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高中作文 高三作文 槐花香
槐花香
发布时间: 2020-09-09 18:35
阅读:27

【篇一:槐花香】

姥姥从老家带回来一小袋槐花好几天了,却一直放在冰箱里给我留着。今天学校休息,总算能回家尝尝这鲜味儿了。

摘的日子有些早,所以花还没有怎么开。槐花被姥姥从树枝上摘下来之后,还只是一颗颗绿色的骨朵儿。有的从裂开的缝中露出点白的花瓣,有的,甚至连白色都看不到,被绿色的叶子紧紧地裹着,不是很饱满,没有想象中的热闹,却也娇羞得可爱。拿在手里,有点涩涩的感觉,我用手指轻轻捏了捏,小骨朵儿便一张一合,吐出些许清香。

回到家的时候才5点左右,雨后的阳光格外灿烂,透过阳台射入家中,给地板镀上了一层金粉。姥姥姥爷正坐在沙发上聊天。一个说话,一个在听,然后,再换你说我听。笑声不大,却是刚刚好幸福的样子。落在地板上的影子,似乎也被拉长了许多。

见我回来,姥姥立刻张罗着做饭。先安排姥爷去买烧饼,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没有说过自己喜欢吃烧饼,也并不是讨厌吃馒头,可每次我回家吃饭,姥姥总是会给我买烧饼。她说现出炉的好吃。可我知道,她的牙早已掉光,烧饼是吃不动的。后来想了想,馒头一块钱三个,烧饼,1块5一个。她大概是觉得给外孙女吃的总归是要买好的买贵的吧?之前也听妈说过,她小时候家里穷,烧饼是吃不起的,当时的烧饼,可是顶好的东西。

姥姥把菜从冰箱里一样一样地往外拿。槐花是她几天前就给我说过的,说要等我一块吃。今天自不会少。做槐花前,先要将槐花洗干净,水珠残留在花苞上,便愈发显得娇嫩了些。接着,便是裹面。将面裹好,一块一块地放在油锅里炸。裹面是个精细活,姥姥先将槐花放在瓷盆里,再一点一点的向里面洒面,倒水,手还要不停地搅拌,才能将花、面、水全都融合在一起。面要裹得均匀,水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姥姥说这这样才好吃。我问她三者的比例是多少。她听不懂,说看着差不多就行。我到底还是没能弄懂差不多是多少。

炸的过程是最诱人的。滚烫的油锅,将裹好的槐花轻轻放进去,便是噼里啪啦的声音,槐花,八角,花椒的气味儿一股脑全钻进我的鼻口,有点微醺,却又极具诱惑。我去屋里接了个电话的空,姥姥就已经将槐花菜做好了。淡淡的香味儿,刺激人的食欲。姥姥拿了一双筷子给我,让我趁热吃。我夹了一块放在口中,带着点汤汁,滑滑的软软的,没有一丝油腻的感觉。槐花与面,整个儿汇在一起,已经分不出哪块是面哪块是花了。

小舅舅怪姥姥摘得还是早了些,姥姥说怕大家误了时候吃不到了。姥姥说这样的味儿不是太浓,才要好吃。她就在那看着我,我重重地点头:“嗯,好吃!”

【篇二:槐花】

外婆家有一棵大槐树。

记忆中的外公和外婆总爱一起坐在槐树下唠家常、择菜,有时候也可以什么都不说,静静地依偎着那棵槐树大半天,那时候的我哪懂得这份闲淡的美,只喜欢闹腾着,求外婆给我讲故事。每当我依偎着外婆,听她讲过去的故事,总有一股淡淡的槐花香萦绕在周遭,那花香悠悠地飘进我幼小的心灵,在我的眼里,槐花恰似外公外婆的爱,平淡却浓厚。

有一天槐树下的背影只剩下了外婆。

外公生病住院了,那一阵子,外婆仿佛苍老了许多,平时朴素整洁的衣衫起了褶皱,平整的头发像被小孩子抓乱了似的顾不上收拾,这和平时的外婆不一样,退休前外婆是教师,养成了习惯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干干净净的习惯,那些天外婆忙翻了天。

但每每走进病房总有一串槐花挂在床头,冲淡了医院里死气沉沉的气息,那种带着甜味的清香,好似一层薄雾挥不开,抹不散。

说起来,全家人最不放心外婆住在医院,没有多的床位,外婆只得睡在租来的折叠床上,那折叠床是弹簧和木板简易构成的,坚硬硌背,不说外婆,就连许多年轻人也难以忍受,但外婆是个倔脾气,硬是不听护士和我们的劝阻,夜夜陪在外公身边,有时脊背被床板硌得发痛也不吱声。连续十多天,外婆疼得直不起腰,外公给她捶背,心疼地说:“老婆子,你说要是我先走了,你会不会怪我?”不知怎的,外公停了下来,直直地盯着外婆,外婆移开眼,转过头背对着外公:“怎么会,日子还长的很呢,别瞎想!”外婆偷偷地拭着泪。“你说要是我先走了,谁给你捶背?我还没照顾你,你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外公低声地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你答应我要照顾我一辈子,你先走了,我怎么办?我一定是先走的那一个!”后来,外公和外婆为谁先走,争执了许久,最后,外婆说,“算了,我们还是互相照顾好自己,我们好好在一起过些日子……”

外公默默地笑着,将床头那串槐花夹在外婆花白的头发中,那一刻,外婆好似又回到了十八岁的女孩,娇羞地笑着,那么美……

槐树仍是伫立在家门,悠悠地述说着那些年外公外婆平淡的爱,每当花开的时候,槐花的味道总是那么甜,那么美好,好似一块无形的糖消融在芬芳的记忆中。

【篇三:悠悠槐花情】

每年的五月,对于我来说,可算得上是一个既有趣又可以大饱口福的日子了。五月的宋家岭遍地刺槐(俗称洋槐花),它可以做成美味佳肴,味道清香甘甜,富含维生素和多种矿物,同时还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蜂拥而至采摘刺槐了,我们家也不例外。

因为槐花的花季短,所以妈妈总是会早早的准备好一切。在我的记忆中,与其说是摘刺槐,还不如说是去玩乐。我也总是会事先悄悄地准备好大包小包的零食,激动地等着第二天的到来。

阳光冲破树叶的束缚,照射在茂盛的草地上,全家人主动出击摘刺槐,每每在他们最忙碌的时候,我则和哥哥悄悄地躲在树后,笑嘻嘻的吃着零食,玩儿着剪刀石头布,我们互相追逐打闹,时常也惹得大人们哈哈大笑。

令我记忆犹新的是,妈妈在做槐花焖饭前,总是亲手将花蕾摘下,妈妈说,因为还未开放的花蕾口感最好,脆香味浓。因此,我也总是趁此机会,去偷吃含苞待放的花蕾,果真如此,那香沁人心脾。可现在想起来,我那时还真是够顽皮的了。

待做完这些,就将刚蒸好的米饭与槐花炒在一起,只用放些盐,须臾就该出锅了。因为半生不熟的槐花吃了会拉肚子,所以每当这时,妈妈总会严守把关,担心我会偷吃。而我灵机一动,就将妈妈支开了,舀了满满一勺,以飞快的速度塞进嘴里。可谁知聪明反被聪明误,没想到我百密一疏,竟“中招”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槐花焖饭上桌之前,妈妈总是会在上面盖一个盖子,或许是为了使香味渗入米饭里,色香俱全吧!可是,哪儿都有我搞破坏。我和哥哥总爱趁妈妈不注意,一股脑儿溜进厨房,窃喜着,趴在桌前,揭开盖子,任由那久违的香味儿氤氲开来,仿佛置身仙境。然后拿手指轻轻地捏一小撮,放在嘴里,时不时的还舔舔手指,还有回味儿呢。可尝完了甜头,就会被妈妈责罚,因为我们把招待客人的菜给搞砸了,最终焖饭受了冷气,干巴巴的没有了色泽。好在我和哥哥有先见之明,事先已经尝过了。

想到这里,总觉得当今社会,生活条件优越了,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渐渐地,这味道就淡了,谁还能再想起这久别重逢的家乡味呢儿?

真是停杯投箸不能食啊“妈,突然想起,你好长时间都没做槐花焖饭了呢!”“哦?现在都没人吃了吧,况且这么多年没做,手艺都生疏了”妈妈不以为然的笑笑道。

失落的望着窗外,远处幽静的山上仿佛传来一缕馨香,我欣喜地嗅了嗅,好像是我久违的槐花香!

啊,五月的槐花香哟,我何时还能和你再相约?

【篇四:我是一朵槐花】

我是一朵槐花,生长在小溪边的草地上,我的妈妈是一棵高大的槐树,上面有一串串的槐花,像小女孩头上扎的小辫子。我还有许多朋友,比如黄灿灿的迎春花,白里透红的玉兰花,还有火红火红的玫瑰……

清晨,我睁开眼,看着世界,我看到了碧绿的小草在向我招手,雪白的玉兰花向我点头,蜻蜓飞过来,告诉我清晨发生的趣事……我听到美妙的鸟鸣,想多听一会儿,却时有时无,还有那奇怪的知了声,一声长,一声短,真是让我着急。我闻到了花朵的香味,连风里都带着这香味,我想:这香味很有可能顺着风传到全世界呢!还有那土壤的清香,我都无法用语言形容了。我想:这世界什么都有,可真神奇呀!

我以最大的努力生长,阳光沐浴着我,雨水滋润着我,土壤提供给我养料,最后,我终于生长到最顶端了!突然,我感觉身体很虚弱,我发现居然有杂草来抢夺我的养料,我着急地说:“我会不会死去,妈妈!快来救救我!”妈妈把除草剂叫来了,除掉了杂草,我这才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我想:我今天有点累,就先睡了吧。第二天,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又变了,我开花了!我尽情地展现着自己的美丽,只要有动物、植物看到我,都会说:“哇!你好美丽,真是世上绝无仅有吧!”

有人在这里建立了一个旅游区,游客很多,超过百万,来这里的人几乎每一个都会跟我拍照,还尽情地闻着我身上迷人的香味,我有点儿小骄傲。

然而,最美好的时光也是最短暂的。我发现其它槐花陆陆续续变成枯黄色,凋零,掉下槐树。当然,我也在其中。我很悲伤,心想: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再也见不到我的朋友了!

但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想到自己把自己奉献给了别人,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应该高兴才对。这样想,我就释怀了。

【篇五:槐花赋】

当季节的触角悄悄伸进五月的时候,天气仿佛一下子从冬天来到夏天似的,中午的太阳竟逐得人们不敢出门。还好,早晚的天气还遗留着暮春那一丝丝诱人的味道,给人神清气爽的感觉。

周末一大早我便来到公园里。伸伸胳膊,活动活动筋骨,随便想一些自己喜欢的事都是自由自在的。迎着朝阳升起的方向,欣赏树叶在红彤彤的光里招摇。微风过隙,时不时便有一股股淡淡的沁人心脾的清香扑面而来。

循香索骥。在公园的一角,几棵硕大挺拔如伞盖的槐树便呈现在眼前,枝桠间满挂着软软的白的像雪似的槐花。花儿正处于盛花期,但由于春风的侵扰,地面上也星星点点地散落着些细碎的花瓣儿。在树下的长椅上,一个身穿洁白裙衫的姑娘,手捧着一本书籍,不知是陶醉在书里,还是被这种槐花的香气所陶醉。

其实这只不过是几棵最为普通的槐树,在我农村的老家里随处可见。但因为槐树种在院落里是件不吉利的事,人们便种在田地边沟壑旁。一到春末夏始,便满树满树地开着白色的花儿,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掩映在一片嫩绿之中。我们一伙砍猪草的孩子,便纷纷把镰刀抛向槐树枝里,将打下来的槐花捧在手里,将嫩嫩的花芯放进嘴里,咀嚼那种淡淡的略带甜味的清香。回家后,还不忘把带着枝蔓的花儿插在水瓶里,既能装点原本简陋的居室,还能延续那种回味不绝的清香。

人间五月芳菲尽,又值槐花始盛开。桃花、梨花、杏花已落败,它们幼小幼小的果实也已初露端倪,这时的槐花便肆意地开放开来。你看,在公园里,田野里,陡峭的山坡上,人车如梭的道路边,凡是有槐树的地方,或三五成群或漫山遍野的一片,白的像雪一样纯洁,紫红的也分外妖娆,给青翠的世界涂抹上不同寻常的油彩。

听老人说,槐花也可以吃的。他们将新采摘的嫩嫩的白槐花用清水淘洗后,放在竹箅子里晾干做成槐花饼,吃起来自然是另一样清香的味道。用槐花熬水喝,因性凉味苦,可以改善体内毛细血管的功能。妻子却喜欢喝槐花蜜,我偶尔尝上几口,究竟和其他蜂蜜的味道是不同的。

一日,同朋友谈起槐化盛开的状况,朋友便立即要我一起到黄河北边的一处槐花景观林去看槐花。事不凑巧,正赶上我有事耽搁了几天,后来天气又忽冷忽热的稳定不下来,等到去的时候,大部分槐花已经落败,地上也满是干瘪的花瓣儿,风吹过,便沙沙地被赶到偏僻的角落里去了。朋友不觉暗自神伤,好在在回来路上的山里,还有一些正在盛开的槐树林,算稍稍弥补一下朋友的遗憾吧。

花开花落,难免使人产生或喜或悲的感受。而此时,我真的佩服起槐树了。佩服槐树居庙堂之高不惊,处乡野之偏不卑;于淡泊间不懈,处繁华间不嚣;闻世俗之气而不污,享清雅之风而不妖,这不也是我们不断追求的精神层次和境界吗?

【篇六:那槐花情是难忘的】

清冷的月光倾洒下来,为大地披上一件洁白的轻纱,闲来无事的我决定在这美好的夜晚出去走走,不知不觉间记忆牵引着我来到后院的槐树下,触摸着需五个人才能合抱的粗壮的树干,蓦地忆起那难忘的槐花情。

小时候,父母由于忙于工作,便托太姥照看我。太姥家在农村,有一个很大的园子,园子后面有一棵大槐树,淘气的我总到树上去玩。

有一次,我不知哪儿来的勇气,竟一下子爬到了树顶,脚踩着粗壮的树干,我踮起脚尖,极目远眺。人说:“站得高,望得远”,我从树上向下看去,只见那些在田里干活的成年人们顿时变得很小,我自豪地挺了挺身子。太姥看见了站在树顶的我,赶紧跑了过来,冲树上大喊:“囡囡,快下来,树上危险!”我丝毫不在意,只见我踩了踩树干,在树上比划了一个“POSE”,又转了几圈,得意地笑着说:“我才不会掉下来呢,这树稳着呢。”话音未落,脚突然踩空了,一个趔趄摔了下来,幸好槐树枝接住了我,当我下来的时候,迎来的是太姥焦急的面孔,她关切地问:“有关系没?有没有摔伤,有没有划伤哪里?”我看着太姥紧张的面孔,心里涌出一股暖流。那一天,槐花正芬芳。

五年的相伴后,我离开了熟悉的家乡,到妈妈所在的城市去上学了。这次和太姥一分别就是五年,直到三年前的一个电话:“太姥患了重病住进了医院,快不行了!”我这才同爸爸妈妈一同赶到医院,看着病床上她瘦削的身影,闻着医院刺鼻的味道,我的泪水溢出眼眶。童年的生活依旧历历在目,凝视着记忆中那站在槐树下,冲我微微笑的老人,我无语凝噎。太姥对我的爱,好似四月的槐花,芬芳扑鼻,那深深的情融化在心田,温暖了我未成熟的心灵。

我再也找不回那逝去的时光,但我将那段时间的美好深深烙印在心里,每每想起,总会在脑海中浮现出太姥和蔼的笑脸,那难忘的槐花情,丝丝缕缕地牵出了我的童年。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