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二作文 关于望的作文
关于望的作文
发布时间: 2020-05-18 22:10
阅读:27

【篇一:关于望的作文】

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爷爷,“明天我就不来送你了……保重好自己……”

电话挂断,正是返校日的前一夜,我木愣愣地坐在床头——本该是我先拨那通电话,本该是我先说那句“保重”。

回忆如潮,经年岁月里的一幕幕像幻灯片段在脑海里闪过。

妈妈说,第一个伸手抱我的人是爷爷。我出生那年,他恰过花甲,退休在家。自打记事开始上学起,负责接送我的人也是爷爷。

读幼儿园时,每天到放学前十分钟,我便开始透过玻璃朝窗外巴巴的张望了。总能发现爷爷已出现在校门口,或正停放电动车,或坐在台阶上用手摇着草帽扇风,令我一直很好奇的是当那么多的孩子一起涌出校门,他的目光为何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锁定我,捉迷藏的心思刚冒出来,爷爷就朝我挥舞着草帽,大声喊我的名字了。

我的小学离爷爷家很近,于是他不再骑车,而是步行领我上下学。他见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书包挎到自己背上,至今我看着他弓着的背仍不免心生愧疚。那时性子淘气,我常挣开爷爷的手掌,在人行道上蹦蹦跳跳,爷爷追不上我,只能在后面很焦急似的喊:“你慢点哪……慢点……”

记忆里,那六年似乎总是晴天,树枝投下的阴影,将我和爷爷行走的道路照的斑斑驳驳。我笑着停下,转身爷爷匆匆向我小跑过来,样子有些笨拙。

记得爷爷午后常坐在院子里饮茶,这时我最喜欢凑上前,搬个小板凳闹着他讲故事。爷爷之前教语文,一腔方言口音却未能改掉。我曾似懂非懂地听他讲土地改革,讲人民公社,讲某年他去北京看升旗,导游告诉他城楼上那幅毛主席像的正上方那位就是主席本人……

爷爷一边讲一边用筷子慢慢的搅动杯里的茶,时光静静流逝,叶子在水中轻盈的缓缓浮沉,爷爷说至激动处不禁"呵呵"笑起来,眼睛会望向很远的地方。我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好像迷迷糊糊的在他眼中看见了某种情怀在闪动,它比那篱笆外的天空更辽阔,比云中的山峰更厚重。

上初中后搬了新家,和爷爷见面的频率开始以周计算。当我骑车去爷爷的老房子吃饭。我一定能远远看见他的身影立在小巷口。一旁的餐馆飘起几缕烟,几个小孩在树荫下搭积木,一路可听见锅碗瓢盆乒乓的敲击声。而爷爷就站在那儿,望着我拐过一个个弯,驶过一块块青石板停在他眼前。

爷爷总是微笑着,慈祥地,和蔼地,目送我来去穿行在小巷间。他的眼神似乎从未改变,只是他终于可以松开孩子的手,只是孩子的书包终于不再需要他背。

遗忘很短,而想念很长,蔓延成家的牵引;小巷很窄,而凝望的目光却很宽,包容下天地间一切山川湖海。

后来我去了更大的城市上高中,两部手机跨越了几百公里的距离。爷爷在那头,我在听筒这头。每每我询问他身体如何?电话里又会响起爷爷爽朗的笑声:“不要挂念我,我可以的,没有问题。”

可是,有一天,我才终于得知爷爷已在家中昏厥过两次,检查的结果是脑干血管堵塞,一时无语凝咽,我只感到岁月的利刃在心上划着一道道口子。爷爷早已不是昔日刚退休的爷爷了。

然而,爷爷的眼睛依然“望”着我,和从前一样。那次奶奶说,爷爷每天晚上七点半都要守着天气预报,把我这儿的温度抄写在本子上,于是,我才恍然想起与爷爷通话时听到的,“哗哗”的翻书声。

寒假回家吃饭,我告诉爷爷返校时间是正月xx,他点点头,吐出两个“好”字,将筷子插在米饭中间,迟钝地走到门后的挂历前,继而从衣兜里掏出笔,眯起眼睛,勾画着什么。

饭后我走进那面挂历,潦草的三个字映入眼帘:妞返校。抬眼扫过扫过1月,12月……“中秋节,妞爸妈去XX陪她”“20日,妞期末考”……留白处已是密密麻麻的字迹,我从眼前一排排数字中间,好像看见爷爷日日夜夜流转的痕迹。

厨房里,爷爷弓着背洗碗筷,正如他不知疲倦的记录几百公里外一个城市的天气,不知疲倦的在日历上圈圈划划一般。

我走在已经行走过无数遍的那条小巷里,耳畔是爷爷重复过无数遍的叮嘱,“过马路要千万小心啊……好……再见……你慢点走啊……”

我想起离开时不经意发现的那行字迹——写在房间桌上的显眼处,热水瓶关电否?风迎面扑在脸上,泪水刺痛了我的双眼。

返校日,我拉着行李箱在站台候车,天空是深灰的,如鸽子的羽毛,又像极了爷爷冬天常穿的那件大衣的颜色。

爷爷没有来,我却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始终有一对目光落在我身上,就像阳光,越得过风霜云霞,穿得过千山万水。

人生十六载,我是在爷爷凝望的双眼下向前走着,从蹒跚学步到学会奔跑,前面不识愁滋味的少年是我,后面紧随背景的老人是他。我的步子一天天迈得快了,他的双脚却愈来愈走不动了。

他望我,饱含的是盼,是忧,是无尽的爱;如今我转身回望他,看见的是青丝早已成白发,可一颗心仍在岁月的风中牵挂。

寒来暑往,爷爷,您凝望的眼睛渐渐模糊,没关系,就让我走进您,让您看得清楚。

【篇二:关于夜的作文】

傍晚的阳光躲进了云层,踩着一路的疲惫,老人回来了。坐在椅子上,老人闷哼了一声,喘着气,一天忙碌的生活却还没有结束,她站起身,或许是太累,她在那儿停顿了一下,才去忙活院子里的鸡鸭。

夜,静静地来临。老人收拾好一切,终于可以休息了。她叹了口气,躺下来。窗外的月光清冷地洒了下来,寂静无声,亦给这间屋子添了许悲伤的气氛。过了许久,老人仍没睡着,伸手在枕头边摸出一张照片,拿着照片,老人坐在床上。老人没有开灯,其实也不用,她知道照片上的他是什么样子,那个样子深深地印刻在她心里。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年纪大了,老人的手不住地颤抖着,她用手抚摸着照片,呢喃自语,那声音那样轻,那样慈祥。湿润的双眼盯着照片,仿佛一眨眼它就会消失了。

“哎哟!”她忽然呻吟了一声,用手捶腰,又捶了捶肩,却无奈浑身都痛。这几天的事特别多,老人许是累着了。唉,几年前老人的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如今呢?皱纹已爬满了脸,眼睛深深地凹了进去,因为营养不良,老人脸色蜡黄,苍白的头发渐渐脱落,参差不齐的牙豁缺了放多,那曾经笔直的身板在生活的重担下慢慢的,慢慢的弯了。那双手呢?那双撑起这个家的手呢?如今已是干枯如柴,仿佛一不小心便会伤了它。

短短几年,老人便成了这般模样,是因为岁月的无情,还是因为心里的痛?或许你的心已经不在,在那一天,你的心随他走了。那一场雨,那一场车祸,带走了他,也带走了她的心。一次又一次地哭昏了过去,你的人生已无希望,因为你的希望碎了。既然心已不在,那你为什么夜夜面对着这张照片,为什么不肯去动那间屋里的一切,为什么总在过年过节时做几盘他最爱吃的菜呢?

窗外传来了几声猫叫,这只猫是老人养的,不管怎么说也总算有点东西陪着自己。领导劝她养狗,在夜里叫唤叫唤,可她不干,因为她知道,他不喜欢狗。

夜,依然寂静着,月光洒在了老人的头发上,分不清是月光还是她的头发。老人已经睡着了,照片也已经重新放在枕头上,老人翻了个身,嘴里的那两个字在这寂静中那样清晰:“儿啊”。

【篇三:关于窗的作文】

心情常常简化为一扇窗。

日子有高潮有低潮,情绪就成了峰顶谷底接续的丘陵,上面是险绝的悬崖,下面是拍壑的惊涛,中间偶有荒草遮蔽的野路,或是芳气袭人的花丛。每每由森林中走过,一路寻赏美丽风景时,林间那条阴险的毒蛇,却也伺机在猝不及防间现身攻击,在我的血液脊髓里倾注它的毒汁。

不能预期的生命小径,总是这样,种种意外的甜美、挫折,恐惧和忧伤在经过的路旁等待。今日的是,可能是明日的非,曾经的希望常常是日后的失望。最亲爱的人也许将成陌路,世界恐怕有一天会成为一片废墟。所以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此生唯一能永远和我在一起的,只有我自己,没有人能伴随我走完全程,也没有人能为我分担所有的忧喜与生死。这世上唯一的常理是无常,唯一可以依靠的是自己的脊骨。

因此,从白日的喧嚣与人群的扰嚣中转身回来之后,每每只剩下我和我的窗。

衬着夜幕的底色,映着窗上自己的影子,我不再扮演任何需要扮演的角色。让烟和酒将我还原为赤裸无伪的灵魂,将所有的意识与潜意识铺陈在窗前一一检阅,谛听夜的精灵们幽微的耳语。不论白天的世界曾经如何动荡,此刻我心灵的水面却沉淀为绝对的清明宁静,任何难舍的欢乐或难堪的悲伤,不过是水面偶尔漂过的落花。纵使想起深爱的人那人,也仿佛听着远方的钟声,默默地在心底向他道晚安。至于明天,我只是遥遥眺望,不做任何预设,也不要求什么,该来的自然会来,该走的怎么也留不住。

如果世界是个变数,至少,让自己成个定数吧!

恰似那句古老的谚语,有时星光,有时月光。生命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可能,欢乐之后难免孤独,苦难之后也有甜美,顺境与逆境轮番交替。人生本是学习的过程,未知早已安排了一切喜怒哀乐的课程,悬崖有悬崖的惊心动魄,怒涛有怒涛的波澜壮阔,甜美的经验固然是曲折生命时的慰安,痛苦的经验却是对灵魂的锤炼与清洗。于斯种种,阳光与风雨,苦汁与甘泉,都要一一坦然接受、品尝,并心存感激,可是不能沉溺。

不能沉溺。昨日已死,过去只是生命的碎壳,好好坏坏不能留给明日去承担。在每一个夜里,在我的窗前,我把即将成为昨天的过往留在身后,以绝对的心情向它们道再见,并且不回头,回头也只能看见自己阴暗的影子。

而窗前,日光与星光铺成了一片广漠的风景,各种可能将在其中孕育、发生。

让属于自己的窗敞开,让有光的风景进来,让自己也成为这片风景的一部分,并且告诉自己,只要有一扇迎向天涯的窗,日子永远过得下去。

【篇四:关于夜作文】

史铁生曾经说过,残疾的躯体虽然已经被固定在轮椅上,但心可以在夜里出行,去看经历了一天喧嚣落寞了的人间,去窥探梦的消息,不知多少次,无眠的我,注视着这个静静的夜,苍茫的夜色,掺杂着清凉的气息,萦绕在我身边,让我清醒,让我反思。

轻轻推开窗,芬芳的青草气息扑面而来,这种朝气蓬勃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月圆当空,霸占着那一片漆黑的寂寞领地,却多了几簇繁星,犹如五线谱上的音符,闪烁,跳动。夜曲倾泻而下,是那么飘渺美丽,你说,星星会不会听到我诉说的心事呢?

夜色中的风景变得朦胧,只看见挺拔婆娑的树影在摆动,树叶沙沙作响,越是沉寂的夜,更突显出这声音的动听,远处的人家,都安然入睡,即便是有几盏灯,在我眼中也都模糊成光晕,将黑夜渲染的更加黑暗,诗人笔下的明月都寄托着思念,用以问候远方的故人,或许是受其感染,往事又浮现在眼前,远方的人,你们还好吗?

白日越狂欢,夜晚越空虚,我们总是这样,在寂寞时才看清自己。当四周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呼吸时,那时的我们不必再伪装,可以摘下面具,做回真实的自己。夜是出奇的静,像毫无波澜的湖面一样宁静安详。夜说;我是太寂寞了,每次来人间造访,人们都在睡梦中,我多么希望,在某个角落里还有一个清醒的灵魂,和我一同欣喜着微凉的夜色。此时此刻,那个灵魂,便是我了。

此刻不知有多少人在梦中呓语,或许仅仅是幻想,但最起码是真实。到了早上,当他们睁开双眼,又重新戴上了面具,披上了戏服,将自己的愿望,自己的追求抛之脑后,涌入各种人际关系中,做一些他们并不愿做的事。我愿结交一切纯真的人,在夜里,在梦中。

晨雾开始弥漫,世界开始喧嚣。天际泛起了微光,黎明终将会把这夜色的幻想与白日的现实割裂,夜已该退场,挥手说再见吧,人不能永远生活在夜里。也许明天的夜色微凉依旧,但我只期盼,我,还能是今天真实的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