不动摇;荣华富贵,你视如粪土。我问你为何如此坚定,你只言:“忠君爱国我本心,赐号称王有何妨,此乃大丈夫也。”好一句气势磅礴,振奋人心的“大丈夫”可你舍生与贵而被幽,于地窖冰寒,绝不饮食,卧身啮雪,旃毛并咽,这滋味可怎样忍受,你无声的苦楚,将爱国的信念燃烧于冰天雪地。

流放北海无人处,放牧公羊,欲使你永不召回,禀食不止,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手持汉节,卧起操持,我知道你所持之节是你对大汉的忠心,节旄尽落,也改变不了你对大汉的忠诚。我问你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你言:“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臣。”

出使羁留匈奴19年,你从未屈服,两次自戮,幽禁断食,北海牧羊,李陵劝降而不动摇,面对周围环绕的屈节仕敌之人,你持节如一,坚贞不移。卫律劝降,举剑欲击,汝不动;荣华富贵诱惑,汝不应;家遭不幸,皇上不明,汝不变。一片赤诚,流放于荒山原野,忘却富贵,成就气节,铭记祖国,铮铮傲骨。

你的生命因你而辉煌,你的身影渐行渐远,可我们无法忘记,你漫天风雪中且歌且行的身影。遥远的北海,你为我们伫立起一座不朽的丰碑。

两千多年过去了,苏武的崇高气节成为中国人的榜样,他将永远是我们中华民族不朽的丰碑。

凛凛的民族气节,赫赫的民族英雄,一生饱受苦难的你,把那光秃秃的旌节升华为一段千古惊奇,书写了一段流传千古的悲歌。

【篇五:永远的苏武】

挥一挥羊鞭,锦帽貂袭,也将其扔进云霄深处;挥一支秃笔,矮纸斜行,也镌刻出对大汉最深切的眷顾。一边是高官厚禄,一边是赤胆忠心;站在忘却与铭记之间,站在逸豫与忧劳之间,他选择了忘却富贵,选择了铭记忠心,给人生系上了最浓重的一笔。

擎一支旌节,他怀抱汉匈和睦的夙望,奔走于茫茫大漠;扶一阵驼铃,他阔别长安的歌舞生平,游荡于寒沙衰草;他要用挺直的脊梁,驾起横亘天山,沟通中原的飞虹。

哀叹,当汉使谋反事败;正气,当苏武拒绝(折节叛乱;惊诧,当单于面对这个宁死不屈,不为富贵所动的铁面男儿;执著,苏武举起羊鞭,选择做高山雪莲,那执著而圣洁的守望者。

朔风凛冽,他与冷月做伴;北顾中原,将“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臣”的高贵铭记在心灵深处。故茄幽怨,他与孤冢为伍,怅望大漠飞雪,将“荣华富贵,千金封侯”的许诺忘却得一干二净。地窖冰冷,他将满口毡毛与草皮一起咽下,浑身的热血却沸腾着一个至死不渝的信念——铭记祖国,精忠报国。冰雪飘零,他用至情睥睨佳肴美酒,铮铮傲骨却敲响千秋的绝唱——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犹能忘。

好一个永远的苏武!他用睿智,铭记下对大汉忠贞不渝的信念。在漫天风雪中且行且歌,把那光秃秃的旌节升华为一段千古的传奇,书写了一段铭传千古的悲歌。

好一个永远的苏武!他用勇气忘却了单于荣华富贵的引诱,在大漠黄沙中渐行渐远,把那群枯瘦的羊群定格为一段不朽的历史,挥洒了一曲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

历史不能忘记,在浮华与坚守之间。北海的苏武,那流放于荒山野原的铁面男儿,用不屈与铮铮傲骨作出了最完美的诠释:忘却富足,成就气节,铭记祖国,造就伟大。

壮哉,那永远的苏武!伟哉,那震憾人心的忘记!奇哉,那惊天动地的铭记!雄哉,那一段忘记与铭记的千载颂歌!

永远的苏武。

【篇六:读《苏武牧羊》有感】

苏武是汉武帝时的大臣,奉命出使匈奴时被扣留,不得南归。匈奴贵族多次对其威逼利诱,欲使之投降,都被苏武言辞拒绝。苏武历尽艰辛,持节不屈,最后得以获释回汉。

苏武,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单于送给苏武金银财宝,让苏武投降,苏武不肯;后来又威胁苏武让苏武投降,苏武依旧不肯,可见苏武是一个多么有气节的人啊!

苏武因为不肯屈服,被单于派到北海放羊,等公羊生出小羊后,才能放苏武回国。而这一条又是多么苛刻的呀!

就这样,苏武受持旌节,扛过去了一年又一年,终于,十九年过去了苏武终于回国。

苏武牧羊,持节在手,十九年不辱使命。十九年,这个数字对于我们,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然而,对于苏武来说,他在那高寒之地待了十九年,十九年他身边只有一群羊,一个旌节,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十分巨大的考验,十九年,苏武吃野鼠,啃野草,渡过了十九年。而苏武这坚忍不拔、热爱祖国、留居匈奴十九年而不屈服的高尚气节,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吗?没错,苏武这崇高的民族气节和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仍然值得我们学习。

从夏商周到元明清,有许多像苏武一样的有高尚气节的人,有许多,所以我们要做一个像苏武一样,有高尚气节的人!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