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初中作文 初二作文 最熟悉的陌生人
最熟悉的陌生人
发布时间: 2020-09-16 12:48
阅读:10

【篇一:最熟悉的陌生人】

冷气凝霜,氤氲了无边的苍穹;秋风萧瑟,惊醒了无涯的梦魇。思念,渐渐拢起,不得消散;伤感,寸寸长起,不得排遣;泪水,滴滴蓄起……

两张脸,闪现在这迷离的泪眼中,不断交错着,重叠着。是爸爸,是妈妈――那熟悉而陌生的脸。泪水,终于滚落,为得是那记忆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记忆中

我坐在田埂上,定定地望着田陇。那里有个人,正顶着日头,历着风霜,佝偻着背,挥动着铁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是我的父亲。

父亲的脸总是不苟言笑的。小时候,我是努力又努力,妄图靠优异的成绩,赢得他一次动容或夸赞。可是没有,他只是抚着我的头,淡淡地笑,轻轻地说:“加油,继续努力!”即便如此,我也会很满足,开心得屁颠屁颠地跑开。

那时,我生性顽劣。身材并不高大的他,是我的保护伞,他看不得我受半点委屈。不过,当我欺负别人的时候,他又会把这只顽劣的风筝拽回来。青春期的我,开始拔节了。饭桌上,他把一块又一块的肉夹到我碗里,自己却大口咀嚼热了一遍右一遍的青菜。

面对如此关心我的父亲,我没有像朱自清一样留下感恩的热泪,也没有像林海音一样进入成长的蜕变,而是予以反抗、斗争,让他肩上的担子重了又重……

梦境里

恍惚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她在干什么呢?她在为我掖被子。转头,看见她那张脸,那张为我纠结、为我欢笑的脸。她是我的母亲。

小时候,性子野:游荒山、玩水库、抓老鼠,渴饮山泉,饿吃野果,半夜才溜回家。终于有一次,她寻我一下午都不得。她急得想要报警。

直到见到我的那一刻,她才松了一口气。她决心教训教训我。她咬咬牙,抡起粗粗的棍子,重重地打在我的身上,也重重地捶在她的心间。半夜,她抚着我的伤口,搂着我痛哭。

现在,我长大了。她仍旧关心我,怕我冷了,怕我冻了,怕我吃不饱,怕我穿不暖,怕我受人欺负,怕我学习马虎了。可她终究把我送进了学校。而我总是和她吵,吵得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她总是背我气得偷偷抹眼泪。而我那句“对不起,我错了”,却总是藏着掖着……

如今,因为那所谓的“成长”,那所谓的“学业”,我又有多久没有陪她好好说说话了,没有好好陪他聊聊天了?望着她那日益衰老的容颜,他那不再笔挺的脊梁,他们那丝丝渐长的银发、缕缕升起的皱纹,为什么总觉得变得疏远了,变得陌生了呢?

【篇二:熟悉的陌生人】

风卷起满地的忧伤,带着沁人的花香幽幽地飘入他的心房,轻轻地撞击着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抬头远望,花瓣满地尽显忧伤,在寂静的沈园中显得格外凄凉。独自漫步,心中如同一潭湖水般平静,远处两只蝴蝶在花丛中相依相伴,翩跹起舞,缠缠绵绵,如同自己曾经那美好的爱情。无言,只有无边的叹息。听,是脚步声!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虚无,缥缈,难道?是她!

猛然抬头,一张俊秀的脸庞映入眼帘,一点没变,只是面颊上多了几分沧桑,身子也仿佛更加柔弱,似乎一阵风就足以将她吹成幻影。霎时间,两人四目相对,泪水夺眶而出,离别后的愁苦顿时涌上心头。他原本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是凝望着她含泪的双眸,那里面写满了疑惑和不满,但更多的是心痛和思念。那双眸熟悉又略带陌生,让人痛彻心扉。她注意到了他的凝望,慌忙中乱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没有留下一句话,匆忙的脚步声是她离去的信号,落地的水花是她伤心的代表。只留他独自站在原地,目送她越走越远,直至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他的心如同打碎的玻璃一般无法复原。他缓缓地走到墙边,心中的愁苦无处发泄,于是挥笔提下了《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每题一句,他就会想起一段与她的过往,清晰可见,记忆犹新。他是陆游,她是唐婉。

曾记否,花前月下,有一对青梅竹马,吟诗作对,倾诉衷肠,互相唱和,丽影成双,宛如一双翩跹于花丛中的彩蝶,眉目中洋溢着年少时的轻狂。于是,她与他结合了,婚后两人相敬如宾,恩爱有加。只因陆母迷信,活活拆了这对鸳鸯。之后他们又各自成婚,有了新的家庭。可即便如此,两人仍是相互思念,魂牵梦萦。

今日老天注定,他又在沈园遇到了她,只是熟悉中写满了陌生,让人猜疑他们是否真得相识。而曾经的熟悉早已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是无尽的陌生,原来他们只是陌生人,熟悉的陌生人……

陌生?熟悉。

熟悉?陌生。

【篇三:熟悉的陌生人】

当一个人瞭望远处时,耳边就会响起回忆的弦。

炎炎夏日,太阳高挂,灼热的气息一波接着一波地迎面而来,可即使如此,也都挡不住我与同学们奔跑追逐的热情。我们尽力地向前冲着,争夺那代表荣耀的第一。一颗颗散发着热气的汗珠,顺着发丝划过脸颊带着有限的体力。眼见着我快要达到终点,便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啪——”巨大的声音在我脑海回荡,我吓楞了,回过神时已躺在跑道上,膝盖的血沿着左脚滴落。我慌忙地抬头向他们求助,却只看见向远处奔去的身影。那时,我不懂,我们明明是朋友……过了好久,有一个轻灵的声音响起,仿佛能深入灵魂“你受伤了,我必须带你去医务室。”我不曾见过她,却又觉得莫名地亲切,泛出一种淡淡地温暖。

这又是另一天了,那是个下午,我们班要上公开课,可我却发现忘了带书。中午在家预习,忘记了装回书包。当时,我是真的急了,快步跑到其他班门口想借书,却又突然想起我根本不认识他们班任何一人。犹豫再三的我努力尝试了好几次可就是开不了口,而内心的焦急又喷涌而来。在我极度矛盾地做着心理斗争时,有一个女生走了出来。她似乎发现了我的尴尬,主动开口询问我是不是想借书。看着我满是疑惑的眼神,她轻笑着:“没关系的,我也有没带书的时候,你需要哪科,我借你。”她的声音有着一种独特的清爽,抚平了我内心的焦躁,我不好意思问她是谁,只是轻轻说了句“谢谢”罢了。

现在的我,有时会突然想起往事,多了些不同的感受。我好像也开始学会理解了:都是孩子嘛,谁没有争胜的心;可我更多的是发现了:每个人的身边,其实都有许多熟悉的陌生人,他们会在你陷入困境时给予你最需要的帮助,而我们所处的环境,看是有着曲折坎坷,却处处透露着温暖。

【篇四:最熟悉的陌生人】

记得,孩童时代的我们是多么的无忧无虑。那时的我们很少吵架,即使吵闹也很快雨过天晴。那时的我们是一棵双生花,从不分离。我们会在对方伤心时,想尽办法去让对方重拾笑颜。我们会因为对方为自己的付出感动,会因为对方被人欺负而愤愤不平。那时的我们,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们会被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自从上初中后,我们就变得越来越疏远。为什么呢?我曾问自己,答案是因为你的身边不再需要我。

初中的我们,仍是同一个班。开始,在班上,宿舍里,我们都是形影不离。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不再亲近,变得越来越疏远。初中的生活很丰富多彩,交友范围也不断扩大。你因性格的开朗而结交了许多朋友,我也因文静的缘故被老师看中,成为了班上的干部。渐渐的,我因班上职务的缠身,不再有时间陪在你身边。我以为你会理解我,我以为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现实是残酷的。我认为你会因我没时间陪你而寂寞,现实却是你仍然过得很潇洒。身边有许多的好朋友,在我不在的时候,你仍然活得多姿多彩。渐渐的,我们关系也不再亲昵。你有秘密也不愿意告诉我了。这样的关系就像易碎品,一但有裂痕就会破碎。

导致我们彻底翻脸的导火索终究还是来了。

每次的值日,你总是在与别人讲话,玩耍,将我的劝告拋之脑后。终于,我不再殉私。你却认为是我故意让你难堪,但你又何曾想到我的处境。我认为自己的行为没有错,所以,我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哄你开心。因为这个缘故,我们翻脸了。我们成了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曾问我,这一切的造成,是因谁而起?其实,我们都变了,成为了同一轨道上相反方向的两列火车。如果,当初的我们不那么的亲密,那么如今也不会成为陌生人了吧?至少也会是君子之交,即使淡如水,也不会成为今天的局面了。

再美好的友谊,一旦破碎就再也无法修复。所以,即使我们再努力,也回不到当初的状态了。故事的开始是美好的,即使结局悲伤,但也不再重要了。就让它和我们的童年时代一齐埋葬吧。

【篇五:熟悉的陌生人】

我们的城市每天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伴随着这日新月异变化的变化,农民工的出现也越来越多。在我家小区的街道上有他们辛勤工作的身影;在学校的马路旁也有他们挥汗如雨的身影;在学校对面建设中的中学更有他们孜孜不倦忙碌的身影。他们的身影早已成了我们城市中一道独特的风景。

农民工对于我们来说,是那样熟悉,熟悉的让我们往往忽略了他们的存在。直到那天,当他们走近我时,我才感觉到他们却又是如此陌生……

那次,我和爸爸在一家小餐馆就餐。这时进来了两个身强力壮的中年男子。,他们穿着一模一样的蓝色制服。衣服上、头发上都有一层灰。看到这身“行头”我有些熟视无睹了,因为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一瞅便知道是在修建二中的民工。

“唉,我那女儿还挺争气,今年考上重点高中了,这不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又得为他凑学费了。”坐在我对面的民工叔叔操着浓厚的地方口音说道,话语中似乎有那么丝兴奋与无奈。

另一位民工叔叔有些义愤填膺道:“是呀,娃上学要花钱,俺们更得好好挣钱!”他们的谈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好奇的打量起他们二人来。只见他俩黝黑的脸上有几条陷入皮里的皱纹,两鬓里藏了不少白发。他俩的手很大,也很粗糙。手掌和手指甲都黑乎乎的,像是被烟熏了一般。他似乎发觉我在瞧他俩,抬起头冲我会心一笑露出了一排平净整齐的白牙。我霎时愣住了。

过了一会只听老板在吆喝“谁的青菜豆腐汤?”对面的民工叔叔闻声应道“老板,能不能再帮我们拿个空碗!”空碗拿来了,只见他熟练的将豆腐一分为二,把半碗递给了另一位民工叔叔。随后从携带的塑料袋里取出两个馒头,递给同伴便可是大块垛剁起来……

看他们那美滋滋的吃相,心里不禁疑惑起来:他们的午餐竟是份廉价青菜汤,还边吃边咂吧着嘴,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他们在吃什么大餐呢。可为什么他们就如此容易满足呢……

不过不一会的功夫,碗底便仰面朝天了。吃饱喝足了,他们的脸上也隐约有了一抹红晕,用手抹嘴擦脸后,便愉快的离开了。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不禁陷入了沉思:原来我们只是熟悉雨他们忙碌的身影,然而对他们的生活却是一片茫然。他们家里可能要等着钱买药的老母亲;也可能有终日在田间劳作的妻子;或许还有等着父亲寄学费上学的同龄小孩……我唯有祝福他们!

但是,我对那些熟悉的身影似乎已不那么陌生。

【篇六:熟悉的陌生人】

三年前,小区里的人都把我们称为“双胞胎”,而三年后,也就是现在,我们各奔东西。不知是否在你的记忆中还残留着我的身影?我想:应该不会了吧!

三年前,我和你很像。身高,体重,兴趣爱好,就连长相都几乎相同。操场上留下了我们矫健的身姿;音乐教室里留下了我们悠扬的歌声;老梧桐树下留下了我们幸福的笑容;校园里的小道上留下了我们成长的脚印。

直到那一天,你拉着我的手,说:“下个星期天,我就要与我的父母一起去上海了,我要在那念书,不过我们永远是好朋友,还是‘双胞胎’”。虽然心很痛,但还是强颜微笑地点了点头。

六年级的那个暑假,我想与你见面,顺便看看世博会,我电话告知了你:“我要来上海”。你电话那头说:“那你就来吧。”于是,我买了许多东西,因为我喜欢的东西你95%都喜欢。一下火车,我便向你家奔去。虽然很疲惫,但我还是淹没不了当时的兴奋。

我一路小跑,有时不小心还差点撞到了路边的行人。

一到你家,我疯狂地按着门铃,想象着我与你见面的场景。拥抱?还是兴奋得流下泪水?还是……

你家是三层楼的别墅,金碧辉煌、典雅气派、别致可爱。我急切地推开你的家门,桌上的百合花的芬芳扑面而来,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你,那个曾与我一起快乐玩耍的你。我正准备与你拥抱,可你那冷漠的眼神却让我放弃了那种想法。我愣了愣,你一身名牌衣服、名牌裤子、名牌鞋子,高傲地扬着下巴,斜着眼看着我。我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你,说这些是送给你的。你接过去,边看边皱眉头,“好俗气,这些东西我早就不喜欢了,你还是送我这些玩意。”你把我给你的那些东西往桌上一扔。只听见里面的那个我精心挑选的玻璃杯“咔嚓”一下,如同我的心“咔嚓”一下破碎。

但我还是不甘心,和你谈论起我们一些以往的趣事。而你津津乐道着苹果电脑、淑女屋的公主裙、不知名的香水……我和你各说了一阵,便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可怕地沉默……

最后,我提出出去玩玩,你只是懒懒地说,国内没有什么好玩的地点,只有法国等欧洲国家还可以去看看。

渐渐地,我感到眼睛有了些湿润,我轻声问你:“我们还是好朋友吗?”你只是冷冷地一笑,说了声:“就算是吧。”

你还是我曾经熟悉的你吗?我感到有些陌生。我再也坐不住了,便强忍着泪向你告辞。你把我只送到门口,便转身回屋,我伤心地离去。尽管以前我们热情拥抱,可现在,却是擦肩而去;尽管我们以前有聊不完的天,可现在,我们的相处却是可怕的沉默;尽管我现在仍对你一如情深,可你却无视了友谊。

前不久,又是你的生日。

本想与你说些祝福的话,却又觉得似乎没有这个必要。在你的心里,我是不是已经被归档成为了陌生人?彼此熟悉却又彼此陌生。我站在电话前许久,终于还是没有拨通你的电话。我想起了与你在一起的过往,想起了以前你我的生日,想起了我们一起许愿的场景……

风,依旧那样轻柔;树,依旧那么高大;花,依旧那么芬芳。而你呢?我熟悉的陌生人,你依旧与我是朋友吗?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发布规则
©Copyright 2019-2020 疾风作文网 www.jf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4006858号-6