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二作文 微雨清风游龙溪
微雨清风游龙溪
发布时间: 2020-04-10 10:27
阅读:61

【篇一:微雨清风游龙溪】

微雨的仲秋,携一份安逸,去龙溪沟。

曾经的龙溪沟傍晚时无疑是极美的,美得不像真的。清凉的流水散去了空气中最后一丝烦闷和燥热,带着浓郁的草本植物的香气。鼻尖突然嗅到一缕甘甜的气息,细细寻去,原是两岸的人家早已架好了锅炉,忙里忙外蒸起了米饭,等待归家的亲人。门前,细碎的金光落入水面,水波粼粼,如坠凡的星辰耀眼夺目,烟囱冒出的白烟渐渐飘散,恣意而漫,两岸树叶沙沙作响。心头突然缠上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怅然。

不过我最倾心的,还是清晨的龙溪沟。淡淡的薄雾笼罩着整条河流,宛如一位蒙着轻纱的女子,清秀的脸庞若隐若现。当所有感观都被遮敝,耳则愚灵。顺着带着露水的凉风传入耳中的,是像细雨敲檐的淅沥水声,寓示着新一天的到来。薄雾渐渐散去,晨景渐渐收入眼底。不远处有一妇人蹲在石阶上,用木棍拍打清洗着衣物。只见她将衣服一抖,水流便将污渍冲走了,远远还可看见白花花的一团慢慢变小,直至消失。我心头突然释怀,那丝莫名的怅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恬适。是了,不论过去如何,它都不会变的。不论看起来是繁华还是清冷,都与它无关,它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把每一天都过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此时的我正在微雨清风中漫步于龙溪的两岸,眼前的龙溪沟已经焕然一新了,岸边新修的青石栏杆和八角亭,地上铺着小石子。然而我却觉得少了些什么,竟无比怀念从前的石板路。耳边的虫鸣声不绝于耳,不远处偶有人声传来,抬头望天,细雨已停,清风吹拂中只见月朗星稀。不知千年前的龙溪沟,是不是也这样流,会不会有个人也这样望天,幻想千年后的龙溪沟是何光景?

或许又一个千年以后,龙溪沟已不复存在。但,我们且洒脱活在当前!

【篇二:留一阵清风】

随着当今社会科技的一步步发展,共享资源渐渐充斥着我们的生活,人们满足于共享时代所带给我们的便利,却殊不知,在使用过后,为他人留一点舒坦,留一阵清风。

雨丝敲打在雨伞上,一点点飘落在眼镜片上,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站在十字路口,望着眼前忙碌的人们丝毫没有秋雨的那份静谧恬淡,只是来来往往的、忙碌。一辆接一辆颜色鲜艳的共享单车从我的视野掠过,我不禁感叹共享时代的发展之迅速,来势之汹涌,却被一声稚嫩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妈妈,停那儿。”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从一辆ofo上跳下来,扯着妈妈的衣角,把那辆共享单车停在一片树荫下。“这样,自行车就不会淋湿了。”女孩儿骄傲地告诉妈妈,那位母亲掏出衣袋里的餐巾纸擦干座位上的水珠,牵着女孩儿的手,渐渐地,消失在人群中。我的内心却被感动了好一会儿,久久不能平静。那样简单的自然的一个举动完全可以彰显出一个人的品质,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下,那个孩子,以后一定也是个出色的人。

转身,并不是离开,而是你来过,你为他人留下了一阵清风。生活就像品尝着一杯老茶,你一个人品,也许会有苦涩的味道,你和别人一起品,便会体会到苦中的甘甜。为别人留下一点真心,即使得不到回报,但那种快乐和成就感会渐渐影响着你,成为你生命中的那盏指明灯。

望着今日报纸的头条内容:共享单车被捆绑在树上;共享汽车遭损坏;共享图书遭偷窃……我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共享时代的到来确实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但这些共享资源真的可以发展下去吗?亦或是十年,二十年之后,共享资源还会这么受人们的欢迎吗?但至少现在,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它们,时代的进步也不会停下,那就请你爱护共享资源,开始总是行动,过后便成为习惯,渐渐地收获的终是你自己。

不要在意得失,请微笑着做好你自己,努力地多为别人做一点,也许你在不经意间的一个举动,会感动那个在你之后的人,为别人留一阵清风,给自己多一点温暖。

还是那个下雨的日子,还是那样细雨绵绵,秋风瑟瑟,还是那样的忙碌匆促,还是那个热闹非凡的共享时代,可我却不那么寒冷,我感觉到了,那一阵清风。

【篇三:有清风徐来】

太阳挂在蓝色幕布一般的天空上,肆无忌惮地将炽小院里热的光线抛向大地,并让风将最后一丝白云驱走。小院里只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及一把蒲扇。

每个暑假,我都要去姥姥家小住。

那里有淡粉的喇叭花,嫩绿的豆荚,欢叫的蛐蛐儿,还有姥姥的宠爱。

姥姥说,我的童年时只是在这小院里度过的。她至今还记得农闲时,她带着小小的我,坐在堂院,摇着一把大蒲扇,与邻居聊闲活。

依稀记得七岁那年,正值换牙的年纪。黑着两颗小虎牙的我差点儿被姥姥赶上房。姥姥心思比较单纯,别人说啥她就信。那次她听别人说啃萝卜能把虫牙带掉,就找了根青萝卜让我啃。我极不情愿,一直躲着她,直到她作罢。记那时,无论我多不听话,多调皮,每逢夏夜,睡前,她一定坐在我身旁,摇着大把年龄比我还大的蒲扇,为我送来阵阵清风,让我安然入睡。

蒲扇摇呀摇,转眼间,多年过去。我还是以前那个我,姥姥还是以前那个姥姥。但终究不一样了。我的年龄越来越大,个子越来越高;而姥姥的背却越来越驼,记性也越来越差。生活的风霜染白了她的头发,时间的刻刀在她的脸上留下了蛛网一般密布的皱纹。但依旧不变的,是那把蒲扇所带来的清风及她的宠爱。

在炎炎夏日,能带来清风和凉爽的事物有很多,但我让为都不如姥姥手中的那一把蒲扇,因为那里面有着她对我的爱。

在这炎炎夏日,有清风徐来……

【篇四:夏日清风】

又是一年夏天,照旧酷暑难耐,天上没有太阳,只有阴云,闷热至极。

“怎么才回来做值日?”一个尖锐又略带指责的声音从四周嘈杂的环境中跌跌撞撞的飘进我耳朵,“饭前还跟你说,今天中午咱们班做值日,怎么又回来晚了?”原来是组长叫我回来做值日。只见之间她一手拿着笤帚,而另一手则把她那中分的头帘顺到耳朵后面,平时不出汗的她,此刻额头也渗出了汗。“行了行了,你把地板蹲一遍吧,我和韩思洋都扫完地了。”

“某人呢?我们组四个人呀!”我一边嘀咕着,一边按照组长吩咐擦地,地板一道又一道的擦痕中写着我的不满。

“你好好擦,我帮你擦黑板去,你比某人还好一好一点,要是你俩都不回来,可就气死我了。”组长说着,已经擦完了讲台前的一片空地,地面湿湿的,显得很干净。很快,黑板在她的手下也变得黑又亮了。

我赶紧低头弯腰擦地,做完值日。走到组长跟前,她正在整理窗台。我说:“组长,咱们晚上让某人一个人做吧,你晚上有事,我就盯着他做,正好下午有劳技课,做完手工,做值日多麻烦呀。”

“姐姐,你太不厚道了!他没有回来,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做呀。再说你怎么能这样拈轻怕重,还报复别人似的呢?太不大气了吧?”组长的声音尖锐,一番话说得我无言以对。好像一道霹雳击破了心中的阴霾,让我浮躁的心瞬间平静下来。是呀,做人怎么能够以恶相报?忽然间,原本喧闹闷热的教室安静多了,清爽多了。组长的话语就如夏天的清风让我清凉。

是呀,花信风催开二十四番花开,而夏天的清风吹散的是狭隘小气的阴云,留下大气阳光在心头。

【篇五:盛一碗清风递耳边】

九月,一个如梦般的季节,路口的美人蕉开了,红中带橙,幼嫩的花瓣紧靠相依,生怕一阵风拂过,便会四处飘零。石子路上的小草枯黄了不少,但依旧努力冲破禁锢,在风中昂扬。

最喜欢入秋时的清风了,不骄不躁,缓缓拂过,吹散了往日的闷热,带来了惬意的凉爽。丝丝缠绵,吹散了心中的烦闷,心境一片平和,世间万物俱寂寥。“穆穆清风至,吹我罗衣裾”。这是自然的馈赠!盛一碗清风递耳边,让此时纠结的你澈净明通。时光安然,岁月静好,走出房门,清风早在不经意间眷顾了你。

日子就这样悄悄地溜走,溜过了初一,溜过了初二,把我带进初三的大门,学业繁忙,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算得紧紧当当,但我也时常会盛一碗清风递耳边,任它吹乱我的发丝,心中却已澄明。漫步在乡野田间,亲吻脚下湿润的泥土,眼前一抹青绿,让人心生宁静。置身稻田中央,任清风拂过耳边,将一切抛掷脑后。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心静了,心净了,心近了……

一场雨过后,万物被荡涤。捧着书,坐在桌前,风,轻轻地吹,那般柔和,如慈母的手静静地抚过脸颊。秋风微寒,内心却是一片温暖。它就这样悄悄地飞到你的身边,无声无息,在你的指尖停留,澄净而又轻柔。“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似乎在冥冥之中,它便缠绕在你的身边,等着你把它递向耳边。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迎面的清风总会让人倍感惬意,吹过树,拂过草,生命的每一个细胞都随之活跃起来,充斥在耳边的聒噪没有了,弥漫在心间的愁绪消散了。我静静地趴在桌子上,枕着清风飞扬……

盛一碗清风递耳边,在惬意中寻得一份从容。

【篇六:陌上花开,清风吹过】

万千白雪如细雨小点自天空轻飘盈盈的倾落,叶儿上蒙了一层较薄的白色纱衣。白绿相间,竹叶之上,有的是半边绿色半边白,有的竹叶被雪覆盖,这一叶雪的边缘是绿色边线。白多绿少,白少绿多,白绿相同,各有风采。

这是我的家乡,李桥。世有李桥,青松无憾矣;世有板桥,翠竹无憾矣。其实我不太清楚,自己的家乡到底是李桥还是板桥,纠结了几年,最后把心一横,索性两个都是我家乡(不知道有没有人有两个家乡)。李桥最多的是青松,几乎走哪儿都有。而板桥最多的是青竹,一放眼便能看到。

白雾褪去,一双手推开了门,我踏出家门,抬头望了一眼仍是雾白色的天空,轻关上门后,独自一人沿着小路走到一处林子前,似光尘般轻盈的白色雪点此时已经停了,冰雪开始融化成水。

清新的空气干净微凉,林子里的小路曲折,分叉交叉,各不相同,山野丛生的小灌木几乎遮住了小路,好似迷宫。我顺着一条山路穿过两旁枝叶轻摆的竹子,走出竹林,却依然顺着山路走,走过几步后,踏上了油菜花地的阡陌。

是说那种长得很高,茎叶都是浅水绿,菜籽可以榨油的那种油菜花。脚下的阡陌两旁都有一些开着蓝花或没开花的竹叶草,竹叶草叶已经蔓到了路的边沿,空间狭窄的竹叶草另一旁,便是油菜花的田地。

两旁的油菜花太过于繁茂,都快把这条阡陌遮住了,远处看根本就只有柔黄的一件披风,风儿吹过油菜花地时,成百盈千的柔黄花瓣飞起,掠过轻轻摇曳的油菜花,向空中飘去。

几朵小小的油菜花挨拢在一起,构成一簇。

明亮温暖的柔黄虽不是深色的那种像阳光一样灿烂的黄色,但是这种柔黄却很舒心。

柔黄之中,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淡白,扎在四片绿色花萼的花瓣下部,透出一抹浅绿。

片片花瓣轻薄如纸,略微透明。

柔柔的嫩瓣上有些湿润,含蓄着一点清清凉凉的水,是雪点化成水,留在花中。

我一直沿着阡陌走,清风徐徐吹来,送来清新好闻的馨香。发丝飘飘,油菜花渐渐退去,两旁的斯茅草蹿高了,有的比我高了一些。

风儿吹得比较大,天桥旁的竹枝竹叶摇摇晃晃,那三棵枫树已展开嫩绿的枫叶儿,飒飒地响。

走下天桥只有五六阶的石阶,走过一座石桥,左方满眼的司马草。

我迈进草中,司马草几乎长到了膝盖,双腿走过之处,草叶摇晃,沙沙沙沙。

我站在似悬崖又似山顶的边缘,喃喃细语:“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陌上花开缓缓归。陌上花开,阡陌上的花开了,清风又吹了呢。”

两指的指腹轻轻拈住轻飘盈盈的蒲公英花絮,注视着。

眼帘垂下,蒲公英无忧无虑,没有约束,少女她……从没有自由……所以……才会喜欢蒲公英吧……泪光隐现,闪出白光。

手向前轻轻一送,挨着的两指张开,花絮随风飘去。

头顶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清风吹拂,发丝飘扬,蒲公英的花絮轻飘。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