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三作文 品味唐诗
品味唐诗
发布时间: 2020-05-04 22:02
阅读:35

【篇一:品味唐诗】

桌底有本积满了灰尘的唐诗,那是我与大唐结缘的开始。今日再次翻开它,又铺开了那卷大唐的风华。

小山重叠金明灭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只这一句,那泛黄画卷上的美人就灵动了起来。尤其是肤若凝脂的脸上,眉如远山含黛,目似秋水横波,顾盼生辉。这些美丽的女子所幸生在这个朝代,一支支浓墨淡青的笔,勾勒的是她们或略施粉黛或明眸皓齿的面容。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我见到天上的云就想起你华美的衣裳,见到花期正好的花就想到你漂亮的脸庞。这样风华绝代的样子,刻画的不仅是五官的精致,更在吟诵她的华服、神态。我初时总是担心这样如玉的美人会被时光带走容颜与青丝,但很快马嵬坡自缢,让她的美好永远停留在了“云想衣裳花想容。”这些古时美艳动人的女子总是从大唐字句的影子里走出来,令我魂牵梦绕。

滕王阁上唱伊州

“滕王阁上唱伊州,二十年前向此游。”一座座楼台,穿过了多少烟雨,承载着多少年少壮志,飘向我。这些楼台上,传承着多少游子登上它时的百感交集。所登之高,所见之广,是渺小的个人在雄丽的自然面前的感慨,他们纷纷执笔,题下此刻无尽的情怀。《岳阳楼记》、《滕王阁序》,它锁住的不仅是诗人片刻的心潮起伏,它更是留住了那个时代。让我与多少失意或愁绪不期而遇。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崔颢用悲叹的的笔尖在黄鹤楼上叙写山川寂寥;”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曾几何时,王勃登上滕王阁长叹物是人非,斗转星移。‘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是老年的杜甫步上岳阳楼的辛酸。这样宏伟绮丽的楼台,终是带着久远的故事与时光的沧桑,映在苍茫的画卷上,烟雨渺茫。

何处相思明月楼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每当十五夜,天上又蓄满一轮圆月,游子总把一腔思念倾倒。古时车马很慢,一封家书总是多时的的等待,月亮就成了思念最好的寄托。

“明月有情应识我,年年相见在他乡。”这是诗人在多少圆月夜里未能将相思同家人好好倾吐的遗憾。一朝出行,少年热血,满心为了自己的抱负与理想而走南闯北,经历的风光亦或风浪,总是在这个相思的夜晚无比清晰。到头来,也只能搁笔叹一句:遗憾。月光袭上陈旧的诗台,笔墨所落之处,藏着多少逝去的年华。它行过每一处,是“花灯市如昼"的喜,是"我本将心向明月"的忧。只有它,横亘千百年,温暖而亲切,一如初见。

这卷风华里的故事回味悠长,任凭时光浸染也依然温润,不似有人来过,大唐的梦境。

【篇二:唐诗宋词之异域游记】

我有幸回到千年以前的朝代,

轻轻吹去封存许久的尘埃。

朦胧中他们向我走来,

沉淀,积聚,散发,

那是唐诗宋词中的精彩。

那是《望庐山瀑布》中的李白,正慨叹着“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磅礴壮阔;那是《月下独酌》中孤单的李白,却仍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浪漫情怀;那是《早发白帝城》中的李白,“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好不闲适!如此“放浪形骸”之人,连死亡都充斥着诗意与神秘:醉酒捉月而落水——他显然已与自然融为一体。

接着,只见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在一片天寒地冻中感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不用说他就是杜甫。晚唐是个战乱横飞的时代,那个“烽火连三日,家书抵万金”的时代,所以杜甫要比李白多了一种忧国忧民之思。忽又想起他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便问他道:“先生可知何为‘一览众山小’”?他淡淡一笑,说:“勇攀山之顶峰,便可见众山伏于眼底。”我又反驳道:“众山之外仍有众山,何必仅着眼于当前?攀峰之路惊奇不断,谁还在意众山不众山?”一番话使其咋舌,我笑而离开。

唐是繁盛、开放的代名词。下一站可能就与之大相径庭了——宋,是个保守不失风韵,朴实不失华丽的朝代。

这里不乏离别愁绪:“寒蝉凄切,对长亭晚”,“杨柳岸,晓风残月”,这是《雨霖铃》中缠绵悱恻,难解难分的情意;这里有报国忠心,陆游的“铁马冰河入梦来”显示了一片忠诚热血;这里有难得的女词人瘦得令人讶异,愁得让人怜惜,一片“凄凄惨惨戚戚”……其中我最瞩目于苏东坡先生。来到西湖,便可见他的塑像巍然屹立。当年他治理当地水利,做出了很大贡献。我赞叹他“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放达乐观;敬佩他“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傲骨和“西北望,射天狼”的志向;我更对他十多次遭贬感到愤懑难平,为“乌台诗案”无奈叹息,可苏轼从未放弃,他一直在西湖旁立着,一站就是千年。

唐宋八大家才华横溢,

诗词文赋尽显哲理,

今后人我不自量力,

触碰这一抹唐诗宋词的艳丽,

无限惊喜!

【篇三:唐诗的味道】

台湾诗人洛夫说:“要是拿了唐诗去压榨,起码还会淌出半斤酒来。”短短两句话,便将唐诗诗中有酒,酒中有诗的韵味描绘得传神剔透。

酒在唐诗中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不少诗人醉在醇香的美酒中,笔下流芳的诗篇更如汲取了酒的“精神”一般体味了酒不同层次、不同风格的味道。酒与诗可以说是与诗人血脉相连、一脉相承。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的李白更是与“诗”、“酒”无法割舍。于是他“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在酒中,有“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的潇洒旷达;有“日暮醉酒归,白马骄且驰”的痛快淋漓;纵是他寄情山水“洞庭破秋月”之时也无法忘怀“纵酒开愁容”,萦萦酒气和壮阔的山水冲荡着李白和他的诗。李白的诗中有酒的率真豪放、自由奔放的味道。

诗圣杜甫,自小便有“七年酒豪”之名,甚至为换酒吃而典当衣物。在他为国忧,为民愁,得到官军收复河北的消息时,便也是“纵歌放酒”“青春作伴”,但是杜甫的酒里更有“穷年叹黎元”的悲悯味道。晚景凄凉的杜甫在贫病交加下倾诉了常年漂泊,老病孤独,而今天下,黎民百姓仍旧疾苦,国家仍动摇的复杂情感,此时便只有酒才能解读诗人的心情。诗人也面对“滚滚不尽长江水”饮一杯混着他两行清泪的“浊酒”,这酒里满是悲凉的味道。

唐朝疆域广阔,因此戍守边陲的将士们也会将一腔的豪情借着美酒表现出来。王翰,性格豪放,登进士第后,仍旧每日以饮酒为事,是位爱酒的著名边塞诗人。在孤独寂寥的边塞的一次盛宴上“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这荒凉的大漠中仍有无法离开酒的酣畅淋漓之感,若要上了战场“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以醉卧的姿态来面对残酷的沙场,又何不是酒赋予诗人的一股豪情呢?王翰的诗中有酒的淋漓痛快、豪迈壮阔的味道。

浩如烟海的唐诗中,酒总是与之形影不离,诗是酒的精华之所在,而酒又是诗的“触媒”,酒给予诗了胆魄,而诗又使酒脱俗,诗酒互倚,从诗中便可了解酒的三分气概与度量,从酒中又可知晓诗的七分神韵和味道。酒中蕴藏着唐诗飘逸、忧怀、豪迈之气,唐诗的味道便犹如酒之醇香飘散、几世未消……

【篇四:我喜欢唐诗】

我喜欢唐诗。喜欢它的柔美清新,喜欢它的豪迈奔放。

它不仅代表一个朝代,更是无数文人墨客吟诗作赋时心中的向往,更是千千万万中华儿女口中千古流芳的骄傲。纵使“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不服气的赵翼,又是否真的超越了李白与杜甫呢?

我喜欢唐诗,喜欢它那清新洒脱的如夏夜轻舞的细语。无论是“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般,将岁月的永恒凝聚为那一瞬的沉思的张若虚,亦或是“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般的杜牧,对着浩瀚东流的历史长河的感叹,无不揭示了盛唐才子们心中那清绝飘逸的一角。更不用提那将愁心寄予明月的李白,初唐晚秋登高野望的王绩。

我喜欢唐诗,喜欢他那从一词一句间吐露出的气吞山河的豪迈。不论是千年前的盛唐,一位洒脱的诗人,在明月天山下,狂放出”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那几万里的长风,载着诗人拂过了华夏万里,吹过了喧嚣的长安,追随着前人的脚步,与仕途不顺时付之一笑,胸中豪气一吐,凝聚成“长风破浪会有是,直挂云帆济沧海”的绝唱,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的李白。还是在酒醉之后,依旧挥洒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王勃,那唐诗的雄风,乘着明月,乘着长风,直到千年。云帆已不在,李白也已追随古人而去,可那豪气,就如同千载空悠悠的黄鹤楼与滕王阁,一直伫立着。

我喜欢唐诗,喜欢它那于豪放背后的一抹柔情与可爱。无论是那首已被歌唱了千年的《咏鹅》,还是那字字句句都透出善良细致的《春晓》,虽无“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的大气磅礴,却也代表着唐诗中点点的柔美。沾衣欲湿杏花雨的季节,杨柳微风唤醒了田园中的诗人,早春的清晨,风过杨柳,本是欣赏的时节,诗人却“本末倒置”地叹息起昨夜的大风定是吹落了不少吐露芬芳的花瓣,却又听见窗外鸟鸣声声,婉转动听,便又高兴起来。那些鸟儿虽没有“扶摇直上九千里”的豪情壮志,也非“晴川历历汉阳树”旁一去不复返的黄鹤,但与如此诗人为伴,感受那“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外的一抹柔情,又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

我喜欢唐诗。喜欢它的焦永深长,华美秀逸,喜欢它的豪迈大气,喜欢它的千古独奏。

【篇五:品味唐诗宋词】

岁月沉浮,中华民族经历时光的磨砺而依然屹立于东方,离不开中华文化的传承,而见证中华文化的唐诗宋词犹如桂冠之明珠,哪怕时光荏苒,也不减光辉。

从牙牙学语开始,妈妈便拿了一本《唐诗三百首》一字一句教我读。从小就背会了许多诗词,可随着知识的增多,才发现自己所能背诵的那几首,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可是心中却有了对诗词的眷恋与痴迷。月上梢头,雨打屋檐,总会忍不住低吟几句,感觉琅琅上口,满心舒畅。通过对诗词的了解,也愈加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读唐诗宋词,仿佛将自己置于古典文字堆砌的美妙梦境之中,古色古香的气息令人如痴如醉,不亦乐乎,手捧着书卷,思绪携着哀思的唐宋雨,在不知不觉中穿越了数千年,想象着月照长安,雨落汴京该是怎样的意境啊!

一壶酒,就醉倒了整个天下。他端着斗酒向我走来,一轮明月在他抚须长叹中发出清冷的光。只有月的无声陪伴,那便“举杯邀明月”,借着酒意挥剑起舞,在地上映下一片影,月光不时地照在剑上,一道道凛冽的光,更加使人觉得惊心动魄。他是真正的寂寞之人,却有着飘逸豪放,不摧眉折腰之气势,举杯高歌“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超然又洒脱。那“玉碗盛来琥珀光”的酒,散发着扑鼻的浓烈,我也渐渐醉倒在他的诗中,希望能与他一起领略疑似九天垂落的瀑布,一起感叹蜀道的艰难险阻,去敬佩他敢“凤歌笑孔丘”的狂傲不羁,哪怕此时不顺意,明朝也可散发弄扁舟。

听,“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是铜琵琶在演奏。江面上的火还在蔓延,赤壁之下,浓烟滚滚,乱石穿空之间,阵阵号角点燃了东坡的斗志,他为天下百姓安定而于官场之中苦苦挣扎的悲凉,化作一首令人为之震撼的悲赋。那翻滚的江水惊扰着我的思绪,使我久久不能平静。看惯了人世间的悲凉,想要乘风归去,却心怀眷恋,念着自己的亲人,念着天下人,只愿千里共婵娟;前面的路再难走,风雨再大,竹杖芒鞋,一蓑一孤翁也足矣。纵使有着“西北望,射天狼”的大智大勇,也免不了不思量自难忘,肠断欲绝之痛。东坡居士,虽历经坎坷,仍旧满怀豪气,待到春来,何妨共赏“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这就是他,时而汪洋恣肆,时而清新秀丽。

独爱唐诗宋词,独爱其中所展示的一个个诗歌意境,独爱浪荡于其中的一个个不羁的灵魂,可与之携手同游,可与之相对品茗……

历史的车轮呼啸而过,唐诗宋词见证了时代的荣辱兴衰。如今,洗净岁月的铅华,为中华文化增添了更多的生命力与活力。品味唐诗宋词,传承中华文化。

【篇六:品味唐诗】

五千个春秋,浮华与惨败,五千个岁月,梦醒与梦散。唐诗,像是那清茗中飘出来的幽香。那幽香从一千多年前的唐王朝中飘来。在那幽香中,我们体验着人间的苦乐,感受着诗人的心境,品味着诗一般的人生。

诗中,我们读出了诗人所独具有的昂扬向上的精神,“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说的是一种人生与努力的关系,“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说的是一种超凡的自信;“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说的是一种沙场男儿对祖国的赤诚之心……唐诗,让我们看到了无数诗人的抱负与志向。

诗中,我们读出了不同的人生哲理,不同的处世态度,“相看两不厌,只有进亭山”人生难免会有孤独,李白告诉我们,即使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要自娱自乐。“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告诉我们,世俗的权贵与享乐怎能影响我们的心情,我们需要提高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层次。“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而王维则是在清幽淡雅的自然中悟出了禅理,不问世俗,尽情享受那少有的宁静与悟然,功名利禄在这一刻都与自己无关。

诗中,我们读出了中唐时期人民的疾苦。在这个时期,杜甫出生了,他仿佛就是为了百姓抱不平而生。他用他那沾满血与泪的笔,为人们记录下了那历史所承受不起的事实。“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中,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无奈与痛苦。“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中,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愤怒与不满,“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中,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惋惜与不平。唐诗不仅记录了唐朝的兴盛,也记录了唐朝战争时的民不聊生……

诗中,我们还读出了游子的思乡之情和爱人的相思之苦。从“浮云游子意,落日故园情”到“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从“情人怨遥夜,意夕起相思”到“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为是长。”春似只有几个字的诗句,其中却包含了多少游子的想念,蕴涵了多少恋人的牵挂……

唐诗就像一杯茶,端起来细细品尝,感受那诗香从中溢出,畅游在那诗香中,你会发现不一样的自己,也会探求到不一样的人生。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