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三作文 从来没有这么无奈
从来没有这么无奈
发布时间: 2020-05-17 20:59
阅读:24

【篇一:从来没有这么无奈】

凄风。苦雨。昏天。黑地。

外婆家熟悉的堂屋俨然成为了一个被白纱白菊笼盖的礼堂。在白色恐怖的笼罩下,赤红的沙砖地上,静静地安放着一具红木棺材,纸钱的余烬和闪烁的烛火一唱一和,外公就在那儿安详地睡着。

这场葬礼的一切,都被一个被家乡的人们称为“三表姐”的人主持得井井有条。她是我们那儿办这种事情的权威,毛躁的短发像爱因斯坦,向周围放射着令人们惊叹的能量。听别人说,她最擅长的是哭丧。

在道士们的吹吹打打中,七天过去,外公的遗体就要送去火化了。力夫们在堂屋里围着棺材,“嗒嗒嗒”地捶打着棺材上的木钉,紧接着便把棺材抬出了堂屋。

外婆像个孩子一样蹲在地上哭了,浑浊的眼球里溢出了清澈的泪滴,沙哑的声线在堂屋里被无限地拉长。三表姐也哭了:她用一条在陪礼袋里顺来的一条全新的毛巾,半捂住狰狞的脸,不住地发出“呜啊呜啊”的号叫,臃肿的身体佝偻成了一个浑圆的球,就那么立在地上。

“哎,你看这三表姐哭丧真有一套,一定赚得不少钱!”有人说。

听到这,三表姐哭得更卖力了,扭曲蜿蜒的号叫中竟透出几分得意与炫耀。

送行的队伍出门了。漫天喧闹的锣鼓声、号叫声、说笑声和外婆微弱的哭声在马路上不停地引来路人的目光。外婆的脸肿胀着,像个浸了猪血的馒头,过度的伤心使她已经失去了基本的意识,只知道不住地哭泣。我扶着外婆在队伍的中间踉踉跄跄地走着。

“妈,为什么要搞这么多无谓的东西?”表哥在一旁,无意中道出了我的心声。可他话还没说到一半,小姨便厉声打断了他的话:“你们这些小孩子懂什么,只有这样你外公才能在那边过的好。”说完便殷勤地给哭的很卖力的三表姐递过去了一瓶矿泉水。

队伍的末尾,三表姐的徒弟们抛洒着纸钱,米白色的纸钱像雪片一样在空气中无力地挣扎,然而总是飘不到人们想让它们去的那另一个世界里去,最后落到了大路旁的臭涌里,被里头翡翠一般、浓稠的液体裹挟而去。

我扶着接近昏厥的外婆落到了队伍的末尾,我看着他们,竟像看着一出闹剧。

一切终于结束了,回到了外婆家,是死一般的沉寂。为了安置外公的棺材而腾出的大片空地也变得寂寞。赤红的沙砖地上流满了浑浊的烛泪,洒满了脆弱的纸灰,曾摆过棺材的那一小方地是最洁净的,仿佛是为了证明些什么。

我怅然看着堂屋里的一切,只见一支红烛默默立在墙角审视着这一切。那摇曳的烛火像是看懂了什么,摇了摇头,灭了。

【篇二:我从来没有这么幸福】

珍惜眼前落下的每一滴水,它可能包含独一无二的幸福与甜蜜,蕴藏着金秋时节的瓜果飘香……

教室外阴沉沉的,垂柳耷拉着枝条,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心中冷笑着,“同是天涯沦落人”呀。下课铃喑哑的歌唱,我拖着沉重地步伐缓慢地州出了教室……

“哎……”这次数学小测试又没考好,想着那刺目的红分数,心情又降到了低谷,连同放学回家的好心情都别淹没了。

门外的家长已经寥寥无几,母亲站在马路边的柳树下焦急的望着校门,看见了我的身影立刻露出平静温柔的笑容,这对于风雨中接我送我数十年的母亲来收仿佛成了一种习惯,一见到我便笑起来的习惯,心中猛然泛起了丝丝甜蜜与安心。

我脚步一顿,凝望着母亲的身影,朴素的衣着,不算太低的个子,有着中年妇女略显发福的身材,母亲见我顿住脚步,神情一怔,水剂小步迎过来,这时我才看清--一双白嫩的双颊因已饱经风霜易变的暗黄,眼角已有了淡淡的皱纹,充满灵气的双眸已不再神采奕奕,黑发中夹杂着银丝,只有几根而已,可在我看来却是那样的刺目,我的心一紧,雷泪似乎要夺眶而出。

“累了吧。在学校生活的怎么样,穿的衣服太薄了下次来学多穿点,别感冒了。最近一定要好好学习,被把成绩落下……”我默不作声,可是找已泪眼婆娑,忽然母亲不说了,只静静的盯着我看。“不要紧,眼中进沙子了,揉一揉就好了。”说完,我就有些后悔了,这么拙劣的谎言怎么可能骗过她!

可母亲什么也没说,只是拉起了我的手,我的心猛然一顿,握紧了母亲的手,母亲的手好暖,好大,好安全,握紧了,心好像就有了依靠,有了个避风的港湾。我的心一暖,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幸福。

一路上,母亲用不算高大的身影为我挡风,她驼着背,留给我一个坚实可靠的背影,让我依靠,风雨苦难自己去承担。在这片博大无边的母爱中,我的心似乎找到了归依,充满了无尽的甜蜜与幸福。

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说:“面朝母亲,幸福甜蜜。”

金秋时节,硕果累累。在这个季节里我收获了满满的母爱,珍惜这眼前的每一滴水,里面包含着无数的辛福与甜蜜,代表着无数的感动与爱,让我的心有了依靠,得到了温暖……

【篇三: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

那是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书桌上的试卷,鲜红的分数映入我的眼帘。

那天在学校上晚自习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老师拿着一叠厚厚的试卷,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讲台,阴着脸说道:“这次考试题目这么简单,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考不及格的,特别是一位成绩还不错的。”我心想:“该不会是我吧!”没想到,自己真的猜对了,真的是我。老师把试卷发到我的手上时我都不敢相信,使劲擦了擦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一个鲜红的“49”占据了我的全部的视线。

我的眼泪像洪水一样哗哗的往下流,怎么也停不下来。我从来没考过这么不堪的成绩,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考这么低的分数,回家还不被妈妈骂死啊。我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桶——真不是滋味!同学们的嘲笑,老师的失望,母亲的愤怒场景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下课后,我独自走在操场上,老天爷不知是嘲笑我还是可怜我,下起了大雨!走着走着我的衣服早已湿透,成了个名副其实的“落汤鸡。”泪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完全分不清了。

回家后,我据实“禀告”没想到妈妈居然没骂我,只是对我说了一句:“下次努力。”妈妈,你知道吗?我宁愿你骂我,我心里还好受一点,你这样比骂我更加让我难受,你对我失去信心了吗?

晚上,窗外的雨下个不停,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天空就像我此时的心情一样阴沉,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我看着那鲜红的分数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任由眼泪滴在试卷上,将那个鲜红的分数晕开、放大,变成一只丑陋的怪兽,它似乎也在嘲笑我。

【篇四:我从来没有这么懊悔过】

我和她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她还有一个别致的外号——熊猫,这主要是应为她长得胖胖的,虽然皮肤很白但眼睛下那深邃的黑眼袋为她扣上一顶熊猫眼的称呼,每每看到我和她照片,不免泛起一阵懊悔。

这天下午突然传出要考试的结果,弄得我们大家手忙脚乱,不过我很庆幸昨天晚上妈妈帮我复习了一遍功课。这时,只见熊猫气喘吁吁地向我跑来,汗珠顺着她的脸颊滚落下来。我心想:熊猫这样真滑稽了!片刻之间她来到我跟前,手里摇着一张纸,对我说:”你看!这是考卷上的一道题,据说有很多分了,我够意思吧!快!告诉我这道题该怎么做!”我瞄了一下这道题,心中不仅大喜:这道题不就是昨晚我向妈妈询问的那道题吗?这下心里有底了,熊猫见我发呆了,拉了我一下,对我说:“快呀!”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对她说:“这,这个……”正在这时上课铃响了,我长舒一口气,总算打铃了,于是向她摆了手,“不好意思了,上课了。”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图,向我使了个眼色疾步走向教室。

当试卷发下来后,我一看,还真有这题,你别说,分还真不少呢!我马上做完,交到老师手上便走出教室。这时,熊猫走到我面前跟我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算我看错你了”。她这短短几个字如晴天霹雳般直至我的心头,让我非常难受,是啊!难道我真要为了这区区几分而要放弃我们长达五年的友谊吗?

事后,我准备向她澄清,可是她却说她将要转学,这几句话使我心中如一粒石子丢进一片平静的湖面所泛起的层层涟漪。

她走了,走的很彻底,只留下一张发黄的照片。心里总有一个心结,我多么希望她能让我解释清楚。熊猫,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吗?

唉!我从来没有这么懊悔过。

【篇五:我从来没有这么勇敢】

我是一个伏在温馨的襁褓中永远长不大的婴儿,我的骨子里也满是懦弱,丝毫没有勇敢的气节。虽然,从小于谦就是我学习的楷模,虽然我也曾这样幻想过……

那个漆黑而没有一丝色彩的夜晚,天空也仿佛被恶意渲染成灰色,我被安排在教室扫地,四周一片寂静,一场特别的战争悄悄的打响了。

突然,沉寂的夜里刮起了一阵强风,窗户外的树影摇动起来,且越晃越厉害,仿佛一团黑影窜过似的。雷也来凑热闹了,怒吼几声,耳畔传来风声的讥笑与嘲讽。

这时,我们班的小霸王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疾风似的脚步一下子踏在我的面前,迅雷似的脚步声仿佛要震碎整个世界。我的心也随之变得不安,继而焦躁。

忽然,他那双有力而布满伤痕的手转眼间夺去了我手中的扫把,一把扔在墙角,接着抬起他那恶作剧似的脸大笑起来,令人望而生畏。

以往的我肯定会急切的避开他,可是今日不知哪来的勇气,我脱口而出:“怎么?最近没打球,想在今日放纵一下?”我分明看到我的这番话激怒了他,他立即变得躁动,嘴角剧烈地抽动起来。但他还是理智的克制了自己,沉稳的想我走来。尽管他的脚步很轻,但也扬起了地面上的灰尘,四周开始变得朦胧,我的心跳声也清晰可闻,并且明显的加快了。他的脸凑到了我跟前,愤恨的瞪着我,居然果断的掉头就走。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勇敢,况且我从来没有这么勇敢过。

【篇六:我从来没有这样无奈过】

傍晚冰冷的风毫不留情地向我吹来。不知怎么的,头一阵阵的发疼。

久等的公交车终于向我驶来,我连忙走上去,生怕错过它。我拖着沉重的的书包走上去,踏着沉重的步子,台阶一响一响的。我向车内四处观望,走到车内唯一的空位子。我放下沉重的的书包,戴上耳机。终于可以回家了。

“喂,你起来,我要坐这儿!”

缓缓抬起头,看见那个与我讲话的人——是个年过半百的大爷,精神矍铄。见我久久没有站起来,他说话的的语气好像变得更强了: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真是没素质!尊老爱幼懂不懂!真是没素质!”

他一连串的话就像炮弹一样,让我无暇接应。他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一鼓一张。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熊熊怒火。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感觉如果我和他对着干,我的下场应该会挺难堪的。

“可我头……”

我想说些什么。但他又抢先一步,他训斥着我,声音让我坐立不安。可我头疼啊,我也很想坐在位子上休息一会儿。我在心里默念着。大爷的训斥,乘客的指指点点就像凶猛的浪花纷纷向我涌来。无地自容。

我终究没能抵得住大爷的强势,拖着沉重的书包缓缓站了起来,头似乎更痛了。我再也没有闲情去倾听耳机内温柔女声的歌唱。无奈,不甘,委屈。我看向窗外,窗外来来往往的人,被狂风无情吹起的落叶,散落在道路两旁。风啊,是多么无情啊!

我看向那位得意的大爷,他迫不及待的坐到那个位子,像极了一个胜利者享受着赢来的战利品。他翘着二郎腿,哼着小调,再也没有看过我。我像极了道路两旁被风吹起的落叶,无奈,但又无法反抗。我的心里有一团无处安放的怒火。我用力拉了拉书包,想把怒气发泄出来,可最后只能宣泄到自己的书包上。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奈与委屈。

回家的路比我想象的要漫长许多。头顶的疼痛伴随了我一路。那个坐在我位子上的大爷,也早已打起了瞌睡。

走下车,天已经暗了。路灯把清冷的道路照亮,路上没有什么人,我走在路上,耳旁依然响着那大爷咄咄逼人的声音。那辆公交车早已不知去向。我踩着落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我从来没有这样无奈过……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