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二作文 与李白相遇
与李白相遇
发布时间: 2020-09-16 11:38
阅读:16

【篇一:与李白相遇】

初识你,是在小学一年级的语文课本里。

老师教我读:“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诗句朗朗上口。翻开课本,你让我幼小的心灵受到震荡。伴随老师的讲解,我进入了你的世界。我想,那时的你,定漂泊在异乡吧,在冷寂的屋舍中偶然抬头,瞥见一轮明月高挂于苍穹之上,月光清幽,洒入你的屋舍,思乡之情上心头。一“举”,一“望”,一“低”,一“思”,相互映照,相互交融,此情此景,美得那么清丽,雅致。你不知,你这一泼墨,便成就了千古不朽的名句。

再遇你,是在我的一本《唐诗三百首》里。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你平生最喜欢喝酒,喜欢游览祖国大好河山。这次,你来到了敬亭山。我反复地咀嚼,揣摩你的诗句。你表面是写独游敬亭山的情趣,而其深含之意则是你生命历程中旷世的孤独感。你以奇特的想象力和巧妙的构思,赋予山水景物以生命,借山水来抒发自己的孤独和怀才不遇。但这更是你的坚定,你总在大自然中寻求安慰和寄托。从你的狼毫下流出的是一泻千里的才思,而从我的圆珠笔下冒出的却是一篇篇矫揉做作的习作,每次与你遇见,我都会自惭形秽。

上了初中,我又在语文书上见识了你对朋友的深切关怀——《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你选择了杨花、子规、明月、风等意象,以奇特的想象力编织出一个朦胧的梦境,表达了对王昌龄怀才不遇的一种惋惜与同情。你说你要把对他的担忧和思念寄于明月,让它伴随王昌龄直到夜郎以西。明月也一定是你的老友,不然你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将自己真挚的情感托付与它?你总是能把无形化为有形,把无情写成有情,你文字的飘逸与洒脱,你奇特的想象总会引起我一次又一次的惊呼,天哪,怎么会有这般才华横溢的人啊!

此后,我结识了各种各样的你,有“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自信豁达的你;有“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重情重义的你;有游览名胜,心情舒畅的你;有蔑视权贵,超凡脱俗的你……

相遇诗仙李白,敬佩你,非凡的想象力;敬佩你,巧妙的才思;敬佩你,超凡脱俗的人格!

【篇二:与易安相遇】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最美不过与你相遇

——题记

紫檀香炉青烟袅袅,朦胧间氤氲着温婉的气息。我手捧一杯香茗,翻开桌案上的漱玉词,似是一幅画卷映入我的眼帘,在心与心的水乳交融中,我踏着你的字字珠玑,扶着历史的城墙,走进你的世界。

漫过淡淡雾霭,在古色古香的庭院里,眼前是一位身穿素衣,比黄花还清瘦的女子,在那溶今夕阳下,迷蒙烟树间,把酒吟诗。

我小心翼翼的带着心中的疑惑探问你:“在这大起大落的人生旅途中苦乐掺半,是否埋怨过,是否还留恋着?”

你意味深长地轻叹,视线落向那清澈的池塘,记忆的涟漪微微泛起。你感怀于年少时的无忧无虑,恋那暮云合璧,念那湖畔溪亭,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回想到这里,你嘴角微扬,轻漾出微笑。是的,你忆起那烂漫的岁月里,你与明诚相遇,相知,相恋。“和羞走,却把青梅嗅”的纯情便是你与她爱情故事的结晶。

我为你前半生的幸福感到欣慰,可惜天公不作美,在那美好背后凄苦接踵而至,为你,我不经暗自惆怅。

你见我悲伤,神情却不泛悲凉,只是平静地说:“浮光再潋滟也淌不过流年。”是啊,就像无情的秋风会洞穿夏季,掠走回忆。你讲述到在于赵明诚分别后,独自品尝着“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离愁;在父亲锒铛入狱时,你控诉明诚的父亲“炙手可热心可寒”的无奈;当金兵的铁蹄南下,你悲愤的写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情……

我的心猛地一震,清照,你字易安,可当你的幸福破碎后,又何时易安过……

我凝视着你越发笃定的眼神,体会着你那深意的淡然与释然。原来在你心中,纵使余生要如浮萍般在风雨中飘摇,承受着国破家亡的痛苦,终日凄凄惨惨戚戚,这在别人眼里似海的深愁,已不能一愁字了得,但你却坚定的说道-——我亦无悔!

合上漱玉词,我又不经恍然与你的相遇。议案,你是宋词曲调中最清丽的水袖,浸润着文化底蕴的白莲。当我品读你时,你便绽放在我人生路的两岸,让我如同你一般坚强,踏着荆棘,却不畏痛苦;有泪可落,却哀而不伤……

【篇三: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

你是我遥不可及的梦,这是我写给你的一篇文章。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我可以站在你身边,平淡的说上一句“遇见你真好。”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我会有几块地,种满了玫瑰花。每天清晨剪一朵给你,为你泡上一盏茶。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我会在热闹的集市上买两串冰糖葫芦,带上你爱吃的糕点,早早地去敲你家的门。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我会为你在空白的扇子上画上一幅简单的山水画,你会很珍惜的放着。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你写字时,我会静静的帮你研磨。也许我会无聊的睡着,你会为我披上一件披风。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我会拉着你去河边抓鱼。抓到鱼后,用木棒串起来,生一堆火烤着。等我唱完那首歌,鱼应该已经熟了。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我会裁上一两块布匹。为你量身定做几身衣服,也许我缝制的并不好看,但我想你会很喜欢。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我想和你一起去看塞外的美景,在大草原上骑马,看日出日落,你会画上几幅画。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我想和你在荒地种上十里桃林,在崖边种满百合花。

如果我们相遇在古代,每晚都可以看到漫天的繁星,我们会让流星带走我们的愿望。我会倚在你的肩上看萤火虫飞舞,直到睡着。

可惜没有如果,我们也不会遇见。

【篇四:我与李白的相遇】

在安陆市西北的烟店镇,有一座山,名叫白兆山。据说,这座山是太白金星的一颗棋子坠落人间幻化而成。山上树木苍翠,峰回路转,鸟语花香,甘泉流长,风景十分优美。唐代大诗人李白留恋于此,便住了下来,饮酒写诗,娶妻生子。而我,也是在白兆山上,和李白三次“相遇”。

2009年,那年我四岁,在爸爸妈妈的带领下,我第一次去白兆山。那时我还小,听他们在车内谈起李白,我不禁好奇地问了一句:“李白是谁呀?”惹笑了大家。车到山脚下停住了,妈妈指着一座青石像告诉我,那就是李白。爸爸还和我讲起了李白的故事:公元727年,李白“仗剑去国,辞亲远游”,落魄金陵。一个朋友跟他谈起了云梦古泽的绮丽,勾起了他的向往之情,于是他慕名来到了我们安陆……看着那个留着胡须,衣袂飘飘的雕像,我记住了这个人,他就是李白,一个伟大的诗人。这是我和李白的第一次相遇,初闻李白之名。

2013年,那年我八岁,我和爸爸妈妈陪他们的同学第二次去白兆山。这次和我之前印象中的大不一样,山脚下的那座李白雕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山顶上一座巨大的李白石像。他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握着身上的佩剑,目光如炬,深情地眺望远方。他是在眺望远方的故乡,还是在遥望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庐山瀑布?他是在想念那个桃花潭边为他送行的汪伦,还是在思念那个“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好友孟浩然?或许都不是。他在凝望安陆。曾让他酒隐于此,蹉跎于此,扎根于此的故地,又怎能不让他驻足呢?这是我和李白的第二次相遇,静观李白之像。

2016年,这年我十一岁,与学校的老师、同学们一起,我第三次去白兆山。在安陆李白纪念馆内,我了解到了李白的身世,知道了他和安陆的渊源。看着那些图片和文字介绍,赏着那些栩栩如生的场景,李白仿佛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引领着我阅尽他的一生风华。公元762年阴历十一月,安徽当涂采石江上,李白醉在了江中的那轮明月中。他自然,他浪漫,他豪迈,他狂傲,他洒脱;他是游侠,是剑客,是隐士,是诗人,是酒仙……原来,李白不仅仅是个诗人。这是我和李白的第三次相遇,品李白之人。

李白啊,我心中的青莲居士,希望在我成年之时还能与你再度相遇。那时,我将与你推杯换盏,共叙万丈豪情。

【篇五:那一天,我与李白相遇】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言臣是酒中仙”。李白一生侠骨柔情,狂放不羁,逍遥自在,不少轶事为后人所津津乐道。那一天,我与李白相遇在《李太白文集》中,相谈甚欢……

侠骨柔情

“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何等豪迈!李白本欲做一名剑客,结交天下豪杰,后误入仕途。辞官归去后,他便醉心于游历天下,寻仙访道,以此终了。他不吝钱财,每每买酒一掷千金。朋友有难,亦是“贵义轻黄金”,仗义疏财。与好友交遊分别后,还念念不忘,作《忆旧遊》诗寄给朋友:“问余别恨今多少,落花春暮争纷纷。言亦不可尽,情亦不可极。呼儿长跪缄此辞,寄君千里遥相忆。”如此柔情豪杰,怎能不为后人所称道呢?

狂放不羁

进京之后,李白深得唐玄宗的欢心。一次,唐玄宗想听李白所做的词了,就派人宣李白进宫。而此时李白正在街上喝得烂醉,好不容易才被拖入宫中。唐玄宗叫人用冷水给他洗脸,使他清醒。李白醒后,挥笔而就两首《清平调》。玄宗看了之后,爱不释手,赞不绝口。李白一见皇帝高兴,便又跑到街上喝酒去了。还有一次,李白与玄宗在宫中喝得酩酊大醉,李白竟让当时权倾朝野的宦官高力士给他脱靴子。玄宗笑眯眯地看着,高力士只得忍气吞声地做了。后来李白失宠,与高力士也有干系。李白见自己在宫中的地位日益低下,便愤然离去,云游天下了。每日呼朋唤友,饮酒作乐,好不快哉!“烹牛宰羊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表现出了李白的狂放。“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更是将李白任性而为的率真本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逍遥自在

李白灰心仕途后,便潜心于寻仙访道,游山玩水,不理会世俗羁绊,以一颗无拘无束的心看待这个世界,仿佛是一片浮云,四海为家。“举酒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抒发了李白的寂寞心情。“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透露出他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以千山为友,交万水之朋,邀明月喝酒,佩剑行天下,这就是那个侠骨柔情、狂放不羁的李白逍遥自在的生活状态。

李白,我国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浪漫主义诗人,我与他相遇在书中,跨越千年的思想交汇于今……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